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0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赤符转瞬之间化为灰烬,只余下一个莹白光团,离开我的掌心。漂到我身前,飞快变大,形成一个红袍玄裙、白裤皂靴、面白无须的男子,手中持斧钺,腰间跨长剑,脖子上挂着一张木牌。上书“日直”两字,正是四值功曹中的值日功曹。

  功曹本是小吏官职名,人间与天庭皆是如此,风水师识曜境界之后,身具星力,可沟通神明,依靠符箓,便可恭请神明下凡,作为助战。当然,识曜境界星力低微,只能役使这些不入流的小神,如四值功曹、护教伽蓝、六丁六甲、五方揭谛等。
  护教伽蓝与五方揭谛皆是佛家神明,驱使他们,那是和尚们的手段,单论道玄两家,最常见的便是四值功曹与六丁六甲。
  四值功曹共有值日、值月、值年、值时四位,本领最低,最为常见的就是我此次召唤的值日功曹。
  别看他手持斧钺,腰跨长剑,站在那里,一副威风凛凛的模样,其实这都是唬人的,实际上值日功曹就两个作用,其一是天师境界的大能之辈,做符奏请天听之时,值日功曹充当一个跑腿角色。其二,识曜境界的战斗召出他时,会充当一个肉盾角色,站在那里,不言不动,只挨打不出手,吸收对方火力,直到自己灵身被打散,然后就屁颠屁颠回去了。

  我召唤出来这个自然也无其他异状,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任凭那火团临身。一番炙烤之下,火团和值日功曹,身形同时消失,两张赤符算是抵消了作用。
  接下来那陈亚东倒也干脆,知道比拼实力和外物,皆不是我的对手,索性就直接认输下场了。这第一场,算是我轻松赢下。
  谷会长亲自上台宣布结果之后,我就下去休息了。接下来,其他八大玄学世家以及玄学会的李恩成、邹余二人轮番出战,除了李恩成和邹余的两场比赛打的有些焦灼之外,其他三场皆是干脆利落的结束。
  第一轮战罢,并无任何冷门出现,玄学世家那边,获胜的是韩稳男、陆振阳、张昆仑以及上次雏凤会上我未见过的金陵许家的许昆。而玄学会这边,我和李恩成胜出,那个当初跟张文非天赋一样的邹余,则是运气不好。遇到了陆振阳。
  陆振阳比早先沉稳许多,比斗之中也知道隐藏实力,并未如何动用道炁,只是财大气粗的用出一道接着一道的赤符,邹余仅凭玄学会发放的两张召功曹符根本无力抵抗,硬生生的被从主席台上轰了下来。
  此时已是中午时分,散场休息之后,叶翩翩载着我和胖子,直接回了小院,下午是战败那六人决定名次的比斗,与我已经无关,自然不必留在那里浪费时间。

  一夜无话。第二日上午,赶到玄学会之后,昨天战败那六人名次已经排了出来,大略看了一眼,其他人我也不关心,只是留意到玄学会的邹余。排在最后一名。
  论实力,邹余是玄学会精心挑选出来的人选,实力绝不弱于其他人,只可惜的是,玄学会只给了他两张赤符,而且昨天他又遇到了陆振阳。
  尽管此时的陆振阳。行事风格沉稳了许多,但狠辣的性子却是半点也没有改变,昨日上午一战,他连续用出数张赤符,将邹余逼下擂台的同时,也重创了他,这才导致下午的比斗中,邹余一败涂地。
  玄学会上下诸人面色都不好看,杨仕龙还特意来找了我和李恩成,张口就说昨天邹余不争气,玄学会争夺曜石的希望现在都放在了我和李恩成的身上,让我们尽心尽力。切莫大意失手。
  他的话听的我直撇嘴,邹余有一脉八窍的天赋,论实力,虽然可能不及陆振阳,但也绝不会弱上太多,比之其他人更是不弱分毫。本不会败的那么惨,只可惜玄学会总共就提供了两张召功曹符,挡不住陆振阳就算了,结果最后连保住自身都没做到。杨仕龙所谓“不争气”的说法,实在有失公平。

  当然,我也只是心中腹诽而已,并未跟杨仕龙做任何交流。此次争夺赛,我和玄学会只是互相利用,我只对第一名的十二块火曜石感兴趣,对玄学会的荣誉,半点兴趣都没有。
  杨仕龙絮絮叨叨的说完之后,扬手又拿出两张赤符。分别交给了我和李恩成,开口说道,“昨日比斗很是惨烈,玄学会早先对争夺赛的难度估计不足,给你们的符箓也有些寒酸,这两张符箓是我所做。私下送与你二人,希望你们今天能够用上。”
  我低头略一感受,识曜境界所做赤符等阶不算高,我很容易就能感应出来种类。这两张赤符乃是地煞符,属于赤符之中威力极强的一种防御符箓,根据制符之人的能力不同。可以召唤出来三到九条不等的地煞之气护佑全身,威力不凡。
  这倒让我极是惊讶,对杨仕龙的看法也有不小改变。玄学会虽然给我发了三张赤符,但加到一起的价值也跟这张地煞符不能比。而且赤符说起来不算什么,可实际上,光是制作这赤符需要的材料都是天价。地煞符又是识曜后期才能制作的强力符箓,价值更是不俗,杨仕龙居然能以私人名义拿出来两张,这种态度,比之早先玄学会的所为,不知强上多少。

  更难能可贵的是。此次争夺赛事关我们参赛选手的利益,也事关玄学会的利益,唯独跟杨仕龙的利益无关。单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来杨仕龙身为玄学会副会长,绝对不算尸位素餐,而是一心一意的为玄学会谋利益。
  跟杨仕龙认识时间也不短了。以前总觉得他是个和事佬,上次雏凤会上,我被陆振阳打压之时,他从未帮我说过任何话,一直都在和稀泥打太极,所以我对他的观感一直不佳。通过这件事。我瞬间对他印象改观不少。现在回想一下,我和他虽然相识,却无太多交情,上次雏凤会上的事,能不帮陆振阳一并对付我已经算是仁慈,实在不能要求太多。
  收起地煞符之后,我和李恩成都对杨仕龙出声道谢,然后才跟着领路的玄学会理事,再度去了昨日的会场。
  今天我们来的有些早,玄学世家和玄学会的人尚还未到,不过今日参加比斗的六位选手却是全到齐了。
  经过上次雏凤会之后,韩稳男和张昆仑与我也算旧识。见我进来之后,两人俱都迎过来与我寒暄。张昆仑是个小胖子,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很是喜庆,不过言语之间与我还是有些疏远。韩稳男与我,或许是不打不相识,虽然面冷,但言语却亲近许多。可惜的是,这家伙是个修炼狂人,说话之时,三句不离修为、境界等词汇,一边说着,还一边强烈表达想跟我再次切磋的愿望。听他的意思。这一年以来似乎颇有长进,自觉实力不弱于我。

  最后我跟韩稳男约好,若是我俩在争夺赛上遇到,彼此都不用符箓,只凭自己修为好好打一场。
  韩稳男是秦岭韩家之人,估计是太过财大气粗。不把曜石放在眼里,我可做不到这么洒脱,之所以答应,无非还是确定自己在点穴圆满境界之中并无敌手而已。
  日期:2016-07-23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