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猎艳记》
第694节

作者: 江南一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志强顿时就无语了,这果然是李潇潇一贯的思维和作风:“你这丫头,诚心咒我哪?对我就这么没信心?觉得我连那样的小角色都应付不了?”
  “不是啊,郑明杰他才不是什么小角色,等你有空我再跟你详细说他家的背景以及跟亚美的渊源。而且这次事件闹这么大,整个网上到处全是,我当然担心了,才不是不信任你。”李潇潇狡辩道:“我是觉得,你这么厉害,换个什么事业都能成功,不然正好帮我把亚美整顿一下。好了好了你还没说,你是怎么能让那个周伟跟郑明杰承认整个事情的。”
  “这个嘛,过程有点复杂,牵扯到法律,还有取证还有一系列的心理攻势,没法跟你说明白。”方志强笑着说,主要是他对付郑明杰用的也都是些不太见得了光的手段,他不太想让李潇潇知道这些。在他心里,李潇潇还是应该停留在一个单纯的环境里头,只要知道怎么躲避伤害就行了。
  “你说啊,我以后也要对付郑明杰的,万一他也想办法报复我怎么办?我知道你的手段,也能学着点,不会被他整死啊。”李潇潇说着,其实她就是想缠着方志强,跟他多说一会话。

  听到李潇潇这么说,方志强更是头大,直接呆了,他是没办法想象,李潇潇那么乖巧单纯的姑娘,跟着他学跟混混打交道,找私家侦探去搞跟踪,还有各种手段的威逼利诱、打人,那成什么样了?“你不用学,我不会让郑明杰有任何的机会报复你或者对你不利。”方志强几乎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连李潇潇都没有想到,方志强会这么回答,她愣了好一会,才带着惊喜和羞涩,小声地说道:“强子,你这算是,答应要保护我一辈子吗?”紧跟着像是生怕方志强会反悔一样,连忙加上一句:“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就要算数,反正我已经当真了。”
  方志强顿时一阵头疼,他实在是佩服李潇潇强大的逻辑和推导能力,连这样一句话,她都能扯到保护她一辈子上面。可偏偏话是他自己说出来的,甚至于他在说出那话的时候,自己的心里油然生出的,也的确是一种保护欲。
  如果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李潇潇一辈子不受伤害,他的确是会不顾一切地去找去实现的。
  “不带这么强买强卖的,你这是逼良为娼啊。”方志强打着哈哈,苦笑着说道,“行了,我不跟你聊了。等下还有好多事情呢。”
  “好的,那你先忙,等有空记得给我打电话或者是找我,还有,别忘了你刚才说的,要保护我一辈子,那可是你自己说的。”李潇潇强词夺理着,尽管方志强压根就没有直接说过。
  她怕方志强反驳,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方志强无语地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李潇潇那样娇羞温柔,可是现在他却越来越经常地有一种被她**的错觉……
  晚上的时候,方志强跟其他所有人都到了聂倩订好的饭店里头,准备好好地吃一顿,放松一下。他的确是几天都没有吃好休息好了。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要感谢所有人。
  方志强才找到位置坐下,刘艳却急火火地冲了过来,贴着他耳朵边,着急地问道:“你见到聂倩或者陈庆和了吗?”
  “聂倩刚才好像还在那跟大堂经理说话,陈庆和没见到,他说有事,说自己过来。”方志强看着刘艳火急火燎的样子,有些奇怪,“怎么了?找他俩干啥,一会肯定都得过来啊。”
  “哎你不知道。”刘艳的确是着急了,“你一直忙我都没空跟你说,陈庆和之前跟我聊过几次,想从我这打听,聂倩怎么样……”

  “他打听聂倩干嘛啊,平时大家都一起工作上班的,聂倩的表现不都搁那儿摆着吗,这不挺好的吗。他打听这个干嘛?”方志强觉得摸不着头脑。
  刘艳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像看个怪物一样看着他:“方志强你是真傻还是装糊涂?孤男寡女,一个打听另外一个,能是想要干什么?陈庆和喜欢聂倩,想问下聂倩对他感觉怎么样,两个人有没有戏!”
  “陈庆和喜欢聂倩……”方志强下意识重复一遍,他真的呆了,的确是没有想到,他本来也不是八卦的人,再加上平时忙,对聂倩又总是本能地可以去忽略,所以真的是没有留意过这些。听刘艳这么一说,他才想起来,的确是有那么一些苗头,陈庆和对聂倩,确实是比较上心的。
  方志强一时有些难以形容,他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头反应是如何。说实话他一时间觉得有点反应不过来,也很难接受。好一会他才若无其事地说道:“陈庆和人挺不错的,很踏实,为人很靠谱,跟秦小军那个畜生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聂倩要是真愿意,这也挺好的啊。这事主要看聂倩啊,聂倩同意了不就行了,你跟我说没用啊,我只是他们老板,不能给包办买卖婚姻啊。聂倩怎么说?”
  “你真不介意?”刘艳审视着他,那眼光像在打量一个犯人,看的方志强浑身不自在:“我有什么好介意的,我一个老板总不能连员工谈恋爱我都管吧。你干嘛?这种眼神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想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不介意聂倩有别的啥感情。”刘艳很直截了当地说着,“男人都是霸道自私的,占有欲很强,即使分开了,有时候也会觉得就该是他的,这辈子不许别人碰。陈庆和我也觉得他人挺好的,聂倩如果能够跟他在一起,倒也确实不错,但问题是天天在你眼皮子底下,我怕你心里头膈应的慌。”

  方志强当时简直想翻白眼:“你有病吧刘艳?我跟聂倩,那是过去完成时了好不好?聂倩她都跟秦小军后来还在一起这么久,这陈年老醋要喝也轮不到我啊?我要吃醋要膈应也该从那时候开始捋吧也不能等到今天。还有什么叫天天在眼皮子底下我心里头膈应?那是谁当初生拉硬劝非要我把她弄到眼皮子底下的?我说刘艳这不是你膈应我是什么?还男人都是霸道自私都占有欲很强,说的跟你一老爷们似的。”

  方志强真的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这跟当初知道聂倩跟秦小军在一起又不一样,那时候满脑子都是恨,对秦小军的,对聂倩的;反而没有现在这么复杂。他很欣赏陈庆和,如果陈庆和说喜欢的是刘艳,那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祝福他俩;可是为什么是聂倩,他心里头其实真的是纠结,但又不知道这纠结到底是因为什么。
  难道真的是刘艳说的,霸道自私的占有欲吗?这也太可笑了,他对聂倩早已经没有感情,就连曾经以为这辈子不能消除的恨,都在随着时间慢慢磨平。那这别扭的感觉到底是从何而来?方志强自己也说不清楚。
  “这事情是我的一部分责任,但是当初是谁都不要开着车过来把她往我屋里一扔?我不能不管,你也不能不管啊。”刘艳看方志强的反应,觉得自己大概是多心了,随即开始强词夺理起来。
  “你管的也太多了吧,人家谈恋爱,你掺和啥啊,还非得把我扯进来。”方志强气呼呼地说道,“还有你现在急火火地跟我说这个是怎么回事,找他们干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