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4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衣秦归政掏出了一面锦囊来,说各位,一会儿我来布阵,你们随我而行,布大五行颠倒法阵——观明端靖天剑主,你占金位;太安皇崖天剑主,你占木位;太焕极瑶天剑主,你占水位;竺落皇笳天剑主,你占火位;玄明恭庆天剑主,你占土位……

  那五位骄狂无比的剑主,对于这白衣秦归政倒是十分信服,口中称“喏”,然后四散而开,将场中两人遥遥围住。
  白衣秦归政从锦囊之中,摸出了一张金丝帛图来,将其猛然一抖,无风暴涨,竟然腾于百米上空处,将整个天空都给遮盖了去。
  那金丝帛图之上,中间却是绣着阴阳鱼,两边则是八卦图。
  这图录遮蔽天空,却有星光垂落而下,透过那图录,将八卦之象,印在了地下之处,如火通明,旋即八卦浮现,又开始游动,在四周之间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卦位来,那五位剑主踏在其间,长剑而出,舞动风云。
  瞧见这等场景,黑手双城尝试转身过来,击杀白衣秦归政,却给千通王死死缠住。
  情况紧急,黑手双城不由得冷哼,说王员外你可敢与某单独交手?
  千通王哈哈大笑,说我胜券在握,为何要做那脑子进水的事情呢?
  眼看着法阵既成,黑手双城败局已显,突然间从塔林废墟之处,又冲来了一群人,零零碎碎三五十人,身穿各色道袍,朝着这边厮杀而来。
  白衣秦归政瞧了一眼,轻蔑地道:“这帮茅山余孽,有意放他们一马,却还赶来送死?”
  而就在此刻,我却听到又一声吼声响起:“陆言,好男儿大丈夫,建功立业,拼命而为,当在今日,你还等什么呢?且随我杀敌!”
  这话音刚落,我瞧见屈胖三抓着量天尺,从某个角落陡然而出,冲向了白衣秦归政。
  他疯了么?
  屈胖三这家伙向来偷奸耍滑,没有把握的事情是很少去做的。
  在我的想法中,即便是有一个黑手双城扛住了千通王,但在这儿还有五位剑主和一个白衣秦归政在,即便是茅山那些残兵败将杀将而来,恐怕也未必能够起到什么作用。

  特别是白衣秦归政这太极八卦图遮空,将星云之力垂落而下,五位剑主结阵以待,必将比之前更加凶猛。
  这事儿几乎是一点儿胜算都没有,他跑出来要拼命,着实是没有什么道理。
  但想是这般想,屈胖三都出来拼命了,我哪里有藏在草丛中看戏的道理?
  豁出去了。

  啊……
  我怒吼一声,箭步而上,也拔剑而出,冲向了白衣秦归政所站着的地方。
  我和屈胖三的相继冒出,让白衣秦归政大喜过望,他大声叫道:“先将这两个坏事儿的小子给收拾了,可别让他们跑掉。”
  吩咐完这话儿之后,他的手指朝天而指,大叫一声道:“天地走马,禁锢乾坤,封!”

  一声话语,我顿时就感觉到那太极八卦图将整个空间锁住了去。
  我下意识地遁入虚空之中,却发现空间禁锢,根本躲藏不得。
  惨了……
  我心中有些郁闷,知道自己此刻,算是自投罗网了。
  而屈胖三却丝毫不在意,提着手中的量天尺,冲向了白衣秦归政,怒声吼道:“偷东西的小贼,你这青云图,是哪儿来的?”
  秦归政斜眼打量屈胖三,冷笑道:“小屁孩儿,敢喊我小贼?这青云图乃我师父传我,祖传法器。”
  屈胖三勃然大怒,说祖传尼玛的法器,这青云图是大人我的。
  秦归政哈哈大笑,说好狂妄的小贼,这青云图在我身上,已经有二十年的光景,二十年前,你恐怕连小蝌蚪都不是吧?
  屈胖三说你师父是谁?
  秦归政冷然说道:“咱家师父名讳,岂能让你知晓?”
  咚!
  量天尺陡然砸下,眼看着就要压倒秦归政,却被那家伙随手一挥,地上居然结出一大根石笋来,挡住了这量天尺去。
  秦归政的脸上露出了几分严肃来,说阁下应该就是河东屈胖三吧?相传东海蓬莱岛赵公明的量天尺被你所夺——那赵公明于东海之滨潜修一甲子,修为比海还深,传闻即将修成顶上三花,却不曾想被你们两人杀去,实在可惜……
  屈胖三猛然一抖,那量天尺将突兀而出的石笋震成碎片,洒落释放,而他则冷然哼道:“你师父可叫做邪阵王石友达?”
  秦归政有点儿诧异,说哎呀,多少年的老人儿,你居然还知道?

  他被屈胖三点出来历,却也不再隐瞒,表明身份道:“不错,我正是天地法阵宗邪阵王石友达的弟子,天地法阵宗随委员长移师宝岛之后,转入地下,后又在海外、日韩、东南亚等地迅速发展,某家正是天地法阵宗当代首席长老,如何?”
  他谈及那个所谓“天地法阵宗”的时候,脸上生光,与有荣焉,显然十分的自豪。
  然而屈胖三却愈发愤怒起来。
  这是我很少有瞧见屈胖三表现出这样的状态来,他仿佛带着莫大的怨气,听到秦归政侃侃而谈的话语,他突然间大声笑了起来,将量天尺往头顶抛起,然后双手结印,冷然说道:“天地法阵宗?好搞笑的名字,不过是学了一点儿皮毛的不孝逆徒,有什么胆气,敢称呼天地?”
  他的手印瞬间结好,朝着我的方向猛然一拍,然后说道:“好、好、好,我正愁没啥子目标,现如今却是想好了——天地法阵宗对吧?不把你们这个假冒伪劣产品弄得崩溃,大人我就自断双手,刺瞎双目,没脸再来这世上走一遭!”
  屈胖三一记法印打向我这边来的时候,有两把剑刺向了我的身前。

  来者却是两位剑主。
  他们此刻已然结好了大五行颠倒法阵,在那法阵之威的加持之下,一股天地颠倒的恐怖剑气,让我根本没办法抵御。
  眼看着只有硬着头皮去拼斗,然而屈胖三的这一下,却将空间破开了来。
  我感觉到周遭的束缚瞬间一空,下意识地往前一个跨步,遁入了虚空。
  哈……
  虚空之中的我,感觉到周身变得无比的放松,整个精神和意志都瞬间恢复巅峰之上去。
  原来屈胖三叫我出手,并非没有准备。
  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还是能够破开对方法阵的限制,让我自由出入虚空,避免了与敌方的硬拼。
  唰!
  我从虚空之中浮现,出现在了白衣秦归政的身后去。
  止戈剑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冲向了那家伙的后心处,却不曾想这家伙仿佛身后有眼一般,一根玉箫陡然挑出,挡在了我的止戈剑之上。
  剑尖与箫身交触,陡然一震,随后顺着旁边滑落而去,而那家伙手中的玉箫却如同游蛇一般,朝着我的手上缠绕而来。
  我没有想到对方仿佛早有预料一般,有点儿诧异。
  不过对方一出手,我还是没有犹豫,往后一退,试图与对方拉开距离,发挥出止戈剑的锋利。
  日期:2016-11-19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