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0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着他的话音,又是一股猛烈的道炁波动传来,幸亏谷会长衣袖一甩,挡住了陆子宁声音里的道炁冲击,这才让我免遭重创。
  谷会长摇摇头,声音里带着很明显的规劝意思,又道,“擂台上本就是生死相搏,何来口头约定一说?何况陆振阳只是受伤,并未丧命,还是救人要紧,此事随后再议。”
  陆子宁盛怒之下,似乎并未注意到陆振阳的情况。此时听到谷会长的话,这才转头过去看了一眼,然后匆匆叫人把陆振阳抬走,只是他自己却依旧站在那里没动。
  等陆家人把陆振阳带走之后,陆子宁才又对谷会长说道,“振阳有准三脉的天赋,是我陆家近些年来天赋最强的晚辈。平素也最得我大哥欢心,他早就属意将振阳培养成下一任家主,今日之事,玄学会如果不给一个交代,我陆家绝不善罢甘休!”

  他这话说的无礼至极,谷会长的声音也变了,冷声问道。“你待如何?”
  陆子宁道,“我陆家不是不讲理,此时发生在擂台比斗,我们陆家不会追究玄学会的责任,但这个小畜生,你们今天必须交给我陆家处置!”
  谷会长沉默片刻,“若玄学会不打算交人呢?”
  “不交?”陆子宁半分退缩的意思都没有,“若不交人,自今日起,我陆家退出玄学会,吕梁赖家和京城、津门、河北三地玄学分会也退出玄学会。”

  他的话音一落,会场之内,多数人面色都是大变。
  陆子宁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吕梁赖家、京城、津门、河北三地分会,显然都是陆家的傀儡,这些力量加起来,整个玄学会的半壁江山不敢说,但至少也是玄学会的一小半力量。陆子宁这话,是赤裸裸的威胁。
  谷会长沉默了下来,良久之后,才艰涩说道,“陆家之事,怕还轮不到你来做主吧?”
  他的话音才刚落,会场大门之外,遥遥便传来一个清冷飘渺的声音,“他的意思,便是我陆家的意思!”
  会场内的诸人同时转头,往大门方向看去。随着话音,一个穿着玄色长袍、颌下留着一缕长须的清瘦老者,从大门之处一步一步走了进来。他的步子不快,但只用了两三步,就从大门口直接走到了主席台上,站到了谷会长的面前。
  等他站定之后,方才又开口道。“除了刚才说的条件之外,玄学会若是不交人,我陆家自明日起,便加入道家协会。”
  我眼睛盯着这清瘦老者,心里顿时变得苦涩起来。

  根本不用问,我也知道这人肯定是陆家家主陆子阳了。陆家本就在京城之中,距离玄学会总部极近。陆子阳得到消息快速赶过来并不意外,但意外的是,他逼迫玄学会的决心居然比陆子宁更强。
  玄学会跟道家协会一贯是竞争对手,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道玄本就不分家,这些年来,因为道家的主要力量在那些名门大派里面,道家协会被玄学会稳稳的压着。但要是陆家带头加入道家协会,此消彼长之下,怕是玄学会就不是道家协会的对手了。
  谷会长沉默许久,最终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只是转头看了看我,然后不发一言的起身离开了。
  陆子宁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猛地一挥手。冷声喝道,“把这小畜生带回去!”
  随着他的话音,一旁早就准备好的陆家之人,抬脚便冲着我走了过来。

  就在此时,叶翩翩忽然从一旁走了过来,直接挡在了陆家人的面前。那两个陆家之人见状,伸手便要推开叶翩翩。但还不等他们动手,叶翩翩手里的绿竹笛一摆,直接将这两人推出去老远,双双摔坐在地上。
  我心里顿时发急,陆家人这时候显然已经是疯了,连谷会长都保不住我,叶翩翩又能改变什么。她还直接对陆家人动手了。陆子宁和陆子阳,怕是不会放过她。
  情急之下,我正要站起身来,却惊奇的发现陆子宁和陆子阳的眉头都是一凝,陆子阳伸手一摆,挡住了那两个站起来试图对叶翩翩动手的陆家人,语气有些凝重的开口道,“叶姑娘,此事与你无关。”
  叶翩翩似乎浑然不觉自己面对怎样的危险,一贯冰冷的脸上,反而露出了一丝微笑,开口道,“此事的确与我无关,但与我爷爷却有关。周易是我爷爷新收的徒弟,你要带他走,估计得问问我爷爷的意思。”
  陆子阳面色很明显的一变,沉默许久之后,才又开口道,“叶姑娘,这件事可开不得玩笑,我从未听说老会长收徒的消息。”

  叶翩翩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改变,“我自然没有开玩笑,只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你而已,现在你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要不要带周易走,你自己决定。”
  说完,她直接转身离开了主席台,留下陆子阳和陆子宁双双站在那里。
  足足几分钟的沉默之后,陆子阳转头看着我,艰涩的从口中挤出来一个字,“走!”
  话音一落,他干脆利落的转身,当先离开了会场。

  等陆家人全部离开之后,会场内依然安静异常,我也站在那里,瞪着眼说不出来话。
  面对谷会长表现的如此强势的陆家人,仅仅因为叶翩翩一句话,就这么退走不再追究了?
  这个暗中帮助过我几次,却从未在我面前露面的李老会长,究竟是什么人,陆子阳为何会对他如此忌惮?
  还有,叶翩翩说老会长收我为徒又是什么意思?
  我脑海里不断想着这几个问题的时候。谷会长笑容可掬的又回到了主席台上,先是宣布了我和陆振阳的比赛结果,然后又转过头来,满是关心的对我问道,“小周先生伤势如何了?”
  刚才谷会长面对陆家施加的压力,最终退缩了,但我心里并无怨愤,他作为玄学会会长,要考虑的自然是玄学会的利益,能为我做到那一步,已经仁至义尽了。只是他此时对我的称呼却让我有些尴尬,慌忙站直了身子,摆手说道,“谷会长直呼我名字便是,先生两字,小子可担当不起啊……至于身上伤势,将养两天应该就无碍了,多谢谷会长挂念。”

  谷会长捋了捋胡须,还是那副笑容可掬的模样,开口道。“老会长在玄学界辈分极高,是我的长辈,小周先生既然是老会长高徒,先生两字,自是担当得起。”
  我张张口,还想说什么,谷会长却直接摆手打断了我,又说道,“今日比赛已然结束,小周先生还是早些回去修养,免得影响明日出战才是。”
  我这时候也一肚子话想问叶翩翩,于是便冲谷会长点点头,忍着身上伤痛,抬脚走下主席台,朝叶翩翩去了。
  等我走到她跟前时,还没来得及说话,叶翩翩先摆了摆手,开口说,“你身上受伤不轻,咱们还是先回去再说吧。”

  日期:2016-07-25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