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4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秦归政在短兵相接方面的手段,绝对是宗师级的,玉箫如游蛇,与我在瞬间交手七八下,终于趁着我呼吸的一个空隙,撞到了我的胸口处来。
  他的速度,快得有点儿诡异。
  我之前神剑引雷术的后遗症没消,没有挡住,被他一下撞到了胸口处,躲避不得,只有将被点的那个地方,改变组织构造,让它变得坚硬许多。
  而即便如此,恐怖的气息蔓延而来,分三段冲击,让我的心口处一阵气血翻涌,脸一下子就变得通红。

  我往后退了几步,挥剑而挡,叮叮当当几下,瞧见秦归政的脸色也有几分疑惑。
  他恐怕也是在奇怪自己本来可以洞穿身体的杀手锏,为何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不过高手较技,电光火石,刹那之间的事情,也来不及去探寻什么,更何况在我的身后,又有三个剑主斩杀而来。
  屈胖三这个时候也已经冲到了跟前来,量天尺杀入跟前。
  秦归政这人的修为极高,但并没有到达千通王的高度,甚至与我们都只是五五开,但这个人特别狡猾,懂得因势利导,并不与我们正面交锋太多,而是一直利用身处法阵之中的优势搅动风雨,让那五位剑主不断围殴我和屈胖三。
  而那青云图对我施展大虚空术的限制极大,使得我很难遁入虚空,对于那些剑主的攻击,有点儿疲于应付。

  好在屈胖三每一次瞧见我无法抵抗的时候,就会结出一手印来,打在我身上。
  这个时候,我方才能够施展大虚空术,置身其外。
  如此交手十来个回合,我和屈胖三完全被压制住了去,而原本想要将秦归政拿下,快速破去法阵的想法,就此也报销了。
  秦归政油滑无比,瞧见我们这边吸引了几位剑主的战力,让黑手双城和千通王形成了僵持之势,而外围处又有大批茅山之人攻来,便开口说道:“太焕极瑶天剑主,竺落皇笳天剑主,两位缠住这几人,其余三人,去将那些不自量力者全数击杀,此番前来茅山,只为灭门,伤了中原江湖的元气,不可留手。”
  正在围殴我们的无面剑主之中,有一人阴笑着说道:“谁人会心慈手软?可别这么说,既如此,我去去就来,你们两个在这儿啃刺猬吧,回头我杀痛快了,再来帮你们。”
  其中有一个是被吩咐留在这儿的,遗憾地说道:“帮我多杀几个,妈的,兀那小子,你能别跑么?”

  这几人十分轻松,两人与秦归政配合着法阵,将我和屈胖三留住,另外三人,则冲向了那边的人群去,举起了屠刀来。
  嘿、嘿、嘿……
  他们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来,而屈胖三则气得哇哇大叫。
  他刚才出来的时候,有一鼓作气的想法,此刻却被滑溜无比的秦归政弄得满是愤怒,却没有半分办法,只有红着眼睛看着我,说陆言,想想办法啊……
  如果我记得没错,这是屈胖三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
  一直以来,屈胖三都信心满满,仿佛一切都在把握之中,万事万物,他都毫无畏惧,脑海里有着源源不断的想法,然而此时此刻,他却对我说出近乎于恳求的话语来。
  这还是他么?
  我感觉到了屈胖三的无奈,也知道今天这一战,实在是太艰难了。
  它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外去。
  在远处,那三位无面剑主宛如下山猛虎,举着手中的剑,朝着那些鼓起勇气冲来的茅山子弟杀去,所过之处,一片鲜血飞溅,势不可挡,几乎没有一合之将。

  怎么会这样?
  我的心中在滴血,鲜血弥漫了我的谎言,惨叫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回荡,仿佛人间地狱一般。
  茅山啊茅山,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副模样来啊?
  恍惚间,我突然间感觉到了心脏的某一个东西跳动了一下……
  是什么呢?
  剑元!
  是当初虚清真人传我神剑引雷术的时候,传我的剑元。
  突然之间,我感觉到了这剑元瞬间发亮,随后我身体不听使唤地动了起来,仿佛跳大神一般。

  有人在惊呼:“茅山神打?”
  在那剑元变得瞬间灼热、宛如烧红了的烙铁一般的时候,我也感觉自己的整个身子都变得古怪,就好像自己是被人操纵的提线木偶一般,在被那太焕极瑶天剑主提剑猛攻的当口,跳起了大神来。
  《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之中,虽然也有相应篇章,但我却从未有做过这等的事。
  当我听到白衣秦归政喊出“茅山神打术”来的时候,心中隐隐感觉有一丝转机。
  如果这行为是不对劲儿的话,聚血蛊即便是陷入沉睡,也会出于本能地帮助我摆脱这困境。

  然而它并没有。
  显然在聚血蛊的判断机制里面,并没有把此事当做是一种威胁。
  那么什么是茅山神打术呢?
  我心中有一些犹豫,不过还是决定顺其自然,因为在这般古怪的姿势之下,那剑主的剑本来对我威胁挺大的,但每一次递过来,总是能够被我这古怪而扭曲的姿势莫名避开了去。
  这情况大概持续了十几秒钟,就在白衣秦归政大声招呼众人都过来帮忙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虚空之中,突然间被构建出了一个通道来。
  那通道处,有一股强大而熟悉的气息传递而过,进入了我的身体里。
  剑元在一瞬间散发金光,充斥我的体内,而我的意识则被挤到了一边儿去,没有了操纵身体的控制权。
  我就仿佛一个围观者。
  而随后,我,或者说跻身进入了我身体里面的那个意识却是开了口:“无量天尊,伏羲墓开,妖魔鬼怪涌进来,茅山千年大基业,毁于朝夕一旦间;前世的因,后世的果,晋鸿啊晋鸿,我将偌大茅山交予你手,却不成想,你居然这般让我失望……”
  晋鸿?
  世间倘若说有谁能够说出这般的话,我想出了陶晋鸿的师父,茅山宗上上一代掌教真人虚清之外,别无他人。

  只有他,方才有这般的资格。
  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会对这气息感觉到熟悉了,因为这股附身于我的气息,却是我在黄泉路那牢笼之中所遇到的老道士。
  他说完话,气息游遍了我的全身之后,目光落到了止戈剑上来。
  他点了点头,说道:“好剑。”
  这般淡定的他,又或者说是我,迎来了紧盯着我那太焕极瑶天剑主疾风暴雨一般的攻击,而面对着这样的剑技,他却显得很坦然,手中的止戈剑一抖落,淡然说道:“很完美的剑法,绚烂夺目,不过人却差了一点儿,少了灵性。”
  那太焕极瑶天剑主怒声叫道:“好狂妄的小子,等着吃屎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