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8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九王爷,小子有些不懂,什么叫就是我了?”陆羽疑惑道。
  “我纳兰九,请求你去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或许不会带给你什么实质性的利益,甚至会带给你许多麻烦,但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拒绝我。”纳兰九道。
  陆羽直接说道:“请九王爷释疑。”
  纳兰九道:“半年后,紫禁城论道灭神,我希望你代表我纳兰家出战。我要你战胜拦在你面前的所有人,我华夏未来十年的护国罗汉,就是你陆羽。”
  陆羽愕然。
  第十四章:南宫怜花

  “怎么……不愿意?”纳兰九眯着眼睛。
  “小子只是疑惑……”陆羽皱着眉头,“为什么是我?”
  “舍你其谁?”
  陆羽道:“华夏每一任的护国罗汉,都是实力登峰造极,站在江湖最顶端的人物。我……差得远。”
  “这一届不同。”纳兰九意味深长一笑,“你父亲和你大师兄,在这次论道灭神之后,只怕都会坐死关,求证人仙之道。而我已经老了,恐怕再活不了下一个十年了。所以这一次,我们三人商议好了,会选一个心性天赋都是拔尖的年轻人,来担任华夏下一届的护国罗汉。长青,你不用担心自己实力不够,我纳兰九三五年还是可以活的。真遇到不能解决的对手,我会帮你解决掉。”
  “这个……便是如此……九王爷又凭什么笃定我会是年轻一代中最强的?别的不说,便是我身上没伤……在座的,我就觉得长恭都比我适合。”陆羽说道。
  “若是这世上没有你陆长青,兰陵王倒也勉强可以。不过既然这世上有你陆长青,那就没有人会比你更合适。”纳兰九看了看高长恭,沉声说道。
  高长恭一言不发,当然也没有恼怒之类的情绪。
  紫禁城的九王爷,站在这个江湖至高点数十年的男人,当然有资格评价他。
  “九王爷……小子何德何能,能让您高看若此?”陆羽惶恐道。
  “这个江湖,有许多出类拔萃的年轻人,各有各的道路,有的走王道,有的走霸道,有的走诡道。但这些,都是前人的道理。唯有你陆长青的道理,是你自己的。这就是原因。”纳兰九道。
  陆羽为难道:“那……九王爷,就算我答应你,还有区区半年……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今天死明天死都不知道,我拿什么跟别人争?别的不说,陆野狐的两个义子,也就是我的两个义兄……大师兄的两个女弟子,陈皇妃和叶青竹……单是这四个人,我只怕一个都打不过。更别说江湖上还有许多隐世家族,其中肯定也不乏跟这四个人同一个档次的青年才俊。既然这一届的护国罗汉会在年轻一代中选,肯定是有许多人要出来争一争的。”

  华夏的护国罗汉,庇佑国门,与国消灾,肯定要面临许多挑战和麻烦。
  但背后同样有天大的好处。
  纳兰九做过,所以纳兰九雄踞紫禁城,无人敢惹。
  陆野狐做过,所以京城陆家煊赫无双,门生遍及天下。

  陈青帝正在做,所以陈青帝这三个字响彻天下,全天下的武者,都要尊他一句国士无双。
  纳兰九深沉一笑,也不说话,只是用一种小伙子你很有前途我很看好你的眼神,直勾勾看着陆羽。
  陆羽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实在是绷不住了,只得说道:“那好吧,既然是九王爷您执意要求,那长青就尽量去做吧。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真不能保证铁定能做到。到时候失败了,您也甭生气。我有多大脚穿多大鞋。”
  “只要你想,你就可以做到。”纳兰九笑了,极为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你找一间密室,我把《洗髓经》传你,如此的话,佛门三大奇书,也就算在你陆长青身上齐活了。这三本奇书,虽然不能根治你身上的伤和毒,但保住你的性命,不让你的身体继续恶化,还是绰绰有余的。”
  陆羽还未说话,王玄策脸上就堆开了花,嘿嘿笑道:“老神仙,那就有劳你啦。我就说吧,俺家阿瞒福大命大,哪有这么容易嗝屁。”

  三个小时后。
  纳兰九满头大汗,从一间安静房间里面出来,王玄策在门外守着,连忙上去,“老神仙,阿瞒情况怎么样?”
  纳兰九吁了口气,说道:“命是保住了。佛门三大奇书,各有各的功效。补足了他缺损的精气神。不过他体内的毒素,太复杂了,我也清除不了。只是在他体内,构建了一个平衡。让生气可以循环。只要他在毒素清除之前,不能再次动武。要不然,就可能会打破这种平衡,那时候,只怕大罗神仙在世,也救不了他。”
  “死不了就好。”王玄策长长舒了口气,“毒素的问题,总是可以想到办法的。”
  陆羽也出了房间,也是满头大汗,不过气色倒是好了许多,原本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上,也多了些红润,看起来不是那么吓人了。
  先前那个样子,那脸色看起来就跟僵尸片里面的僵尸没有什么两样。
  陆羽拱了拱手,跟纳兰九说道:“九王爷,救命之恩,没齿难忘。请受小子一拜。”
  说着就要鞠躬,纳兰九却是把陆羽扶住,笑道:“鞠躬就不必了。长青,你只需要记住你答应过我的事情,也希望你记住方才跟我讲的话,能一直坚持你心中的道理,那就不枉费我这老头子为你做的事情。”
  陆羽郑重点了点头。
  本来陆羽打算留纳兰九在他这里盘亘两天,他也好尽一下地主之谊。
  不过纳兰九却不留下,又简单说了几句,也就走了。
  第二天,陆羽一大早就赶往医院,这时候夏晚秋还在旁边守着苏倾城,看起来有些憔悴,也是一夜未睡。

  “姐,辛苦你了。”
  陆羽将一束路边摘得狗尾巴草插在花瓶里面,然后拉住了夏晚秋的手。
  夏晚秋叹了口气,说道:“长青,我只希望倾城没有事。要不然,我怎么对得起这丫头死去的妈妈。”
  她说着说着,眼眶泛红,眼泪就掉了下来。

  陆羽坚定道:“放心吧,倾城不是短命的命数,有我在,她一定不会有事。”
  “真的么?”夏晚秋看着陆羽。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陆羽温柔一笑。
  “嗯。”夏晚秋点点头,“我相信你。”
  陆羽轻轻抱了她一下,然后放开,说道:“回去吧,好好休息,这里我看着。”
  夏晚秋嗯了一声,看了陆羽一眼,转身出门,刚打开门,却是愕然。
  因为门口多了一个人。
  一个男人。
  月白长袍,脚踩布鞋,眉眼温润,看起来极为夺人眼目。
  就是打扮古怪了一些。

  这年头,还有人穿着民国时候才有的装束。
  “先生,你是……”夏晚秋迟疑道。
  陆羽瞅了一眼,眼瞳一缩,但很快就恢复如常,笑道:“姐,你让他进来吧,是我的一个朋友。”
  夏晚秋哦了一声,也没有生疑,说道:“长青,那你们聊吧,我就先走了。”
  这个男人看着夏晚秋,眼神却是有温润变得锐利,甚至有了些极为渗人的倾略性,不过很快就收敛了。
  日期:2016-11-21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