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3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深空星海之主?
  一听这名字的尿性,我就知道,这特么的又是一头远古神魔。
  与三十四、无名这帮家伙一般的存在。
  我说那我们现在是安全的,对吧?
  刘学道摇头,说之前的时候,或许是,但我现在已经不太确定了——那帮家伙动用的手段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实在没有办法知道,他们还会有什么更多的手段使出来……
  我说那现在该怎么办?
  刘学道沉思了几秒钟,终于做了决断。
  他说你们两个在这儿吧,我去走一线天,如果能够通过那里,我说不定就能够抵达先贤崖,将那些潜心修行的茅山前辈唤醒过来,如果能够得到他们的出手支持,茅山或许就能够逃脱此劫了……
  那个唯一存活的宿老却瞪起了一双眼睛来,说死亡一线天?那个地方罡风无数,稍不注意,就会吹去三魂七魄,茅山有史以来,能够成功通过的只有寥寥几人,当代更是无人能过,即便是当年的陶掌教,也未必敢去尝试,师弟你疯了么?
  我听到了,不由得一阵心惊——那个什么死亡一线天,竟然如此凶险?
  而刘学道却苦笑一声,说无需多言,这是唯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我若是死了,那就算是茅山的命吧……
  他往后退了两步,然后朝着我长身而鞠。
  他都快要鞠到了地下去,方才起身,对我郑重其事地说道:“后院之事,拜托了。”
  他说完话,居然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我瞧着他坚决而一往无前的背影,莫名之间,感觉到了几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萧瑟,知道他做这件事情,其实并没有什么把握,此刻前往,只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他与我临别之时的话语并不多,但那一躬,却表明了他的态度。
  一向高傲的刑堂长老,估计就算是面对着他的掌教真人,也不可能将腰弯得这般低。
  茅山啊茅山,他之所以如此,为的也并非自己。
  生死茅山。
  刘学道毅然而去,生死叵测,留下了一脸懵逼的我,还有身受重伤的那位宿老。
  这位老者眉毛、胡子和头发连在一起,如雪一般白,正是之前与我有过交流的那位,我瞧见他脸色宛如金纸,赶忙走上前去,说前辈,你身体还好吧?
  那老者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瓷瓶来,倒出了一大把丹药来,也不去数,往嘴里倒去。
  吃过药,他盘腿而坐,开口说道:“我本就是半截入土的老东西,死活勿论,用不着担心我……”
  他对生死看淡,我能够感受到他心中的悲愤与决绝,毕竟同行五人皆已身死,他就算是一人独活,估计也没有什么生存下去的斗志,只不过此刻茅山危机,他必须活着才行。

  我想说些什么,却不曾想迷雾的尽头处,居然传来了一声巨响。
  轰……
  先是一声,随即又是另外一声炸响,将整个空间都给震得一片晃荡。
  我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那帮人居然又拉了两门炮来,正对着这边的后山门户进行轰击呢。
  这时我方才明白刘学道的话语,所指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帮人居然如此不按常理出牌,直接用炮火破阵。
  怎么办?
  就在我心惊胆战的时候,那边不断地用炮火轰射,轰隆隆的炸响将迷雾撕碎,火药味都蔓延到了我们的这边来。
  每一次的炮火轰击,让我的心脏不断跳动,眼看着后山法阵就要被轰开的时候,我也握紧了手中的止戈剑,准备履行对刘学道长老的承诺,然而就在此时,我却听到了迥异于前的炸响。
  这一回的爆炸,并不是法阵之处,而是远方,不但如此,还有一大串的殉爆声。
  轰……
  谁在力挽狂澜?
  自入茅山,人生的大起大落总是来得如此之快,就在我决意拼命之时,那敌方用来轰开茅山后院的炮火瞬间哑火不说,而且还被破去,弹药殉爆.
  经此一事,想来是没有了重启炮火的可能。
  一定是有人拼死维护,但至于是谁,这个还真的很难猜。

  首先让我想到的,便只有屈胖三一人。
  他之前连破三处炮组阵地的雄风仍在,如果说这两个炮组也是他破的,这事儿我并不觉得奇怪。
  然而这事儿也分两说,之前的时候,虽然有三位剑主和一个白衣秦归政坐镇那儿,但对于屈胖三来说,危险到底还是不大;但现在却不同,虽然雒洋长老拼死拿下两位剑主,使得敌人的力量大受削弱,但一个千通王在那儿,就有着足够的震慑力。
  像屈胖三这样最懂得审时度势的家伙,是很难冒着生死的大危险,跑来这儿送命的。
  雒洋、刘学道等人拼死守卫茅山,那是因为他们乃茅山长老。
  茅山养育了他们,这个时候该是他们反哺茅山的时候了。
  但茅山与屈胖三,可没有这层关系。
  他出手帮忙,是情分,不帮,是本分,还真不至于到用命来阻止的地步。

  凭着我对于屈胖三的了解,摧毁这个炮阵的人,应该不是他。
  当然,这个时候讨论这个问题,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
  虽然那两个炮组被摧毁,但对方已经用火炮和钢铁怒火,将后院的布置给摧毁了去,从甬道尽头处,我甚至能够瞧见远处的人影来。
  浓密的白雾此刻掺杂着火药的硝烟味儿,十分的呛鼻。
  还没有等我想好该怎么做,那个刚才还在盘腿打坐,调养气息的刑堂宿老,便已经毅然决然地跳了起来,朝着前方扑了过去。
  他向前冲锋的气势,一往无前。
  我瞧见他箭步疾奔的背影,感觉到了一股向死而生的绝望。
  茅山亡了,不过拼死。
  真的到了这地步么?
  我心中忐忑着,不过也没有再猥琐地找个地方去躲着,毕竟在这样的地方,绝对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躲起来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最终莫名其妙地死去。

  既然如此,还不如壮烈一些。
  我的心中是这般想着的,不过跟上去的时候,心中还是有几分后悔的。
  正如之前所说,我虽然对于雒洋、刘学道以及刑堂六老这样的道门前辈怀着无比倾慕的心情,但我毕竟不是茅山子弟,对于我来说,抛开传我“神剑引雷术”的虚清真人,现实中的茅山,对于我的伤害远大于别的。
  茅山的牢狱,我坐过两回,一次是内部的渣滓,另外一次,则是闹得沸沸扬扬的偷学秘籍之事。
  茅山对于我来说,实在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而刘学道正是知道这一点,方才没有对我提出太多过分的要求,而是请求我带着那些残兵败将撤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