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1091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就是右侧石壁上面写的内容,这一次写的内容格外的多,石壁上面密密麻麻的全都是朱砂字。
  大概是写下这些的人说的有些多了,给我感觉就像是有一个大活人在和我面对面的谈话一样,那种滋味儿让我脊梁骨都隐隐发寒,整个人口干舌燥的。
  不过,这篇文字,也透露出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
  其一,我的亲人,说的应该是林青,她是除了墩儿以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这些话透露给我的信息是,林青现在正在面对着生死,解决这个局面的人只能是我。如果我在这里成功了,那么我将得到天大的好处,好处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林青肯定活下来了。如果我在这里失败了,就意味着林青会死,那时候,我就只剩下墩儿了……

  那种情况如果出现的话,我想了想,或许我真的会在成魔的路上永不回头,什么三清,什么天道盟……这些该死的利益勾当都会成为我抹杀的目标,那时,我的屠刀会指向哪里,我不知道,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一旦疯狂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其二,留下这篇文字的人,确实不会算这些,这上面已经很明确的表达了一个意思,这些东西不是他算出来的,再结合这一路的所见所闻,只能说,我的猜测是成立的,确实是乾坤万年歌和推背图上记录了我,只不过记录我的内容遗失了,是谁删掉了这些,他怀着什么样的目的把这些删掉的?我不知道……反正,乾坤万年歌和推背图上面记录的全都是影响一个国度、乃至世界的大事,据留字之人所说,我在这里的成败将影响到我看世界的目光,最终影响整个世界的走向,那么这两本书里记录我好像也就正常了!

  “走吧,再去下一跳甬道里看看!”
  我呼出一口气,让媛打头离开了这里,这个地方记载的内容明确了我的许多猜测,但也让我忧心忡忡。
  这些预言难怪古代的帝王要封杀,现在站在我的角度来看,也一样是触目惊心,换我当了皇帝也得封杀,实在是太准了。
  真不知道……林青现在在经历着什么!

  我整个人的情绪低落了许多,等出去以后,我进入下一个甬道的时候,故意留了个心眼,没进入紧挨着的甬道,而是掉了个头,去了从左边数的第一个甬道,我怕那家伙继续给我玩心理战术,毕竟按照人的习惯来说,在求证一件事情的时候,出来以后右转进入紧挨着的甬道的可能性最大!
  不过,当我真的进去以后,傻眼了。
  “我知道你还是没有完全相信我,要进行第三次尝试,那么我现在明确告诉你,你第三次会来这里!”
  这是这条甬道里的字。
  我服了!
  这次我是真的服了,也没脾气了,想了想,想看看其他甬道里记录的什么,会不会还有什么线索,于是我开始不断出入其他甬道了。
  可惜,没发现什么,里面不外乎就是猜我第几次会进入这条甬道,我足足走过了七条甬道,最后进入第八条,也就是最后一条甬道的时候,里面记录的内容才终于发生了一些变化。

  这里的内容是这样的:
  “不用再尝试了,该告诉你的我已经告诉你了,说实话,我不是你的敌人,之所以想让我的后代子孙杀死你,也是在得知你会灭掉祁氏家族以后,让我的后代进行一些尝试,其实也算是我的一点小私心吧,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子孙后代被赶尽杀绝!可惜,我终究还是失败了,我赢不了这天,这是你的命,也是他们的命。走哪条路,我无法告诉你,你自己选择吧,随心而选,或许才是最适合你的路。就这样吧,在你的脚下,埋着一件我送给你的礼物,好好看看,好好珍重……”

  看完这些甬道中最后的留言,我沉?了下来,心绪一时复杂,其实主要也是对这位萨满的感官的复杂,
  我想,他对于我的感官或许如我对他的感官一样复杂,
  文字是种奇妙的东西,可以寄托一个人的感情,这种感情可以挂在墙壁上,也可以放在纸上,就算是过上一千年,也不会磨灭,诸如此刻,我从这位大萨满留下的文字的字里行间就感受到了他对我的感情的复杂,
  他说,他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中间隔着二三百年的时间距离,这样的距离大概也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了,恰如彼岸花的花叶,两不相见,花开叶落,叶落花开,此消彼长,两千年一轮回,永远都没有见到彼此的可能性,
  所以,我们本不应该恨着彼此,我们也不应该成为敌人,
  可惜,他看过了《乾坤万年歌》和《推背图》的原本,估计也是因为努尔哈赤的原因,毕竟皇家的手中保存的东西应该是最完整的的,与民间流传的版本大相径庭,而且,他也参破了这两本书,一不小心就看到了两三百年后的我,于是,我们之间就有了交集,

  他看到我将因为林青迫害他的子孙后代,大概也是出于一种为后代传承考虑的心情,不得不与我为敌,设下了杀局,
  能救子孙后代,固然好;救不了,他也尽力了,问心无愧,是命,
  很复杂的一种思想,但人性本身就是复杂的,难道不是么,
  有时候,看破命数其实也是一种无奈,不得不去和本来与自己无关的人为敌,

  反正,一时我倒是不那么恨这个人了,对他性子也有了一些了解,
  “可惜,你的后代是没有你这样的心性的,他们已经有了执念,为了守卫的这长白山的龙藏,早就已经都疯掉了,干下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是魔,但自认为丧心病狂的事情做的不如他们果决,几岁孩童手持利刃,利用他人对孩子的喜爱、不设防来刺死别人,这真的已经到了变态的程度了,这个社会的暖情本来就已经够少了,何必再雪上加霜,伤害那点仅存的善良呢,现在的世道,已经不再是从前的世道了,现在的法,也不是古代的一家之法了,他们这么做,其实已经走上了绝路,纵然今日我不杀他们,来日他们也必然会被官家剿灭,非天之过,也非命之过,是人之过,我手下冤魂无数,顶着一个人屠的恶名,若论脚下白骨,怕是可以砌起一座高墙了,然而在我所杀之人里,你的那些子孙后代是我杀得最坦然的人之一,”

  我望着墙壁上面的字,如此说了一句,看着这些文字,我仿佛跳过了岁月和空间,看见那位大萨满就站在我身旁和我对话一样,也看见了他的无奈,
  他的无奈,也是我的无奈,更是这芸芸众生的无奈,
  本清心寡欲,不欲与世俗争,怎奈何命运逼迫,为了亲人不得已去抗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