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86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像么?”陆羽眯着眼,“大师兄,我觉得我跟二师兄,还是不一样的。”
  “或许吧。”
  陈青帝摇摇头,接着道:“你刚才说你闻到了桃花和美酒的味道……我这次来,真的带了一壶酒,你陪我喝一杯吧。”
  “敢不从命。”陆羽抱了抱拳。

  正在此时,山脚处,却有两人缓缓行来,明明步幅不快,转瞬之间,却已经到了山腰,再眨眨眼,两人便都到了墓园。
  两人身材都是如出一辙的高大,一人鹤发童颜,精神矍铄,一人仙风道骨,颇有威仪。
  陈青帝笑道:“看来还有人想来讨酒喝。”
  陆羽看着掠空而来的这两人,拱手鹤发童颜的老者道:“小子长青,拜见九王爷。”
  对于另外一人,却是视而不见。

  鹤发童颜的老者笑了笑,说道:“野狐兄,看来你们父子不睦的传闻倒是真的。”
  仙风道骨的中年人冷眼瞥了陆羽一眼,说道:“家门丑事,倒是让九叔你见笑了。”
  来人正是纳兰九和陆野狐。
  华夏三大武圣,站在这个世界武道最顶峰的三个人,竟是全都来了。
  陈青帝笑了笑,说道:“九叔,野狐兄,我以为你们不会来。”
  “故人仙逝,总是要来送一程的。”纳兰九叹声道。
  陆野狐径直走到魏文长墓前,也是叹了口气,说道:“魏兄,你骗我骗的好惨。二十年前那一战,我虽说赢了你,却是胜之不武了。只是可惜,你没给我再跟你打一架的机会。”
  “说的好像再打一架你就打得过一样。”
  一个冰冷声音说道,正是陆羽。

  “怨气倒是挺重的。”
  陆野狐冷眼看着陆羽,“长青,你难道以为李夸父和南宫怜花来捣乱,是我指使的?”
  “难道不是?”陆羽反问。
  “笑话,我陆野狐这一生,光明磊落,从不用下作手段。我真要对付你这逆子,还需要假手他人?”陆野狐冷笑。
  此间空气顿时冷冽了几分。
  “野狐兄,长青虽是你儿子,但也是我天机宫的门人。我这个做师兄的,也不会看着他被欺负。”陈青帝缓缓开口,站到了陆羽面前。
  “陈青帝,我陆野狐教训自己的儿子,天经地义,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出头。”陆野狐冷声道。
  “那你试试。”陈青帝争锋相对。
  两人对视。

  山风不再呼啸,草木不敢摇摆,虫羽都完全静寂。
  “两位,你们要是打起来,整片墓园都能被你们给拆了。除了耗损我华夏修行界的实力外,起不到任何实质性的作用。再说了,今天是小魏的出殡之日,就当是给我这个老头一个面子,给小魏这个走在我们前面的先驱者一点尊重,两位还是理智一些的好。”
  纳兰九缓缓开口,拦在了两人中间。
  陈青帝和陆野狐又是对峙了一阵,终于还是没有动手。
  只是陆野狐盯着陆羽,冷笑道:“逆子,你看到的,想到的,或许并不是事情本来的样子。自己长点心,别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

  陈青帝冷笑道:“陆野狐,你跟我都不是正人君子,做事都有自己的私心。不过我陈青帝的私心,着眼在于天下。而你陆野狐的私心,却只是为你本人。你跟我,到底谁说的话是真的,你我说了都不算,我相信长青师弟自己长了眼睛,会看得明白想的通透。”
  陆野狐反驳道:“陈青帝,你想说什么?是想说我是伪君子,还是想说你是真小人?”
  陆羽按了按眉心,有些云山雾罩。
  这两人说话,句句都是机锋,他有大半都听不明白。
  但他也不想明白。
  因为他压根就没想过要站队。
  无论陆野狐还是陈青帝,都不是他可以依附的对象,而是拦在他前面的大山。
  因为——
  道理哪有对错之别?
  向来只有大小之分。
  “今天你我三个能聚在一起,都是因为埋在这里的小魏。有些事情,能不提,还是不提了吧。好好送小魏一程。”纳兰九开口道。

  陈青帝和陆野狐两人沉吟一番,也俱都点了点头。
  陈青帝拿出自己带出来的那壶酒,又摸出四个酒杯,俱都满上一杯,然后先递给纳兰九,再递给陆野狐,陆野狐倒是没有拒绝,而是接过。
  最后递给陆羽,意味深长看了他一眼。
  接着,纳兰九率先举杯,说道:“敬那个死去的、孤独的人。”
  余下三人,也跟着举杯。
  四个酒杯碰在了一起。

  接着便都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陈青帝将酒壶里面的酒全数洒在了魏文长的墓前,最后跟陆羽说道:“长青,我把以前跟你说的话,再跟你说一遍。一世人,两兄弟,那是天大的缘分。无论老头子跟你说过什么,那都是我跟老头子之间的事情。你与我,并无仇怨,也无冲突。我是你的大师兄,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真遇到过不去的坎儿,只要你开口,我不会视而不见。”
  他说完,转身就走。
  陆羽对着陈青帝背影,抱了抱拳。

  他当然不相信陈青帝做事就完全没有私心,但他听得出来,陈青帝最后这番话,绝对不是什么虚情假意的托词。
  虽然他就算是死也不可能去求陈青帝什么事情,但这份心意,这份情谊,他陆羽得受着领着。
  陈青帝走后,陆野狐走到陆羽面前,冷声道:“要对付你的是冰云。前几个月,你在四川杀了个叫魏峰的家伙。冰云联合了魏峰的父亲魏国庆,给你妻子下了蛊。除此之外,还联合了江伯庸,她后手挺多,不只是要置你于死地这么简单。”
  陆羽听了,眉头微皱。
  他其实早就想过诸多可能,孟冰云肯定是嫌疑最大的那个。
  所以陆野狐跟他说的话,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
  他很意外的是,陆野狐居然会跟他说这些。
  “我跟你说这些,不是让你感激我,也不是要你原谅我。我陆野狐根本不在乎你陆羽怎么看我,那对我无关紧要。”陆野狐接着说道。

  陆羽眯着眼睛,怒声道:“陆野狐,那小爷问问你,在你眼中,什么事情才是重要的?我妈对你不重要,我爷爷对你也不重要。孟冰云那个恶毒婆娘,你现在的妻子,看起来对你似乎也根本就不重要,那陆蝉儿就更不重要了……那你他-妈-的告诉我,到底什么东西,对你才算重要?”
  “陆野狐,你就是个神经病。练功练得走火入魔了吧。真以为自己是圣人,真以为自己太上忘情?”
  陆野狐冷冷一笑,“我早就跟你说过,你怎么想的,跟我没有关系,我只是把你该知道的告诉你,至于你跟冰云,谁胜谁负,谁生谁死,也跟我没有关系。”
  “我懂了。”陆羽点了点头,“陆野狐,话不投机,半句都多。你我之间,打今儿起,再无干系。”
  “随你怎么想。”

  陆野狐脸上没有丝毫波动,对纳兰九拱了拱手,“九叔,让你见笑,改天有机会,你我再叙。”
  纳兰九也是拱了拱手,却是没有更多言语。
  日期:2016-11-19 07: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