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2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怪不得你厉害,你的小娘们也不是善茬。要不是我施妙计,要不是我亲自出手,就我手下这些废物,根本就不是小娘们的对手。就这还有两个小子被踢了致命要害,恐怕以后也别想碰娘们了。我就奇怪了,这么狠的角色,怎么就任由你骑呢?是你太厉害,还是她太骚了……啊?哈哈哈……”
  “放屁。”这是楚天齐和何佼佼同时发出的。然后何佼佼接着骂,“你*妈才骚呢?”

  “看见没?多泼辣。你楚局长没有被她踢了小弟弟,真是万幸。”喜子根本不恼,而是笑着说,“不是我说你们,你们活的也挺累,干都干了,怎么还不承认?其实我也是过来人,有什么不好意思呢?”
  “喜子,怎么扯开老婆舌,无端造谣了?”说话同时,楚天齐用眼神制止了何佼佼要继续恶语相向的冲动。
  喜子“哦”了声:“你说我扯老婆舌?那好啊,那我给你说点真真切切已经发生的事。你知道这里是哪吗?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和你谈判吗?”
  楚天齐道:“你不就是想用何佼佼逼我就范,逼我放了连莲吗?这里是何阳市郊外山区,离市区好几十里,离许源县更是好几百里,方便你实施不轨行为。”
  喜子点头然后又摇头:“不错,你说对了一部分原因,但却不是主要理由。何阳市这样的地方也不止一处,有的地方比这里还要有优势,可我偏要选择这里,为的是了却我一个夙愿。

  六年前,我的师傅也是我的干爹就是在这里死的,是被一个臭条子给逼死的。本来他已经越狱成功,可偏偏被那个家伙带人追到这里,还换下了人质。在把炸石头误当作开枪的情况下,师傅只得引爆定时丨炸丨弹,和他同归于尽。那家伙身手也真是了得,一个倒踢金冠,踢的师傅松开了卡在他脖子上的右臂。不得不说,那家伙确实是个狠角色,他本来是有足够时间跑开的,可他不但没跑,还扛着师傅一同跳下山崖,双双被炸的粉身碎骨。就是那个地方。”说着,喜子用手一指何佼佼身后方向。

  楚天齐顺着对方手指,微微转头看去,他想到了一个人——周宇,就是周仝的哥哥。在三年以前,楚天齐那时还在省委党校学习,曾在手机中听周子凯说过一件事,和喜子刚才说的极为相似,几乎一模一样。
  喜子继续说:“本来我们已经做好接应准备,我就隐藏在看热闹的人当中,可却眼睁睁的看着师傅就那样的惨死了。于是我发誓,一定要替师傅报仇,要血债血还。第二年,机会来了,在一条山路上,我设计了一起车祸。在两辆无牌照翻斗车的前后夹击下,一辆‘普桑’车被挤的面目全非,车上的老条子整个身体断了好几截,连*都出来了。这个老条子就是害死我师傅那个小条子的父亲,我终于给他老人家报了仇。

  可令我遗憾的是,老条子不是死在师傅遇难的地方,我便就有了一个夙愿,一定要在这里,用仇人祭奠师傅。于是我继续寻找机会,盯着小条子的妹妹和叔叔,想用他们中的任一个在这里祭奠我师傅。可这两个家伙狡猾的很,我一直没有得手。这次选择这里,我也是突发奇想,这里不但方便操作,而且用你可以代替他们。
  那个小条子是何阳市常务副局长,是正科,而你是许源县公丨安丨局长,是副处,你的身份完全够格。而且小条子的妹妹和你有一腿,你和他们的叔叔也有勾连,咱俩又有仇。这样算来,你的身份就再合适不过了。”
  “怎么,你还要再来一次同归于尽?”楚天齐沉声道。
  “错,大错特错,是她给你陪葬,不是我。”喜子一指何佼佼,“情人共赴死,做鬼也风流。”说着,他扬起了右手。
  在对方一抬右手的时候,楚天齐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但他却不明白,如果炸死自己和何佼佼,他们那些人应该也别想活吧,最起码应该是重度残疾的。于是,他手捂胸口,厉声道:“你也跑不了。”
  “是吗?那可未必。”喜子只是随意扬了扬手,并没有要按下遥控器按键的意思。然后他语气一转,“你是风流了,可我却留下了遗憾,遗憾的是没有让你那个姓周的小情人陪葬。”
  “喜子,你说这么多到底是为了什么?炫耀吗?我怎么觉着你是故意拖延时间呢?难道你不想救连莲了?连莲可是你的‘连二姐’,是你在醉酒后都会喊的名字。”楚天齐显得很是疑惑。
  “哈哈哈……”喜子大笑起来,“你知道的还真不少。”

  这时,又一个人从树林中跑出,在喜子耳旁低语了几句,便快速走开了。
  喜子继续着刚才的话题:“你现在才觉察出来我是在拖延时间?我怎么觉着你也在拖延时间呢?不过我的人刚刚又汇报了,确实没见你的人,不知你是失算被属下坑了,还是真的没看出我的计谋。我之所以拖时间,一开始明着是为了耽误你迎接领导,当然那也是我一个目的,是在你侥幸不死情况下,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但我更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拖住你,为了营救连莲争取更多的时间。”

  “怎么说?调虎离山?”楚天齐忙道。
  喜子讥讽着:“你还不傻。当然,这需要你的人配合,否则我无法做到。”
  楚天齐予以反击:“喜子,你也太自信了,你觉得你能得逞吗?你就不怕我……”
  “以前有点怕,现在我是不怕你了。你有什么疑惑都可以提出来,因为你马上就会变成死人,死人永远不会泄露秘密。”说到这里,喜子又补充了一句,“有什么问题尽管提,我可以帮你解惑,让你在临死之前也做个明白鬼。”
  “太过自信就等于自杀。”楚天齐咬牙道,“既然你想言无不尽,那我问你,谁是你的内应?听你语气,似乎傻子王虎死因还有岔头,那到底凶手是谁?不是小翠吗?你为什么指使王兴旺殴打何喜发,是你个人行为,还是受他人或公司指派?你和吴万利有联系吗?疤哥和我在玉赤县得罪的毒犯有关系吗?吴信义和吴万利到底有什么关系?吴万利现在在哪?还有关于几个人的死因……”
  “叮呤呤”,铃声响起,是喜子的手机在响,铃声打断了楚天齐的话。
  喜子拿出手机,扫了一眼手机屏幕,急忙按下了接听键:“……连二姐,真的是你?……你真的自由了?……我,我,我在等你……好,好的。”在说话时,喜子嘴唇哆嗦着,有些变音,显见非常激动。尤其在按下挂断键那一刻,手指是颤抖的。
  听着对方的支言片语,楚天齐不禁心中扑腾:连二姐?哪个连二姐?真的跑出来啦,不能吧,怎么会呢?肯定是喜子的消息讹诈,他在扰乱我的心神,不能上当。

  日期:2017-06-23 06: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