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0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翩翩解释的很透彻,略一思索便能明白其中的道理,可我心里依然有些匪夷所思。
  祈雨符、上奏天庭、值日功曹接到奏表之后,直上天庭,怎么听都太不可思议。
  犹豫了一下,我忍不住又问叶翩翩,“咱们虽是修行之人,可神官、天庭这些事情,究竟是真是假?”
  本来我只是随口一问,结果叶翩翩却面容肃穆起来,很认真的对我说道,“自然是真,若是有假,方才值日功曹法身如何传唤而来?那祈雨奏表和银符之力又被带去了哪里?我等俱是修行之人,最高追求便是阳神冲举,羽化成仙,若是有假,我们修行的目的岂非变得毫无意义?”
  她这急促的一番话,把我说的心里一愣,不过很快就明白了过来,这件事可是关乎修行根本之事,若我想不透彻,将来境界提升之时,说不定便会生出心魔,继而影响自己道基。叶翩翩是看出了这个问题,所以才会言辞如此激烈。
  想明白之后,我精神一凛,赶紧把早先那想法抛到脑后,很诚恳的跟叶翩翩道了谢。
  叶翩翩看我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显然也松了口气,话题重又回到方才的李恩成身上。开口又道,“符箓之道,虽说修行之人都有涉猎,但论其用法,天下无出道家符箓一派。”
  我跟着点了点头,“那肯定的,龙虎山和茅山两派。自张天师和三茅道君留下道统之后,距今各有两千年,一直醉心于符箓一道,自是要比其他流派强出许多,不管符箓威力还是用法,都是如此。不过咱们玄学会出了个李恩成,符箓威力暂且不说,这用法比之龙虎山,怕也不遑多让。”
  经过上次那件事之后,我和叶翩翩都对龙虎山成见颇深,此时说起来,我下意识的就埋汰龙虎山几句。
  结果叶翩翩脸色却依旧很严肃,转过头来看着我,凝眉又道。“不是不遑多让,而是比龙虎山的用法还要精妙许多!天下符箓之法无出龙虎山者,为何我们玄学会忽然出了一个李恩成?”

  嗯?叶翩翩话里隐藏的意思让我一惊,忍不住失声说道,“你怀疑李恩成?”
  叶翩翩很直接的点点头,“祈雨符虽说是风水符,可自古以来。风水师用的远不如那些道士用的多,而且,这般用符之法,着实太过神异,说是某些用符世家的传承我能相信,可要说这是李恩成一人之力思索出来的方法,我却是半点都不能相信。”
  我依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按照叶翩翩的说法,这李恩成极有可能是龙虎山的人,可龙虎山为啥会安排这么一个人潜伏到玄学会?难道是因为上次我们和龙虎山之人的冲突,叶翩翩的身份让他们误以为玄学会要对他们做些什么,这才安排李恩成进来当个卧底?
  这么一想,倒还真有几分可能,可我依然觉得很荒谬。论实力,论根基,龙虎山半分不弱于玄学会,而且以它在道教里面的号召力,玄学会真要跟它起了冲突,怕是龙虎山振臂一呼,天下道门都能跟着龙虎山一起围剿玄学会。到时玄学会半分胜算都不会有。
  实力如此悬殊的情况下,龙虎山即便起了疑心,直接上门责问便是,何至于用出安排卧底潜伏这种策略?
  可叶翩翩也不是笨人,我能想到的东西,她多半也能想到,为何还会第一时间提出质疑?
  不等我想明白其中的关节,谷会长已经回到主席台上,宣布第三战正式开始。

  我只好停住满心的疑惑。指了指擂台,笑着对叶翩翩说道,“那你去调查吧,需要帮忙的话,尽管找我……我先上去了。”
  叶翩翩点点头,眉头拧的似乎更深了,沉默了一下,对我说道,“那你……保重。”
  我咧嘴冲她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直接往主席台上走上去。
  叶翩翩的性子清冷,有些话不大能说的出口,但我能感觉到她心里的那份担忧。
  昨天的比赛中,众人手里出现的符箓不过才是赤符而已。今天便直接出现了银符,张昆仑手里有银符,陆振阳手里自然也有银符,而且以陆家此时风头正劲的模样来看,陆振阳手里的银符恐怕不会比张昆仑少。
  我身上虽然也有两张叶翩翩送来的银符,可单纯比数量的话,显然不可能比陆振阳他们多。

  叶翩翩的担忧估计也是因此而来。
  我心中却比叶翩翩踏实许多,李老爷子送我银符的事,其他人多半不会想到,这是其一,其二是李老爷子送我的那两张银符,威力不同凡响,起码比刚才张昆仑用的那张强许多,陆振阳手里即便银符数量多。但论威力,却不一定有我手里的银符厉害。
  除此之外,更关键的是,银符毕竟蕴含的是天师之力,虽说开启银符消耗的道炁不算太多,可也绝对不少,一场比斗之中,各自用出两三张银符,怕已经是极限了,陆振阳身上银符再多,用不出来又有什么意义?
  带着这种念头,走到主席台上站定之后,我就将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抛到了脑后,盯着站在对面的陆振阳,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取胜!
  随着谷会长一声令下,第三场比斗正式开始。
  我盯着陆振阳,没有抢先出手,只是暗中警惕着,陆振阳好似也不着急,颇为闲适的站在那里,开口冲我说道,“你可真是一次又一次的给我惊喜啊,这次比斗你明知可能遇到我,还敢上来,实在是勇气可嘉。”
  我嘴角微微动了动,陆振阳的确是沉稳了没错,但认不清自己,或者说认不清对手这个毛病却丝毫没有任何变化,永远都是那么自我感觉良好。
  当然。根据韩稳男和张昆仑提供的情报来看,现在的陆振阳的确比当年多了许多自傲的资本,只是这些资本够不够看,却是两说。

  我懒得跟他废话,摇摇头道,“废话少说,出手吧。”
  陆振阳面容一肃,从怀里拿出来一方印章,眼睛看着那印章,似乎颇为感慨的又道。“当初第一次交手,我便用的这泰山印,最后败在你手上,今天我不用银符欺负你,我还用这泰山印。我要堂堂正正的跟你比一次。”
  这话让我一愣,差点不相信自己的人多,陆振阳这家伙放弃使用银符?要凭真实实力跟我比?
  我嘴角一咧,一句话也没说,眼睛只是盯着他手里那明黄色的泰山印。
  上次雏凤会上的夺位赛,我第一次跟陆振阳的战斗中。便抢走了他这枚传承法器泰山印,一直到陆振阳、陆子宁杀我父母那日,才重又被他抢了回去。
  看到这个泰山印,我仿佛瞬间又回到了那个绝望的下午,父亲被陆振阳一脚一脚的踢的吐血,母亲为了陆振阳给的虚幻希望,一边流泪一边在厨房里忙活,可最终,陆振阳还是没放过他们。

  日期:2016-07-24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