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3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下意识的扫了周仝一眼,又把头转向喜子:“你不要自做聪明了。其实我们的办法都是被你们逼的,被你们穷凶极恶的手段逼的。你们的人导致周宇壮烈牺牲,他妹妹便幻想着哥哥能够奇迹不死,便多次来找这个奇迹。一次意外遇险,让他发现了一个山洞,直通崖壁的洞,崖壁上的洞口离山顶不高,借助专业爬山设备完全能上来。当然,你把何佼佼放到危险的崖边,也为我们的人隐身提供了便利。”

  “哎,天助……天要灭我呀。”喜子仰天长叹。
  楚天齐严肃的说:“喜子,你现在已经落入警方手中,不要再幻想什么,还是老实交待问题吧。你配合我们,就是在减轻你的罪责,量刑时……”
  喜子“嗤笑”着,打断对方:“少他妈讲这些狗屁话,我问你,你小子是不是用这个当暗器,袭击的我?”他本想用手去指,但只能做到用眼神去示意了。
  对方能盯着自己叉开衣襟的衬衫,分明已经猜到了。于是,楚天齐一笑,从裤兜掏出三粒纽扣,摊在手上:“今天也是被逼无奈,不得以才用了一次,是目前唯一一次,你小还真幸运。不过差点就被你小子浪费,我是费了好大劲才在草丛找到的,有两粒还进了树林。”

  “果然阴险,还特制了这东西。衣服上剩那两个扣子,是准备二次偷袭吗?”喜子继续盯问着。
  “能给你用三粒,那已经是高抬你了。”楚天齐回道。
  “怪不得你一直捂着胸口,我当时只以为你是认怂害怕,那种狐假虎威的人我见多了,没想到你是准备随时偷袭呀。”喘了几口气,喜子又说,“一开始我拖时间,你似乎也不着急,我还在奇怪,奇怪你是真傻还是在等援兵。可我的人明明没有发现条子,你能等来什么呢?事实证明,我太轻敌,太自以为是了。其实你就是在拖时间,为你的那些奴才偷偷赶到这里拖时间,为了他们能够爬上悬崖而拖延。不得不说,我真服了你的阴险。”

  楚天齐冷笑一声:“哼,现在全都明白了?可惜晚了。你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我也不会给你反抗的机会。刚才我已经为你答疑解惑,你现在也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我知道,你小子想求得我的帮忙,想用我们弟兄的鲜血染红你的顶子。”喜子一副无所谓的口吻,“好啊,那你说说,我听听你想了解什么?”
  楚天齐盯着对方:“你也说过,你有内线,那个内线到底是谁?”
  “你是想找出叛徒?”喜子反问着,然后“哈哈”一笑,“还有什么?干脆一起都问出来。”
  楚天齐伸出大拇指:“好,痛快。我问你,到底是谁杀死的王虎,小翠是受你指使还是另有其人?王兴旺被打,和聚财是否有关系?吴万利和你什么关系,他和吴信义又有什么联系?你还提到过我在玉赤县力斗毒犯的事,你都认识他们当中的哪些人?你和刀疤关系怎样?这些人都在哪?”

  “这些你好像都提过。还有吗?一起说出来。”喜子道。
  看了眼远处的二女,又环视一圈周边,楚天齐压低了声音:“秋胡镇派出所原副所长老高的死,和你有关吗?两任公丨安丨局长死于非命,究竟是为什么?”
  “哈哈哈……”喜子大笑,“姓楚的,你胃口真够大,竟然想从我口中获得这么多信息。这些都应该是你们这些条子的职责范围,怎么反倒问我这个败军之将?既然你要问,那我也不能太吝啬了,那我就告诉你。”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
  楚天齐心中一阵激动,眼中透着急切,盯着躺在地上的人。
  “姓楚的,你肯定已经在梦想着升官发财了吧?”奚落过后,喜子换上了神秘的语气,“我告诉你,老高是被毒蛇咬死的。你那两个前任,一个死于车祸,一个死在洗浴中心,听说死在洗浴那个还是风流鬼。你是要车祸横死,还是要死在女人肚皮上呢?”
  “妈的,敢耍老子?”楚天齐骂道。
  “老子就是要耍你,老子凭什么要告诉你真*相?就凭老子做的这些,够枪毙十次了,我还指望你狗屁的量刑从宽?老子横竖都是死,还指望老子再害别人,帮你这个桧子手染红头上的顶戴?”喜子吼道,“老子现在后悔,后悔曾经讲给你的那些。不曾想,造化弄人,转眼间必死之人成了胜利者,而我却成了你的阶下囚。”
  “你……”楚天齐被噎的够呛,一时竟不知如何答对。
  一阵脚步声响起,高强、高峰等数人从树林中快步出来,到了楚天齐面前,高强说:“局长,战斗结束,所有余孽被抓。”

  “辛苦了。把他带走。”楚天齐用手一指地上的喜子。
  “是。”高强、高峰上前抓着喜子肩头,把人提了起来。
  “哈哈哈,一帮奴才,你们都不得好死。”喜子凄厉的叫着,猛的咬住了衣服领角。
  “不好,他要自杀。”说着话,高强猛的去拽喜子的衣领。
  高峰也忙出手,去掰开喜子的头。
  “刺啦”一声响动,那个被咬着的衣领尖角少了一小块。
  众人急忙去掰开喜子的嘴,可那一小块布块早已不见了踪影。
  “赶快送医院。”楚天齐马上命令着。
  把喜子放上软担架,众人急忙向山下奔去。
  喜子在刚刚被放到担架上的时候,还狂笑不止,大骂不断。很快,他嘴角流出紫色血液,脸色也渐渐发紫,嘴巴也闭了起来,胸脯不时剧烈起伏着。在下到山脚的时候,喜子脸色已经变得黑青,呼吸非常困难。
  把喜子放到刚刚到来的救护车上,撤掉身上绳索,高峰带着一名干警亲自押车,救护车直奔何阳市人民医院而去。
  安排高强带干警押着其他人犯返回玉赤县,并让何佼佼跟随周仝一同回局里。然后,楚天齐和两名干警也奔向何阳市人民医院。
  越野车上有被砸刮的痕迹,但显然对方没有得逞或是被迫中途收手,所以局长专车性能不受任何影响,很快便超过了救护车。然后鸣笛冲向前方,在公路上疾驰着,先救护车一步,到了医院。
  等楚天齐到达何阳市医院的时候,曲刚已经先一步到了那里。看到局长下车,曲刚急忙上前,上下打量一番,然后关心着:“局长,你没事?没受伤吧?”
  楚天齐回道:“我没事,你怎么也到这儿了?家里好多事呢。”

  “我放心不下你,亲眼看到就踏实了。我带的干警全部都和高强汇合,帮着高强押送疑犯,负责路上的警戒。家里那,柯晓明正在搜寻连莲和那两名干警的下落,孟组长也在全力查找内奸。”说到这里,曲刚叹了口气,“哎,本来我想着帮忙,到头来却什么也没帮到,还让家里出了事。”
  楚天齐拍拍曲刚肩膀:“老曲,这不怪你,这是喜子一伙策划的有预谋行动。说实话,即使你在,也未必能防的住。他们肯定有好几套调开你的方案,说不准又会报出发现死尸的假警。尤其这事要是有人配合的话,那就更是防不胜防。”
  日期:2017-06-25 07: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