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0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实并未出乎我的预料,烈阳银符引发的炽白火苗不紧不慢的接近李恩成,到达他身旁时,虽然被地煞之气略作阻挡。可那恐怖的温度,几乎是一瞬间,就把他胸前三道地煞之气完全蒸发了。
  接下来,地煞符也算神异,其余护卫在身体两侧及身后的六道地煞之气,自动漂浮到身前,再度试图阻挡那炽白火苗,可结果依然不理想,六道地煞之气,只是将炽摆火苗消耗了部分力量而已。等所有的地煞之气全部消失之后。那炽白火苗依然剩下大半,继续不紧不慢的往李恩成的身上飘过去,甚至我已经看到他的头发眉毛尾端被炙烤的有些微微卷曲起来。
  这时候只能认输了,在这烈阳银符的威力下,若李恩成还不后退认输的话,命陨当场怕都有可能!
  可他的想法显然与我不同,李恩成非但没有认输,反而又把昨天玄学会给我们发放的召功曹符取了出来,而且他一口气用出了两张。
  得益于烈阳银符的速度不快,李恩成快速接引道炁之后,两个值日功曹的法身转瞬出现在擂台之上,一脸木讷,毫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对不远处的炽白火苗毫无一丝反应,同样对召唤他们出来的李恩成也没有任何反应。
  虽说符箓可以召来天上神官,可毕竟来的只是法身,并无灵智,传闻中只有金符才有可能召来神官真身。
  再说李恩成这里,召出两个值日功曹法身之后,他双手猛的从身上拿出来一张赤红符纸、一根巨大狼毫笔。一手托着符纸,一手拿着狼毫笔,居然当场书写起来,看着模样,居然是在做符!

  那炽白火苗速度虽慢,但此时也接近他的身体了,甚至他的衣服都被烤的有些发黑了,可李恩成不紧不慢的写了几笔之后,忽然伸手把赤红符纸丢到即将临身的那炽白火苗上,大声喝道,“值日功曹何在,速将奏表上达天听!”
  随着他的话音,那两个站在一旁一直不动的值日功曹法身,瞬间行动起来,四只手一伸,直接抱住了那赤红符纸,而此时那符纸正好包住炽白火苗,值日功曹抱住之后,那符纸居然没被引燃,反而是炽白火苗消失在纸张里面,随着值日功曹的身影,一起消失在擂台上!
  我瞬间瞪大了眼,这怎么可能?
  我瞪大眼睛的同时,台下观战的人里面,甚至有许多人猛地一下站了起来,双眼紧紧盯着李恩成,震惊之色溢于言表。
  整个会场里都安静了几秒钟,然后才轰的一下乱了起来,所有人脸上都带着震惊之后的惊疑,跟身旁之人不停讨论着。
  符箓是玄学界最常用的手段之一,这里是玄学会总部,观赛之人,实力最低微的也是玄学会的理事,至少都是识曜境界,哪个不是在符箓之道浸淫多年之人,可讨论了半天。所有人脸上的疑惑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变得更多了,看向李恩成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敬意。
  本就一脸蜡黄、满是病容的李恩成,此时毛发卷曲,衣服也被烤的发黑,看起来更加狼狈了,可经过这场比斗之后,恐怕再无人敢小瞧于他。
  台下的议论声终于小了下来,台上的张昆仑也恢复了一贯的笑容,不过这笑容怎么看都有些尴尬。

  两人胜负未分,自然还须继续战斗,我本以为这次张昆仑总算是要认真对待,拿出真实实力跟李恩成一战了。可未曾想,这家伙施施然的又从身上拿出来一张银符,也不着急动手,只是一边把玩着银符,一边笑眯眯的看着李恩成。那意思很明显,是想让李恩成知难而退。
  李恩成脸都有些绿了,上一张银符。他的应对之法的确让人震惊,甚至觉得不可思议,可这事再一却不可再二,最起码的,他手里的召功曹符也就那两张,用完就没了,面对张昆仑的第二张银符,他根本毫无办法。
  就连台下观赛的众人也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叹息,都替李恩成感到惋惜。
  最终,李恩成也没再强行坚持,对着张昆仑拱拱手,主动认输,离开了擂台。

  比赛分出了胜负,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负者一方的李恩成身上。根本没人搭理获得胜利的张昆仑,这家伙倒也不在意,把手里的银符收起来之后,施施然的走下擂台,依然还是那番笑呵呵的模样,甚至早先脸上那微微一分尴尬也不见了,坐到台下的坐席上,微微眯上眼,闭目养神去了。
  再说李恩成这边,下场之后,玄学会的杨仕龙等人就率先迎了上去,拉住他好一番询问,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问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到底是怎么依靠两张普通的赤符挡住一张银符的。
  我心里也很好奇,看见叶翩翩也在那边,我干脆也悄悄的凑了过去,等我过去之后,杨仕龙他们好像已经从李恩成那边得到了答案,一个个脸上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回到各自的坐席上重新坐了下来。
  我跟其他人也不熟,赶紧拉住叶翩翩,小声问她,“李恩成怎么说,刚才他临时写的那张符箓到底是什么,居然有那么大的威力?”
  叶翩翩脸色也满是古怪,小声告诉我说。李恩成刚才写的符箓,是一张祈雨符。
  这个答案完全出乎我的预料,居然是祈雨符!这种符箓,从品阶上来说,只能算是最低一等的道符,用我们风水师的说法,那就是风水符,普通未到地师境界的风水师便能使用。现在用的很少了,但在古时,却是最常用的符箓之一。
  一般来说,大旱之年,各地都会找来风水师或者道士,摆下祭天神坛,一番做法之后,画出祈雨符,焚烧之后,寄望上达天听。至于能不能真的上达天听,能不能求来雨,恐怕做法的人心里也没谱。
  李恩成就用这么一张普通符箓,就挡住了银符,这怎么可能?

  看着我满脸的不可思议。叶翩翩不等我再问,便又解释说,“祈雨符虽然品阶不高,但却是少见的具有上达天听之力的表文,便是普通的风水师做法完毕,将其焚烧之后,也有一定几率能呈送天庭。而李恩成本身就是点穴圆满境界,而且已经感悟星力,写出来的符箓效果自然更强,而且他用了赤符纸、狼毫笔,甚至利用两张召功曹符传唤出了值日功曹法身,诸般加持之下,值日功曹接令传递奏表也算正常……而李恩成找的时机绝佳,当值日功曹接住奏表之时,恰是包裹住那银符之力时,四值功曹虽然只是法身,身上道炁不足,可接到奏表之后,却能直上天庭,银符之力再强,也不可能影响到这种规则,所以不是李恩成的符箓挡住了银符之力,而是那银符之力,直接被两个值日功曹带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