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1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伴随着长剑的挥动,一股冰寒之力爆发出来,连坐在台下的我都感觉周围温度似乎下降了几分。
  识曜之时,便可操纵五行之力,但若要真正操纵天地元气,改变周围环境,只有到达天师境界才行。而张昆仑手中长剑只是轻巧的一挥,虽说远远算不上改变环境,但绝对有一丝天师气息蕴藏其中。
  张昆仑自己只是点穴圆满境界。距离天师境界相去甚远,蕴藏天师气息的不可能是他本身,只可能是他手里的那柄长剑。
  又是一件天师法器!
  陆家虽然豪奢,但无论陆振阳,还是之前在梅州与我交手过的那个陆承平,都从未见他们用出过天师法器,其他几个风水世家的人自不用说,如此看起来,秦岭韩家和邙山张家这种千年世家的底蕴,绝非其他世家可比。
  那青光长剑速度极快,眨眼之间便劈砍到树叶法器之上。从青光长剑四周那清冷光华便能看出其锋利程度,但两者碰撞到一起之后,那树叶法器却显出了惊人的柔韧,非但没有被撕破,反而两侧缠绕包裹上来,试图把张昆仑连人带剑全部吞噬进去。
  我心里暗自摇头,韩稳男这个树叶法器上次与我直接交手过,从我的角度来看,面对这个古怪法器,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让其临身。必须想办法让它在很远的地方停下来,否则的话,这东西一直不断疯长,总有把人包裹起来的时候,到那时,树叶之内必有异状发生,想再脱身几无可能。
  张昆仑这次显然是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哪怕他手里的长剑再神奇,被树叶包裹之后,只要破不开树叶,最后输的人一定是他。
  我能看出来的事情,张昆仑作为玄学世家的天骄,自然也能看出来,但他接下来的选择却出乎我的预料。
  他没有惊慌逃窜,也没有横下一条心继续劈砍树叶。手里的长剑甚至都没有收回来,依然戳在树叶法器上,只是手腕轻抖,急速的在上面似乎刻画着什么。

  我顿时有些傻眼,完全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树叶包裹的速度极快。相应的,张昆仑手持长剑,刻画的速度也是极快,仅仅一两秒钟的时间,树叶法器已经包裹住了长剑,中间仅留下了一丝缝隙,最上面甚至已经蔓延到了张昆仑的手腕上。
  此时张昆仑的动作才终于停了下来,口中迅疾念出一连串玄奥咒语,手中长剑也猛地向后一拔,毫厘之间脱身离开。
  待他抽出长剑之后。那树叶法器不依不饶的继续朝他盘绕上来,更恐怖的是,此时树叶法器整体已经足有半个主席台大小了,将张昆仑牢牢逼在台上的一角,他甚至没有了后退躲避的地方,要么被树叶法器包裹吞噬,要么就跳下主席台,直接告负。

  而且他想下台认输的机会大概也只有几秒钟了,因为那树叶法器的一部分已经绕到了他身后,再过几秒钟。会连他唯一的退路也给切断。
  无解死局,接下来张昆仑唯一的希望大概就是他手里的天师长剑了,撕碎树叶方能脱困而出,但从之前那一次交手来看,想破开树叶法器,几无任何可能。
  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两人的巅峰对决,仅仅只是一次法器的较量,就到了目前这种即将分出胜负的程度。
  只是张昆仑的选择再次出乎我的预料,他没有再用长剑,也没有往后退,只是站在那里,未持剑的左手往胸口一拍,口中一串血珠吐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吐在早先他用长剑刻画的那个地方。
  血珠甫一落下,立刻便四散滚动起来,一个血红色婴儿大小的影子突兀出现在树叶法器之中。
  局势瞬间大变,那树叶法器立刻停止了膨胀,转而疯狂缩小下去。紧紧将那血红婴儿模样的影子包裹起来,短短瞬间,便化作了一个绿色圆球,后退往韩稳男飞了回去。
  而手持长剑的张昆仑,也紧跟在绿色圆球的后面。直接朝韩稳男袭杀而去。
  我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张昆仑方才长剑砍上去那一下,看似愚蠢,实际上却是故意露出破绽,然后以长剑为笔,在树叶法器上写下了一个阵法,然后再用自己的鲜血为引,引发那阵法的效果。
  至于那阵法是什么也不难猜,韩稳男用出绿叶法器的目标是张昆仑,所以气息是牢牢锁定张昆仑的,那么这个阵法效果肯定是模仿自身气息,制作一个假身!
  自始至终,张昆仑早已盘算好了计策,只等韩稳男上钩,最终成功骗过了树叶法器和韩稳男,用一个阵法加上一口血,就将树叶法器破掉。
  当然,说起来简单,其实里面蕴藏的风险极大,只要张昆仑慢上一拍。就会先一步被树叶法器包裹进去,到时便有万般手段也发挥不出来,而且他的阵法显然也非同小可,不光骗到了树叶法器,甚至还能短时间内让这树叶法器失去作用。
  此时树叶法器蜷缩成了绿色圆球。显然无法使用,韩稳男直接失去了自己的天师法器!韩家即便再豪奢,韩稳男身上也不可能同时带两件天师法器。
  反观张昆仑,仅仅只是刻画了一个阵法,吐出了一口鲜血,对自己的影响微乎甚微。
  这两人境界相同,家世背景也相仿,实力本就在毫厘之间,一件天师法器,很有可能成为左右最后结果的那枚砝码!
  事实也的确如此。张昆仑随着那绿色光球袭杀过去之后,韩稳**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仓促之间,双手一引,体内道炁涌出。竟是凭着一双肉掌跟张昆仑贴身肉搏起来。
  很明显能看出来,这两人都练习过搏击之术,张昆仑手里的青光长剑,吞吐之间,寒气纵横。韩稳男虽然失了天师法器,但利用澎湃的道炁和娴熟的搏击技巧,竟是生生的挡住了张昆仑第一波攻击。只是他的情况依然很不乐观,道炁有护体作用没错,但那天师等级的青光长剑岂是好相与的,剑光吞吐之间。韩稳男身上已经多了许多伤口,而且寒气明显已经入体,伤口处并无血液流出,而是直接被冻成了血红色的冰晶,看起来艳丽而血腥。

  看着两人贴身肉搏的模样,我心里也是暗暗心惊。在此之间,不管我亲身经历还是见到的玄学界内的战斗,根本没有这种方式,所有人都是选择符箓手印等方法,站在远处攻击,甚至一些谨慎之人还会抢先用防御法器或符箓现将自己保护起来,我就很多次这么干过。
  他俩这种街头打架一般的方式根本闻所未闻,但这并不能代表他们的方式不厉害,实际上,那恐怖的道炁和闪烁的剑光交错之间,一切惊险到了极点,这种强度的对抗之下,根本没人能有机会拿出符箓法器等接引道炁,若是没有类似张昆仑手里这柄长剑一般可以用来搏击的法器,恐怕只能跟韩稳男做出同样选择,靠自己的道炁来硬撑。
  日期:2016-07-26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