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0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到:“未必这么简单。罗贯中之所以能在西陵省猖狂这么多年,背后的势力,必然不小。刁书记这一次和他能联手,未必不是他们各自背后势力的一场交易。不过,不管怎么样,还是得先把证据拿到手再说!”
  禾常青问:“这个人有什么条件吗?”
  梁健摇头:“还没提。”
  “这样的证据,不可能轻易被一个普通人掌握,看来这许单不简单!您有他更详细一点的信息吗?比如照片什么的?”禾常青问,看来他是想去查一查这许单的底细。
  梁健摇头:“除了他的名字和手机号之外,其他的并没有!”
  禾常青沉默了一下,道:“我先去想办法查查。查到了告诉你!”
  “好。”梁健道。
  话到这里,好像一下子就说完了。禾常青喝了口茶,站起来告辞。梁健送他出去。刚送出去,没想到姚松的电话就来了。
  应该是许单的事情有结果了。梁健连忙接起电话,姚松在电话那头说:“哥,你让我找的资料,我发你邮箱了。大概附和你所说条件的,有三个人,我都发过去了。你有空了看看有没有你想找的!”
  “好,我现在就去看。”梁健回答。
  挂断电话后,梁健连忙打开电脑去查看邮箱。邮箱里果然有姚松发过来的邮件,总共三个压缩包,他都下载了下来。
  下载下来后,解压缩打开后,梁健先一一打开,粗略地浏览了一遍,三人中,其中一个确实和许单的情况有些相像,而且这一份当中有的照片和许单也很相像,只不过这张照片里的许单没有戴眼镜。
  梁健将这一份细细阅读了一遍,快读完的时候,却发现有一个地方,有一句话,却很奇怪。
  这句话是这样的:国有三部,其一为晋,理暗事,不示于人。
  这句话像是从某篇文言文中摘抄下来一样,和前后文都不连贯,好像并不属于这份资料一样。难道是姚松弄错了?梁健想。

  可姚松做事向来仔细,不应该会出错啊。他又将这句话仔细读了两遍,忽然他脑袋中亮光一闪,想到了之前禾常青所提到的,说北京那边一直有三大神秘组织。这也是三,那也是三,倒是对上了。这一对上,心思就下意识地会往那个方面靠。梁健又将这句话念了一遍,他忽然想到曾经读书时学到过的,晋是唐的古名。国有三部,其一为晋。这是不是就是在说,国家有三个神秘部门,其中一个是晋门,也就是唐门。

  梁健虽然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他的猜测就是真的,但他却在此刻无比的肯定,这猜测肯定是正确的。这种感觉来得很奇怪,却也很坚定。
  唐门!梁健将这两个字轻轻念了一遍,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梁健想了一会,只好先暂时将这件事放在脑后。毕竟现在唐一带来的那些人到底属于什么组织,并不是这场战争的关键。甚至,可以说是毫无关系。
  他面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许单到现在为止还没打电话来,他心里已然没了百分百的把握。但许单手里的证据是不能放弃的,就算梁健要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也认了。不过在砸之前,他必须弄清楚这许单是什么来头。
  这古人说得好: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姚松的三份资料中,有一份资料的情况和梁健所知的许单比较相近,而且其中的照片也和许单最相像。但这份资料太普通了,普通得让梁健无法去相信这上面所述的就是许单。资料说,许单就出生在娄山附近,但具体是不是在娄山村,姚松在资料中备注了,因为那边因为土地变动,已经不好证实了。许单和其他农村小孩子一样,十分用功地读书,小学初中高中,最后考上大学,飞出这个虽算不上十分贫穷却也富不到哪去的山窝。据资料上说,许单是娄山那边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孩子,所以当时村里还给他家奖励了两万块钱。这在当时,还是在娄山村这样一个村委根本没什么钱的地方,两万块钱可不是小钱了。村里人都将他这唯一的大学生视作飞出山窝的金凤凰。

  可是,好景不长,他大学最后一年,父母相继过世。父亲是因为得了肺癌,因为家里没什么钱,看了没多久,就放弃治疗了,然后没过几个月,就去世了。他父亲死后,不到一个月,母亲也去世了,交通意外。
  再往后,许单大学毕业后,先是在读大学的城市上了一年班,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忽然放弃工作,回到了太和市,回到了娄山村,并且在娄山村里考了一个村官,然后就定居下来了。
  除此之外,就没什么其他重要的信息了。姚松应该是花了功夫的,他连许单在大学时曾有个女朋友的事情也查了出来,但女朋友的身份不明。
  如此平凡的人生履历,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他和其他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唯一要说有些区别的地方,就是他要比其他的孩子要不幸一些,年纪轻轻父母双亡。
  这真的是梁健所认识的许单吗?梁健不敢相信,同名同姓,且出生地方也相同,这样的相同,如果说只是巧合,那恐怕连三岁小孩都未必相信。

  而且,娄山村只有一个许单,这一点,梁健很清楚。
  那么,许单真的只是这个许单吗?还是说,姚松还有些东西没有查出来?
  梁健更愿意相信后者,但既然姚松已经将资料发给他,说明他已经尽力了。而且他毕竟不在西陵,让他在江中查隔了几乎半个中国的距离来查太和市的事情,本身就难度比较大。虽然如今有互联网,但每个地方之间的信息,也不是完全互通的。
  梁健想到之前禾常青说过他会去查一查许单这个人,或许他那边会有些不一样的发现吧!如此安慰了一下自己后,他按耐住自己急切的心情,强迫自己先放下这两千万的事情,再耐心的等一等。
  梁健靠进沙发里,闭上眼睛。自从前几天那场雨下来之后,梁健就没睡过一个好觉。此刻略微放松下来后,就感觉十分疲惫。困意如潮水般涌来,迷迷糊糊间,他像是看到了项瑾,他忍不住喃喃:“我想你!”
  “笃笃——”
  梁健猛地惊醒,仔细一听,还真有人在敲门。他看了眼时间,才十点半左右。梁健揉了揉眼睛,站起身过去开门。
  打开门一看,门外站着的是一个让梁健出乎意料的人。
  门口站着的是张启生副市长(前面的某个章节中,因为疏忽,将张启生打成了张启胜,在此说明一下,我就不更改了。已经看过的同志,就不要再往回去找了!)。梁健意外地看着他,再看看旁边,没见沈连清和小五。他诧异地问:“启生同志这么晚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张启生似乎对自己来到这里这件事,并不是十分的坚定。此刻,眉宇间还有些犹豫。面对梁健的问题,他沉默了有一两秒钟才回答这个问题。
  “我能进去说吗?”

  梁健让开门,张启生走进去后,梁健带上门,然后给他倒了杯水,递过去后,在他对面坐下,看着他,等着他的答案。
  日期:2016-07-25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