《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3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连莲之所以能够逃跑,既是他们计划周密,成功实施调虎离山之计,引开了我们的注意力。更重要的是,我们队伍中有败类为其效力。可以说,近期几个案子,都是警匪勾结的典型案例,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重视,因此深挖败类、叛徒,也是我们很重要的工作。”
  其实大家都想到了“叛徒”这一层,但经曲刚当众说出来,人们都不禁面色沉重了好多,不由得扫视着身旁众人。人们既怀疑身旁不乏叛徒,也担心自己被当做叛徒。
  曲刚继续说:“对手策划了这么精密的方案,而且时间点也拿捏的非常精准,喜子甚至不惜以死保住秘密。这既有喜子对连莲的感情因素,也说明连莲在这个组织中的位置重要,身上所隐藏的秘密也极其重要。正是由于身份重要,那么这个连莲就是一个超危险的人物,就是一个为达目的而不择任何手段的人物。我们一定要千方百计尽一切努力抓到连莲,并且要防止连莲在此期间制造新的恶劣事件。

  喜子在服毒之前,也交待了所参与的一些案子,他和连莲关系既亲密又极隐密,所以连莲也肯定知道或是参加了喜子所犯的案。因此抓捕连莲,可以结合那些案子进行,从中找出有用信息或相关联证据。”
  直到晚上九点多,会议才结束。在会上,制定了好几套方案,并一致通过了通缉连莲的决定。
  刚回到办公室不久,高峰来了。
  看到高峰进门,楚天齐直接问道:“我正准备找你。”
  高峰坐到了办公桌对面椅子上:“局长,您找我有什么事?”

  “在何阳市人民医院,你从救护车下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你面色不好,当时人多也没问你。一直到返回单位,就是在刚才的会上你也是闷闷不乐,忧心忡忡。到底是怎么啦?是因为今天的事不够圆满,还是有其它事?不会是被喜子之死吓着了吧?”楚天齐说,“我正想问问你是为什么。”
  高峰长嘘了口气:“局长,我想加入追捕小组,参与调查连莲逃跑一案。”
  “为什么?连着好几个月,你都是参与各种案件侦破,许源镇派出所的工作反而顾不上,现在所长都有意见了。要是这样的话,我还不如直接把你调刑警队呢。”楚天齐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您问的事,和我说的其实是一回事。”停了一下,高峰又说,“今天在救护车上的时候,我看到喜子先是呼吸急促、脸色发青,渐渐的就只有出气没有进气,脸色也变的黑紫,最后圆睁双目、几乎没了呼吸。我爸死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其实大部分中毒的人都会是这个症状,但他俩的死状极其相似。后来法医在解剖的时候,我特意询问喜子中的什么毒,法医告诉我是一种蛇毒。在刚才开会前,我在何阳市的一个警校同学告诉我,喜子所中蛇毒为蝰蛇毒。而我爸呕吐物的化验结果,也是蝰蛇毒,这似乎也太巧了。”

  楚天齐接话:“喜子和你爸中的是同一类型的毒,喜子又和连莲关系那么亲近,你怀疑他们和你爸的死有关系?”
  “局长,我感觉您对我爸的死因也疑惑。”高峰说,“爸爸的惨死一直压在我心头,让我喘不过气来,我曾经发誓,一定要调查出事情真*相。”
  沉默了一会儿,楚天齐声音低沉了一些:“高峰,你的心情我理解,可……”
  高峰抢了话:“局长,我保证既参与调查,也不耽误所里的事,我可以多占用八小时外的时间。”说到这里,又补充着,“局长,对不起。我不该打断您的话,我向您道歉。”
  看着高峰痛苦的神情,楚天齐说:“可是会上都已安排好了,由高强负责此案,人员也以警犬中队和技术中队的人为主。除非他提出来,还需人员支持。”
  “局长,我一定好好配合高队长,我想我也能帮上他一些。”高峰脸上“由阴转睛”。
  楚天齐当然理解对方的心情,但还是手指对方:“你呀,真拿你没办法。不过咱可说好了,绝对不能耽误所里的事,不能让所长有意见,否则必须老实呆在所里。”

  “是,局长。”高峰站起身,煞有介事的说。
  楚天齐也被对方逗笑了:“以后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别愁眉苦脸的,就跟个小老头似的。你好像也不老吧?还有事吗?”
  高峰一笑:“局长,你那衬衣是哪做的?”
  “什么意思?”楚天齐反问。
  高峰“嘿嘿”笑着道:“这又是暗器,又是录音机的,钮扣功能也太全了。要是什么时候我也能有一件这样的衣服,那该多好啊。”
  “想的美。你小子看出来啦?”说着,楚天齐面色严肃起来,“这是秘密,不得外传。”他这确实是秘密,还是在首都特训期间得到的这些特殊钮扣。

  “是。”高峰再次煞有介事的说,“不过要是别人自己看出来,可别怪我。尤其周科长、何董要是知道的话,那更不能赖我。”
  “管好你自己的嘴。”楚天齐“不耐烦”的挥挥手,“走吧,走吧。”
  答过一声“是”,高峰喜滋滋的走了。
  看着高峰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楚天齐笑了。自己人说话就是随便,而且关键时刻真能靠的上,这次涉险攀崖就是明证。
  时间到了四月五日,连莲逃跑已经整整三天。在这期间,许源县警方查监控、调录像、设卡查车、搜山禁路,甚至连邹彬躲的那个旧院都找了,但却没有找到连莲,就是与之相关的消息也一点没有。
  因为已有两名高管涉案并负罪潜逃,聚财公司也成了重点调查对象,既调查吴信义、连莲二人,也调查聚财公司的一些经营状况。从连莲逃跑那天开始,就一直进行调查,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
  高峰已被高强召至专案组,据高峰汇报,三天前,聚财公司突然半夜失火,几乎所有帐目凭证、公司文件全都毁之一炬。既使有个别帐页或文件还在,但已破败残缺,根本找不到任何与吴、连有关的东西,更找不到聚财公司有何违法证据,或是与什么案件有关。经过警方、消防等部门鉴定,这次大火是由于线路老化引发。

  这次失火时间太巧,楚天齐根本不相信是偶然,他断定一定是人为利用或是设计了线路老化,目的就是为了着火而着火,有着浓浓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他也以此推断,连莲一定在聚财公司极其重要,肯定不仅仅只是一名法律顾问那么简单。
  楚天齐叮嘱高强、高峰,一定要外松内紧,要从聚财公司找到蛛丝马迹。其实他一直对聚财公司有诸多怀疑,早就想查这个公司,但却没有很充分的理由。即使吴信义涉案潜逃,为了不打草惊蛇,楚天齐也只是让人很程式化的找了聚财领导,而没有正儿八经去查。
  在这三天中,不但没有发现连莲的踪迹,那两名失踪的干警也好像蒸发了一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就在楚天齐正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忽然响起了“笃笃”的敲门声。
  急忙收起思绪,楚天齐说了声“进来”。

  日期:2017-06-26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