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0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天扇能不能完全挡住这火焰巨刃我不知道,但有方天扇的保护,最起码这火焰巨刃杀不死我,这就够了,至于受伤不受伤,根本不重要。
  陆振阳漏算的第二点是我的态度,从祭出两大神咒之后,我就一直站着没动,这并不是我道炁枯竭,只能被动防守,恰恰相反,被动防守只是假象,从头到尾,我都一直在做一件事,那就是寻找一击致命的机会。
  而现在,我苦等已久的机会终于来了!
  陆振阳那乳白印章恢复道炁的速度虽快,但恢复道炁的数量却显然不多,同时用出两枚印章。形成这把火焰巨刃之后,他的脸色重又恢复煞白,体内道炁明显再次枯竭。
  更重要的是,此时他站在金色光圈上,脸上带着笑容,直直的看着我,显然是觉得他已经取得了胜利。
  老话说的没错,行百里者半九十,最接近成功的时候,往往便是最容易失败的时刻。

  我彻底无视了即将及身的火焰巨刃,将包裹在手掌四周的墨绿能量一收,压抑许久的银符之力彻底爆发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漂浮到了空中,形成一柄纯银色的巨大长矛,电射一般,直接朝着陆振阳疾冲而去。
  那火焰巨刃的速度虽快,但跟这银符形成的银色长矛根本没法比,一直到银矛疾冲到陆振阳身前时,那火焰巨刃距离我还有数尺距离,而陆振阳更是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脸上的笑容都未来得及收回!
  紧接着,银矛从陆振阳胸口一穿而过,他的笑容彻底凝固在了脸上。
  不愧是天师才能制作的符箓,那银矛速度实在太过惊人,快到让任何人都来不及反应。一直到陆振阳重重摔到地上之时,台下众人才终于发出一声压抑的惊呼。
  连我自己也微微怔了一下,陆振阳直接被银矛穿过去了?他身上的保命手段呢?
  还未等我想明白,一股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那火焰巨刃已然临身,方天扇及时出现,化作孤坟荒草,挡在我和火焰巨刃的中间,然后孤坟未动,荒草疯长,一瞬间就长出丈许,疯狂往火焰巨刃上缠绕上去,试图将其拉扯下来。
  只是那巨刃上的火焰威力不俗,荒草缠上去的同时,瞬间就被烧成了灰烬,甚至那巨刃疯狂向前冲刺的力量让整个孤坟野草都崩溃开来。但就在那短短一瞬之间,荒草的力量,牵连着巨刃微微偏转了一些,最后擦着我的脸颊和肩膀划过。留下一道灼烧的伤痕后,重重劈在我身后的地面上,发出一声剧烈轰鸣。
  完全由道炁组成的巨刃和火焰,威力绝非凡俗兵刃可比,虽然仅仅只是擦过我的脸颊,但依然在我脸上留下了一道堪称恐怖的伤口,剧痛之中。半边脸都几乎麻木了。

  风水师的力量虽强,但毕竟还是肉体凡胎,抵抗力并不比普通人强上多少。只是我此时完全顾不上疼痛,马上抬眼又往陆振阳那边看过去,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陆振阳死了没有?
  刚才匆匆一瞥,陆振阳被银矛整个穿过。胸口留下一个可怕的大洞,多半是活不成了,只是没确定之前,我不敢相信。
  尽管今天这一战并不轻松,我和陆振阳斗智斗勇,最后还是依靠偷袭的手段,才取得了胜利,但我依然不敢相信,陆振阳和陆家,就像压在我头顶的大山,曾经我日夜难寐,根本看不到一丝报仇的希望,今天居然这么顺利就实现了?
  等我目光重新转到陆振阳身上之后,这才发现,他身体外面,包裹了一个厚厚的光茧,看起来跟当初陆承平一样。
  霎那间我就明白了,陆振阳身上不是没有保命手段,只是那银符的力量超乎我的预算,居然是在陆振阳的保命手段尚未生效之前,直接重创了他,这之后,他的保命光茧才终于来得及起效。

  只是看着陆振阳,我刚才激动的心思又平复了一些,不是后怕,而是我隔着光茧看到,陆振阳胸口那个大洞里面,一颗鲜红的心脏依然在跳动--方才那根银矛,居然是擦着陆振阳的心脏穿了过去,并未将他置于死地。只要没有一下死绝,以陆家的能量,怕是能将陆振阳再救活过来。
  不过这样也好,以这个大洞的直径来看,陆振阳体内天脉怕是直接被轰碎了,点穴境界的风水师,道炁都在天脉之中储存,这一下,陆振阳就算活过来,也只能是个废人。
  这个结果让我有些唏嘘,本来我就只抱着废了他的打算,现在误打误撞之下,结果还真跟我想象的一样。
  我没再管陆振阳。而是转过身,抬眼往台下的陆子宁看了过去。

  陆振阳被我弄成这个样子,以陆家人的脾性,多半不会善罢甘休吧?
  此时的陆子宁依旧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两眼呆滞,怔怔的看着陆振阳,直到我的眼神看过去之后,陆子宁才好似恢复了知觉,目光缓缓移到了我的身上,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猩红,猛地一下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口中挤出来几个字。
  “竖子,找死!”
  随着他的声音,我胸口如遭重击,一口血吐出来,直接倒飞出去,撞到后面的墙上才跌落下来,脑子里一阵阵的发黑。
  等我挣扎着又抬起头往下面看时,陆子宁已经抬脚往主席台上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我心里大惊,本以为这里是玄学会总部,即便我杀了陆振阳。陆家人也该有所顾忌才是,至少也得等我离开玄学会之后再对我出手,没想到这个陆子宁居然直接就这么悍然动手了。
  怎么办?
  李老爷子答应保我,但此时他在哪里?赶过来怕也是来不及了吧?
  不等我想明白,身材瘦小,一直都是一副和蔼面容示人的谷会长忽然出现在了我身前,挡住了已经走上主席台的陆子宁。淡淡的声音开口道,“这里是玄学会,陆子宁,你莫要乱来。”
  陆子宁的脚步停了下来,但眼中的猩红之色半分未见消退,目光转到了谷会长的身上,冷冷道,“谷会长莫要乱说,这竖子杀我陆家嫡子,其罪当诛!”
  “比斗之中,生死各安天命,你若要因此滋事,可是有些说不过去。”谷会长还是一副不缓不急的模样。

  “哈哈哈……”陆子宁却是大笑起来,脸上的表情愈发森寒了,继续又道,“滋事?方才擂台之上,两人已说好不用银符,各凭本事比斗,这小畜生却不守约定,暗中动用银符,害我孙儿性命。我且问你。是谁在滋事?”
  谷会长语塞,一下沉默起来。
  我看形势不对,连忙挣扎着爬起身来,大声说道,“刚才陆振阳的确如此提议,但我并未答应,何来不守约定一说?”
  陆子宁猛地一转头,“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