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0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启生略低着头,他的脸上表情透着些挣扎。
  好一会儿,他才抬头看向梁健,叹了一声道:“说起来,您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当时要不是您和您的秘书及时在楼梯间发现我,我可能已经没有命了!”
  张启生忽然提到当初张启生因为他儿媳妇家的事情而导致心脏病发的事情,梁健愣了一下,他有些不解地看向张启生,不太明白,他忽然提到这件事情是想说明些什么。
  张启生又叹了一声,才接着往下说:“其实,接下去的这些话,我早就应该来跟你说了。”说到这里,他问梁健:“您还记得前几天青阳县的那个矿难吗?”
  他忽然提到青阳县的矿难,梁健心里突然有了些紧张感,他感觉到张启生接下去要说的,应该是什么重磅消息。
  梁健点头,然后道:“你接着说。”

  “我认识威海实业的老板。”张启生的话,虽然不是个丨炸丨弹,却也是个鞭炮,突然炸响,还是让梁健心里起了些涟漪。
  威海实业这个公司当时突然出现,然后将梁健之前辛辛苦苦才关闭的中小型煤企名下的矿井全部都归到了自己的名下,这样的大动作,却将梁健等人瞒得严严实实,一直到那些矿井恢复运作大约有一个月时间后,才爆出消息。这样的实力,要不是没有几个关键人物的帮助,怎么也不可能实现。至于哪几个关键人物,梁健用脚趾头想想也能想得出来。而至于威海实业的老板,当时梁健想,如果不是胡东来之流,那也肯定和他们有着不浅的关系。可后来听说,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几乎没人认识。但,张启生说他认识。这倒也不算是十分奇怪,毕竟张启生分管煤矿,威海实业将太和市内那些中小型号的矿井全部收编名下,就算之前没有接触,但当这些矿井都全部重新作业后,张启生多多少少也应该有些知晓的。

  所以,张启生这句话,让梁健惊讶的地方,不是他认识威海实业的老板,而是他竟然不早不晚,偏偏在这个时候,还是在深夜来找自己说威海实业的事情。
  如今梁健的处境,张启生这个当时参加了那个会议的人,不可能不清楚,但他这个时候,却找上门来,带着一种投诚的态度,实在是有些让人无法理解。哪怕刚才张启生提到了之前的那件事,张启生虽说是救命之恩,可如果他真顾念这救命之恩,就算在张启生得知威海实业收编那些矿井并且重启那些矿井的时候是这救命之恩之前的事情,可当时青阳县矿难刚发生的时候,张启生就应该将他所知道的一切和盘托出了。

  但张启生没有。所以说,张启生的这次出现,背后肯定还有着其他原因。而,张启生所知道的,肯定也不止只是威海实业老板的身份。
  梁健看着他,心里一边琢磨着他到底清楚多少,一边问:“然后呢?”
  张启生回答:“他叫李维刚。”
  这名字,梁健听到过一次了,但张启生要说的,应该不止这个名字吧!梁健没出声,等着张启生的后续。
  “晋州人,他妻子钟启婷。罗贯中的干女儿。威海实业的事情,和李维刚其实关系不大,钟启婷才是关键。”张启生看着梁健说道。
  钟启婷这个名字,倒不算是十分陌生,梁健之前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但一时想不起来。既然张启生着重提到钟启婷这个人,那肯定应该不简单!

  而且,张启生提到,钟启婷是罗贯中的干女儿!这个身份关系,倒是梁健惊讶了一下。对于罗贯中的信息梁健知道得不多,倒不是他不想查,而是你所能知道的事情往往都和你手中的权力有直接的正比关系。
  张启生接连报出李维刚,钟启婷这两个人的名字,还说出了钟启婷和罗贯中的关系,这让梁健意识到,或许眼前这个张启生所知道的比他想象得要更多。
  虽然梁健还是想不明白张启生为什么会忽然这么做,但送上门来的大礼,如果拒绝,那是会遭天谴的!
  “你继续说!”梁健道。
  张启生点点头,喝了口水,润了润唇,也许也是为了缓一缓自己紧张的心情,他刚才说话时,那只放在膝盖上的手,一直紧紧地捏着。这样的陈述,对于他来说,应该是一个十分艰难的决定。
  “钟启婷出现在罗贯中身边,大约是七八年前的时候。这七八年里,钟启婷和罗贯中的关系很密切。如今,钟启婷的名下有好几个公司,其中有一个进出口贸易公司,在江中省和海滨市的两大港口都有驻点。生意做得很大。但这个钟启婷的原生家庭只是一个农村人,而且在她经商之前,这钟启婷只是一个风月场里的女人。她就像是一个传奇,仿佛是一夜之间,就成了拥有数家大公司,资产过亿的女人。三年前,钟启婷移民美国,她和这个李维刚结婚,也是在她移民美国之后。”张启生说到这里,顿了顿,道:“如果钟启婷的这些资产都是她自己努力的结果,那么她何止是个传奇。短短七八年时间,她就从一个风月女子变成了一个资产过亿的女人,这样的成就,我想国内无人能比!”

  不用想,钟启婷的资产背后肯定有问题,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这样背景的女人,是不可能能轻易和另外一个人结婚的。梁健反而对这李维刚好奇起来。可张启生刚才的叙述中,关于李维刚的信息,几乎没有。
  “还有吗?”梁健问他。
  张启生沉默了一会,摇了摇头。
  梁健眼睛微眯了一下,他直觉,这张启生肯定没有全部说出来,他肯定还知道些什么。他想了一下,问:“那这个李维刚呢?你又知道多少?”
  张启生回答:“李维刚我了解得不多,只知道他是在美国留过学的,他和钟启婷的认识也是在美国。和钟启婷结婚后,他就回了国内发展。他在这个威海实业之前,还跟人合作过房地产开发,但是好像合作不顺利。跟他合作的那个房地产企业老总因为资金链没有跟上,欠银行太多,宣布了破产。房地产不顺利之后,他就没声音了一段时间,最近再出现,就是威海实业了!”

  梁健静静看了张启生一会后,才问他:“没了?”
  张启生点头:“有关于李维刚的,我就知道这些。”
  梁健虽然不相信张启生对于李维刚和钟启婷的事情只知道这些,但如果太着急的逼着张启生说,很可能会起反效果。
  梁健想了一下,问张启生:“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
  张启生再次犹豫了起来。梁健也不催他,拿过水杯,浅浅啜了一口。当他放下水杯,张启生也有了决定,他告诉梁健:“威海实业对这些矿井的掌控,并不是全部。除了威海实业外,娄山煤矿和另外两家煤矿,都有参与。他们私底下签了份合同,明面上威海实业拥有这些矿井,但实际上,这些矿井每年的收入有一半都要进这些人的口袋!”
  这倒是梁健头一回听说。只是,签合同等这么秘密的事情,张启生又是怎么知道的呢?梁健笑了一下,道:“启生同志好像对威海实业的事情,了解得很透彻吗?”
  日期:2016-07-25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