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0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她当先往外面去了。
  这时躲在人群里观战的胖子也匆匆跑了过来,伸手扶住我,一起往会场外面离开。
  回去的车上,我实在忍不住心里的好奇,把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
  “陆家不是有三个天师么。为什么这么忌惮李爷爷?你说李爷爷收我为徒的事,是唬陆家人还是真的?”

  叶翩翩轻描淡写的回答,“天师也有实力高低之分,陆家的三个天师不是李爷爷的对手,自然要忌惮李爷爷。收徒的事当然是真的,李爷爷老早就说过这件事。”
  第一个问题叶翩翩明显是在敷衍,但第二个问题的答案让我心里一振,李老爷子真的要收我为徒?那以后陆家的人怕是不敢再随意对付我了吧?
  从踏入修行一途以来,我一直都过的谨小慎微,无论遇到什么事,首先考虑的便是安全问题,饶是如此,还是遭遇了不少劫难,天知道我多想找个依靠,要不是顾虑太多。我早就答应韩稳男和张昆仑的拉拢了。
  我满心都是惊喜,要真有了李老爷子这个天师境界的师傅,以后我也是有背景的人了,什么陆家、什么龙虎山,再次遇到他们的时候。我绝不会再像之前那样谨小慎微。

  一直到回到小院里,我都不停的咧着嘴傻乐,叶翩翩终于看不下去了,没好气的冲我说道,“你至于开心成这样子么,我可提前告诉你,李爷爷这人一点都不靠谱,你可别指望他会在修行的问题上指点你,他教徒弟向来都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你自己领悟。”
  我满不在乎的一摆手。“没事,以前还不是一样自己领悟。”
  叶翩翩更不理解了,又问,“那你高兴什么?”
  我忍不住又咧开了嘴,“有靠山了啊,以前都是别人欺负我,我还不敢吭声,以后就没人欺负……不,以后我专门欺负别人去。”
  叶翩翩皱着眉头看着我,显然对我的想法很不理解。想想也是,她自幼便跟在李老爷子身边,是真正的天之骄女,恐怕根本就不明白被人欺负是什么意思吧。
  我笑着摇了摇头,转开话题又问道,“老爷子既然要收我为徒,那总得叫我过去见见面吧?现在他在家不,你带我过去见他?”

  叶翩翩又是一撇嘴,“心急什么,李爷爷想见你的时候自然就见你了,你现在受着伤,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说完,她摆摆手,直接回了旁边自己的屋子。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早,我起床时。刚一睁眼,就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凝神仔细感应一番,我发现伤势有些出乎预料,道炁运转有些迟滞。似乎经脉上也受了伤。
  我忍不住面色一沉,天师之威果然不是我能轻易揣度的,本以为只是些皮外伤,却不曾想,连经脉内也受了伤,这下怕是会影响到接下来的争夺赛了。

  不过略一思索,我也便释然了,参加争夺赛只是为了获得曜石而已,如今即便我退赛,也已经能获得第三名,十二枚曜石和十枚曜石,也没什么差别。
  想明白之后,我干脆过去找叶翩翩,把这情况告诉了叶翩翩。
  叶翩翩微微皱了下眉头,却也没说什么。只是问我要不要去观看今日的比赛。
  我点点头,经脉受伤的确对道炁的使用影响极大,但只要我不懂用道炁、慢慢温养,主见就会好转,今日我退赛之后。最后的决赛肯定是韩稳男和张昆仑的对战,他俩是玄学界最耀眼的双子星,这一战我肯定要去看。
  赶到玄学会后,叶翩翩带着我直接过去找了谷会长,得知我要退赛。谷会长的眉头明显皱了一下,不过最后还是点点头,带着温和的笑容,嘱咐我好好养伤,其他事情不必介怀。
  我心里明白。对我来说,十枚曜石和十二枚曜石没区别,但对玄学会来说,一百枚曜石和一百二十枚曜石的差别可就大了,更何况邹余的表现也不理想,只获得了最后一名,玄学会上下对我退赛这个情况,肯定不大满意。
  看着谷会长强颜欢笑的样子,我心里忍不住直乐,这要换做以前,玄学会肯定不会这么好说话,但现在,有了李老爷子这座靠山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无事一身轻,告别了谷会长,我和胖子以及叶翩翩,悠哉悠哉的回到会场,略一打听,就知道了昨天被淘汰之人的排名,李恩成不敌金陵许家的许昆,排在第四名,而陆振阳生死未卜,直接弃赛,排在第六名。
  陆家这次损失可谓惨重,实力稳稳排在前三,最后只拿了第六,至少损失了三十块曜石,而且还搭上了陆振阳,现在回头想想,也怪不得陆子阳昨日面对谷会长,表现出那般决绝的态度。
  至于那个李恩成,用符之法虽然神异,但面对张昆仑之时,他手里的赤符已经用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手段再高明也无从发挥。
  不过说起李恩成,我就想起了那天叶翩翩对他的怀疑,当时我有些不大明白龙虎山为啥会做这些宵小手段,但现在心里却有些了然。
  昨日从陆家人的表现上,明显能看出来,李老爷子即便在天师之中,身份和实力也都处于一个超然地位,龙虎山虽有千年道统,但当代张天师毕竟不是当年的张道陵,实力如何也很难说。如果李恩成真是龙虎山的人,那就证明了龙虎山的确有所忌惮,不过他们忌惮的显然不是玄学会,而是李老爷子。
  我忍不住又想起了当初龙虎山玄坛殿殿主陈杨庭离开之时,叶翩翩说的那句“两月之内必找张天师要个说法”的话,当时我只以为叶翩翩是说句场面话,现在看来,估计她不是在开玩笑。
  正在我思索之间,谷会长走上主席台,简略说了我弃赛之事,然后便宣布韩稳男和张昆仑最后的决赛正式开始。
  我精神一振,目光连忙移到了主席台上。
  此时韩稳男和张昆仑已经在主席台的两端站定,待谷会长下去之后,两人很有默契的没说半句客套话,同时选择了直接动手。
  韩稳男甫一出手,直接就拿出了自己那树叶状的天师法器,口中几声古朴咒语念过之后,往半空中丢出。
  那树叶法器跟上次一样,迎风便涨,但不同的是,上次这法器飞到我面前时,只涨到澡盆大小,而这一次,半道之上,树叶法器已有门板大小,待到张昆仑面前时。几乎已有小半个主席台的模样,兜头往张昆仑身上包裹而去。
  张昆仑脸上浑然没有半分紧张,依旧笑盈盈的站在那里,直到此刻才终于有了动作。
  他右脚微微跨出一步,放在腰间的右手。猛地朝外一挥,做出一个拔剑的动作。我很清楚的看到张昆仑身上并没有佩剑,但随着他的动作,只听到“呛”的一声响,一柄泛着清冷光华的长剑蓦然出现在他手中。

  面对那铺天盖地的树叶法器。张昆仑未退一步,手中长剑狠狠朝前劈砍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