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8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避开了归不归砸下来的中心点。不过秦不佑还是差点被这个老家伙落地所产生的冲击波震晕。就这样,他还是浑身上下哆嗦个不停。胸口一阵发堵,张嘴似乎是想要吐血。但是干呕了半天之后。却什么都没有吐出来。
  这个时候,秦不佑才知道自己是小看了这个叫做归不归的老家伙。说到这里,还是之前得到的消息害了他。秦不佑以为只要自己凭一口气,只要耗光了归不归的术法。这个老家伙便没有实力再和自己相争,自己的术法用完之后还可以再生。归不归的术法耗尽就只有任自己宰割了。
  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老家伙只是照葫芦画瓢的来一下,自己就已经受不了。秦不佑之前和广字辈的广孝动过手。两个人不分胜负。本来以为归不归和广孝平辈,术法实力应该也差不了多少。现在看来,加上了归不归的广字辈,法术也是各有高低。
  当下秦不佑已经无心恋战,看到归不归向着他走过来的时候,这个麻衣男子急忙开始运用五行术法。本来他打算再挨这个老家伙一下,只要能从这里逃出去就好。没有想到归不归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没有一点要动手拦他的意思。
  看着秦不佑消失之后,归不归这才慢慢的从深坑里面爬了出来。这个时候。没有了宿主的那条巨蟒再次变回一柄长剑,掉到了地面上……
  这时候的吴勉身上已经出现了几道蟒牙划过的痕迹,虽然伤口早已经愈合,但还是能从扯碎的衣服当中看到刚才搏斗的遗留。
  看了一眼好端端的归不归,吴勉对他说道:“那么窄的坑,你身上都没有血迹。看来你把那个姓秦的放走了,是吧……”
  “这两年老人家我也消耗了不少术法,燕哀侯指望不上了,我老人家还要再熬二十多年。要有过日子的心,当然是能省一点就省一点。”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个姓秦的不简单,如果他真的拼了命来和老人家我争斗的话,耗光了我老人家的术法之后,还不一定输赢的人是谁。老人家我这辈子的座右铭--老人家我是人,不和疯狗争斗……”
  “上次是谁说的,这辈子最喜欢打落水狗的?”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再次对着归不归说道:“那你不担心姓秦的不会趁你的十三天来找麻烦吗?三五天之后他回来报仇的时候,你用唾沫喷他走吗?”
  “三五天?老人家我那个贤弟已经吓破胆了,一个月之内赶过来,我老人家的归字倒着写。“归不归轻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你和小任叁现在这里待着,我老人家出去转转,个把月就回来。秦不佑再来找麻烦,提我老人家的名字……”
  从归不归嘴里说出来的话,吴勉从来都是要打个折扣之后才敢听的。这个老家伙将秦不佑放走,明显是不舍得浪费术法。现在留着麻衣男人在外面,对他们几个人就是一个随时发作的祸端。这样的事情连吴勉都不敢托大,当下带着小任叁一起,跟着归不归隐遁了起来。直到老家伙的衰弱期过去之后,三个人才重新的回到了草庐。
  回来的时候,三个人还特意的去了秦不佑的那做‘茅舍’去看了一眼。到了跟前才发现这里已经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空气当中还有一丝烟火熏烤的气味。

  吴勉和归不归倒是没有什么。不过小任叁是个记仇的主。小家伙叉着腰站在废墟边上,骂了小半个时辰。最后还是被归不归强拉着离开了这里,就这样。他还是愤愤不平,走几步就要回头骂个两三句。
  他们的草庐还是完好如初,看来还真像归不归说的那样,秦不佑被算计了之后,就没敢再上来。当下三个人简单收拾了一番之后,便重新在这里住下。又是几个月过去,再也没见还有什么异常的人出现过。
  春去秋来,又到了满山野果成熟的时候。果子还没有成熟的时候,小任叁便开始满山遍野的踩点。那棵树上的野果硕大。那课树上的果子被光照充足,这个小家伙都了若指掌。
  草庐中被小任叁喝光的几十个酒坛也都被这个小家伙刷洗干净,任叁的生性并不勤快,能让他这么老老实实干活,可想归不归自酿的果酒会是什么味道。这些日子当中,小任叁口中当面称呼归不归老不死的次数都明显减少了,老家伙也难得看小任叁这么顺眼过。
  在小任叁的一再恳求之下,归不归亲自下山去买了酒曲和一应酿酒的器物。不过本应该中午就回来的老家伙直到夕阳西下都没有再出现过,小家伙一遍一遍的到草庐外面等候,最后都撅着嘴巴回来。
  直到天色彻底的黑下来之后,也没见归不归回来。当下小任叁对着吴勉说道:“你说那个老不死的会不会在山下找了相好的?人参就说他不地道吧,说好的我和他一起去的。结果老不死的还是自己下了山。听说过单嫖双赌吧?他是风流快活了,可怜我们在这里苦等了。不是我们人参乱说,这个老不死的要教训一下了,要不然下次就要上房揭瓦了。”
  “好啊”吴勉撇了小家伙一眼,顿了一下之后,他似笑非笑的说道:“你去教训他,我帮你叫好……”
  “叫什么好,小人参崽子又在背后说我的坏话了吧?”没等吴勉说完,草庐外面响起来归不归的声音。小家伙听到了他的声音之后。急忙忙的冲了出来:“没,都在说你的好话。说你年纪大了,也应该找了小寡妇成家了。要是人家小寡妇自己再带个儿子过来。那就省了你的事了--沙弥怎么回来了!这不是那个什么力吗?”

  小任叁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带着那个浑身上下满是烧伤,没有一块还肉的仇力进了屋子。外面那只铁猴子沙弥正在和小任叁玩耍。沙弥的身上挂着一个褡裢口袋,里面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放着什么东西。
  招呼了仇力坐下之后,归不归冲着吴勉呲牙一笑。说道:“下山之后,老人家我发现有人在打听我们三个人。当时还以为那个秦不佑不死心,当时过去看了几眼。如果真是秦不佑的话,直接让他轮回也就得了。想不到遇到了他们哥俩。”
  “不是我先发现归先生你的吗?”仇力不知道以为归不归记错了,来纠正他。还是故意来揭这个老家伙的老底,当下也不顾老家伙对他暗使眼色,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是在寿春城中的妓馆那边找到归先生你的,当时你正为围着妓馆转悠。要不是我主动打了招呼,当时你已经进去了吧?”
  这个时候,小任叁也走近了草庐当中,小家伙指着归不归的鼻子说道:“我就说单嫖双赌吧!老不死的。不是我们人参说你。在外面找野女人不如找个带着孩子的小寡妇踏踏实实的过日子,你看拜了天地之后,老婆孩子就都有了,多好。”
  这个时候,归不归就算在不要脸,那张老脸也开始尴尬的开始抽搐起来。老家伙盯着还在唾沫星子横飞的任叁说道:“这一年你就凑合着喝水吧……”
  说完之后,他不再理会好像受了委屈的小任叁,对着吴勉干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不知是仇力、沙弥他们哥俩,还有当初百里熙答应的法器,他们俩也一起送来了。现在秦不佑再来,不用我老人家出面。已经够他喝一壶了。”
  日期:2016-06-28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