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2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住口,王八蛋。”楚天齐喝止道,“我过去。”
  在楚天齐的断喝下,那个家伙果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但还是站在何佼佼身边。
  六指嘻笑着:“心疼了?这才对吗?师妹多亲呀,怎么能让别人摸呢?”
  楚天齐已经看出来了,六指就是让那个家伙以要侮辱何佼佼为手段,逼自己离丨炸丨药近些。现在只是试探,如果自己不过去,他们接下来的动作会更大胆。于是,他说道:“我如果过去了,你真能放下遥控器?”
  “当然了。”六指说的很肯定。

  “你的话有几分真?”问过之后,楚天齐又说,“不过我也不怕你按下遥控器。我看了她身上绑的丨炸丨药,只要一爆炸的话,不只是我俩,包括你们,现场的人都得完蛋。”
  六指马上答话:“对对对,那你还怕什么?我这也就是一个自残式的自保手段而已。”
  “好,那我过去。”说着话,楚天齐抬起右手,缓步走向何佼佼,边走边看着不远处的六指等人。
  那个站在何佼佼身侧的家伙,快速跑开了。

  就在楚天齐离何佼佼不足两米,正准备伸手去拿那个铁锁的钥匙时,六指说了话:“慢着。我差点忘了,你能把钥匙当暗器使。”
  楚天齐停下来,质问着:“你应该放下遥控器了吧?”
  “你想的美。老子就不放下。”六指蛮横的说。
  “你又想反悔?”楚天齐怒声道,“你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我就想和你同归于尽。”六指的话是从牙缝蹦出来的。
  “你……”楚天齐一惊,右手捂到胸脯上,“你不想活了?”
  “哈哈哈……”六指大笑起来,“楚大局长,你的表现太令我失望了。我一直把你当条汉子,以为你不怕死,没想到也是个怂包。你放心,我不会给你陪葬的,我还有事没办,还有话没说完呢。”
  楚天齐没有说话,依然右手捂胸,面色凝重的盯着对方。
  六指继续讥笑着:“吓坏了吧?还捂住胸口呢?是不是怕小心脏受不了,跳出来呀?”
  树林中走出一个人,快步到了六指面前,耳语起来。
  六指连连点头,待那人说完离去后,他手指楚天齐,又笑了起来:“好好,你小子说话也还算数,果然没带人来。不过也算你明智,在来路上我们布置了多重关卡,只要你的人一出现,那你的死期就到了。”说着,他晃了晃手中遥控器,然后忽然用左手把头套扯下,露出一张圆脸来,“既然你基本遵守了规矩,那我也就不和你打哑谜了,我就是你要找的喜子。你不是要用连莲钓我吗?我现在就在你面前,你来抓我呀。”

  真是喜子?对面这个有着婴儿肥脸庞的人,怎么看着也不像一个穷凶极恶的人,甚至还有些喜感。于是,楚天齐追问:“你真是喜子?不会是冒牌货吧?”
  “你要是不敢抓我,害怕同归于尽就明说。何必给自己找借口?”奚落过后,喜子道,“你肯定有很多谜团吧,那我就给你解解密。”
  “好啊。”说着话,楚天齐拿开了胸口的右手。
  喜子看到对方的动作,轻蔑的一笑,然后说:“可能咱们天生就注定是仇家,在你没来许源县的时候,就有好多人提到了你,包括疤哥,包括你在玉赤县斗过的好多社会人。他们希望我能出手,替他们教训你,要了你的小命。但那时我根本对你不感兴趣,也不准备专门去找你这个小小的副乡长。人的命只有一条,我又何必为了别人的事而伤人一命呢,我可是有大产业的。
  谁知冤家路窄,你竟然来许源县了,还做了条子的头。不过那时我也没拿你当回事,不就是交流两年、踱踱金吗,我又何必为难你呢?你没上任的时候,‘傻子’王虎他们在车上玩易拉罐就遇到了你,他们及时走开,并把你的行踪报给了我。那时我还不知道你已经调到了许源县,不知道你要与我们为敌,所以我也就没理会他们的报告。可我手下有一个家伙,非要给他的老主子疤哥报仇,就假借我的关系,找了‘痦子’赵六。

  等我知道那个家伙背着我*干事后,我让他永远闭嘴了,其实那时赵六早着了你的道,你也已经走马上任。我当时并不热心你的事,也没打听,不知道你已经当了那个狗屁局长。可是后来,我的大哥竟然对你有了兴趣,我也不得不关注你。去年五一放假期间,你两次遇到王虎,还差点逮住他。那时我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也意识到‘傻子’已经暴露,才不得不让这个机灵的‘傻子’永远闭嘴。”说到这里,喜子叹了口气:“哎,可惜了。”

  楚天齐心中暗道:“傻子”王虎是他让人做的?那个小翠也是他的人?楚天齐不禁希望对方说出更进一步的消息。
  此时,喜子却换了一个话题:“虽然我关注了你很久,但你知道有我这么个人,应该是在何喜发被打之后。不错,乔晓光是我支开的,那个卖**也是我给他找的。程绪是受我控制,岳江河和王兴旺都是受我的小弟支配,比如辛长龙等人。尽管我做的事是你们不允许的,但那时我并不是专门针对你,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
  我不想难为你,但你却处处和我做对。你一举打掉了那么多造假窝点,断了我绝大多数的财路,毁了我多年积攒的大部分力量,还不遗余力的追杀我。让我不得不采取自保,但也仅是自保而已。我知道即使除去一个楚天齐,还会有王天齐、刘天齐之类的条子来当头,除也除不尽。我还知道,我是匪,你们是官,只要还是你们党的天下,我的名字就一直会挂在你们的档案上,被你们追杀。所以,我这才想着让人教训教训你,想让你老实一些。谁知你还真不一般,在小黑巷里也没着了道。”说到这里,喜子连连点头,似在称赞。

  听到这里,楚天齐心中暗道:果然那天参加完婚宴,回单位遇到的袭击,是这个喜子指使的。
  喜子继续说:“没有成功教训了你,我便想着新的对付你的办法。可却被人钻了空子,四天报了七次恐袭假警,把火引到我的身上。现在我已经弄清楚,干那几件事的也是你的仇人,但他们却把我装了进去,我肯定要找他们算帐,我不能容忍被人嫁祸。那是以后的事,现在还是说咱们之间的恩怨。
  你的手腕可真长,先是耍手段拿下了连彬,然后用连彬做鱼饵去钓连莲,这两步你都成功了。接下来,你又用连莲钓我,估计你还想着用我去钓别人。你这人太不厚道了,你们条子可应该是正义的化身,你也自诩正人君子,怎么能用这么下三烂的手段,竟然用我的心上人引我上钩。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只能拿你相好的开刀了,只能用她来钓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