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0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脸上的笑容更盛了,眼神却越来越冰冷,陆振阳还跟我说什么“堂堂正正的比一次”,我和他之间的较量,只有生死相搏,没有什么交流切磋,堂堂正正?对付他,再下流的手段也能称得上是堂正!
  我依然站在没动,可阴阳阎罗笔已经出现在了我右手中,一边接引道炁,一边等待着陆振阳的发难。
  几乎跟第一次交手之时一模一样,陆振阳似乎刻意要雪耻。仅有的一只右手,接引道炁之后,将泰山印抛飞起来,在空中化作一座小山模样,朝着我直直的砸了下来。
  当初弱的几乎不堪一击的泰山印,此时却展露出了强大的威力,那小山不光是体积变大了,而且上面蕴藏的气势,就好似当初我在深圳分会见到的那一尊泰山石一般,巍峨的真龙气缭绕其上,带着镇压法器独有的威慑,铺头盖脸的朝我直直压下来,甚至让我心中生出无路可逃的感觉。
  陆振阳站在那里,看着泰山印的威势,似乎非常满意。嘴角带着自矜的笑容。
  我也微微一笑,面对即将到来的泰山印,站在那里根本没动,他上次交手时的手段攻击,我自然也用上次的手段来应付。道炁接引之后,阴阳阎罗笔上,阴阳鱼图案瞬间出现,但与上次不同的是,黑白两色的阴阳鱼图案之中,还有两个说不清是墨绿还是玄黑的圆点,隐在阴阳二气之中,看似不显眼,但谁若盯着看一会儿,必然会被里面隐藏的力量震惊。

  我不光调动了体内几乎所有道炁,更是把墨绿能量也用上了。
  陆振阳想要雪耻,还得问问我答不答应!
  足足相当于十四窍的道炁,加上十窍墨绿能量,陆振阳便是再强,仅凭这泰山印,却也完全不可能是阴阳鱼的对手。
  我甚至都没盯着他看,而是微微转头,注意着台下谷会长和陆子宁他们的动静。
  南宫说过,墨绿能量识曜之后,若被天师境界之人发现。必然会杀我。现在墨绿能量虽然没有识曜,但吸收了墨珠中全部力量之后,墨绿能量比上次雏凤会上多了也不知道多少倍,所以使用之时,我必须特别小心,借着这次对陆振阳全力出手来做个试探。
  谷会长面色很平静,坐在那里,像个泥胎木偶一般,并无半点表情。陆子宁脸上有表情,但更多的只是对陆振阳的担心。并未看出其他任何异常。

  我这才松了口气,看来墨绿能量识曜之前肯定是安全的,以后这个问题倒是不用过多担忧。
  我的注意力重新恢复到比斗之中,此时巨大的阴阳鱼终于跟泰山印碰撞到了一起,泰山印化成的小山虽大。可却还是大不过不断盘旋流转的阴阳鱼,碰撞之后,根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泰山印直接被阴阳鱼包裹了起来。
  然后,泰山印只是略微挣扎了几秒钟,就停在那里不再动弹,随后更是身形堡缩,重又变成了一枚印章的样子。很明显,陆振阳已经失去了对泰山印的控制。
  从开始到现在,一切的一切都与当初那次交手完全一样。这正是陆振阳追求的,他想重现这个过程,然后追求一个不同的结果。
  但可惜的是,最后的结果也跟上次一模一样。
  到此时,陆振阳脸上的笑容终于维持不住了。瞬间多了几分气急败坏,双眼恶狠狠的盯着我,再无半点先前的平静。
  我咧咧嘴,这家伙表面上看,似乎内敛和沉稳了许多。但实际上,他还是没有任何长进,一旦出事,依然无法控制中自己的情绪,只是一个小小的挫折。急躁和气急败坏的模样便显露无遗。

  我操控着阴阳鱼回到自己面前,伸手把捆缚在其中的泰山印拿了回来,冲着陆振阳扬了扬手,咧嘴笑道,“陆兄倒是客气。上次把泰山印主动送给我,这次又主动送给我,那我便却之不恭了。”
  说完,我直接把泰山印踹到了自己身上。
  上次拿他法器之时,我心里还有些惴惴。但这一次,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比起我今天打算做的事,法器这东西实在不算什么。
  陆振阳脸色更差,愤怒和急躁几乎遮掩不住,但他还是强行挤出来一丝笑容,冲着我恶狠狠的说道,“上一次你拿了我的泰山印,最后是什么结果你应该一辈子都忘不掉,你确定还想再来一次么?”
  不得不说,陆振阳的确有长进了。最起码学会了如何真正的激怒别人。
  我脸上的笑容凝固起来,沉默数秒钟之后,才忽然又对他咧嘴一笑,摇摇头道,“我倒是希望你能再来一次,但有些事却注定无法重来……一年时间,你就这么点长进吗?”
  我尽力转开话题,让父母惨死那一幕从我脑海中摒弃,刻意激怒陆振阳。

  他果然像个一点就炸的丨炸丨药包,双眼瞬间变得通红,冷冷冲我笑道,“别因为靠着张文非那个法器,你就真的还能压住我了,你想看我这一年的长进,那我就让你看个够!”
  说完,他口中凛然念道,“步三摄纲,三五迹禹!”
  这是我第二次听到这八个字,陆家的步罡之法!
  尽管陆振阳只是点穴圆满,依靠曜石才能用出步罡,威力自然跟当初的陆承平不可同日而语,但我依然不敢有任何怠慢,阴阳阎罗笔一收,瞬间拿出方天扇暂时挡在身前,然后金光神符和纯阳神符同时从怀里拿出来,接引道炁之后,手印和神咒齐出,化作带着一圈火焰的金色光墙挡在身前。
  这是我的最强防御之法,当初面对陆承平尚可抵挡一时,面对今日的陆振阳,自然不会有任何意外。
  这就是今天听张昆仑说起陆振阳已经可以用出紫薇步罡之时,我心里的最大依仗。
  当初陆承平可以瞬间破了我的两大神咒,让我面色大变,但今天的陆振阳显然没有这个能力,即便他有这个能力,他体内也没有充足的星力可供挥霍……曜石这种东西,陆家便是再阔绰,又能让陆振阳浪费多少?
  而且我此时已经失去了跟陆振阳对战的耐心,他想跟我堂堂正正的一战,我却不想。
  我心里唯一的念头,便是尽快结束这场比斗。

  所以,在陆振阳从身上曜石中吸收完足够星力,抬脚往我这边跨过来的时候,我右手在怀里一摸,拿出了李老爷子送我的两张银符之一。
  陆振阳说过不用银符,我可没说过。
  无论任何法诀术法,力量都是有迹可循的,就像符箓和手印之法,力量来源是道炁一样,步罡之法,力量的来源便是道炁和星力。
  当初陆承平是识曜中期的境界,步罡之法已经完全领悟,无论道炁还是星力,都不是此时点穴圆满、利用曜石才可用出步罡之法的陆振阳可比。当初陆承平一步便可踏破金光神咒,今日陆振阳却不行。
  他一步踏下之后,外层方天扇直接崩溃,但那带着一圈淡红火芒的金色光圈,却连晃都没晃一下,直接就将陆振阳的步罡之法尽数挡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