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7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年轻人说话的时侯,广仁、火山众人以及归不归已经将他围了起来。这个时侯,外面的人影走了进来,竟然是和广仁一起失踪的广悌。将年轻人围起来之后,广仁先是冷笑了一声之后,冲着他说道:“现在你的傀儡不在身边,本来还能帮着你的楼下人也或死或封印了。现在是不是后悔了。刚才应该早一点现身的,就算是死战也未必会像这样输的一败涂地。”
  这几句话算是把上官羊惊到了,打死他都没有想到这个菜鸟会是问天楼主假扮的。不过他明明就在身边,刚才楼中的人只有他这个楼主才认识。已经知道谁是假的,为什么不出面呢?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楼下主事人或死或封印,完全就是在看笑话嘛。
  化身为年轻人的楼主冲着围着自己的这些人哈哈一笑,说道:“我的心思怎么会被你们这样的人猜到?还有,谁说输的人会是我?这场戏才刚刚开始,胜负还在未知之间。”
  说话的时侯。客栈外面的市镇上突然传来一声长啸之声,随后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外面出现那些傀儡了!你们最好快一点……”说话的人正是广字辈的广义,就在他喊话的用时,又有一声巨响的声音传了过来。
  “好戏这才开始。”说话的时侯,问天楼主突然用脚尖将几百斤的大铁箱子挑了起来。在半空中将铁箱子扯断,露出来里面那个蛇尾虎头的吞煞。等到众人反应过来的时侯。问天楼主已经将吞煞楼在怀里了。
  一声大笑之后,问天楼主看着脸色沉下来的归不归和广仁,说道:“知道我为什么明明吞煞已经在手了。还要将这些主事人都召集到这里吗?那些人只是我这件吞煞的饵食而已,我让他们过来,是让吞煞吃顿饱的。不过现在看起来,效果比我想象的要好,加上你们这些方士,这一餐吞煞恐怕要吃撑了……”
  说话的时侯。问天楼主伸手在虎头上面一拧,竟然将老虎已经闭合的嘴巴掰开。现在的这只虎头看上去,就好像跳起来要吃人一样。将虎嘴掰开之后,问天楼主又是一阵大笑,说道:“第一餐就吃的这么好,以后它不适应了,那就有点难看……”
  说到这里的时侯,问天楼主的脸色突然难看了起来。就见他怀里面的吞煞虎头还是一副大张的样子,但是却没有一点吸入魂魄的迹象。广仁、归不归几个人还好端端的站在原地。归不归脸上又露出来一丝讥讽的笑容。
  “这只吞煞是假的,你什么时侯换的……”问天楼主终于明白出了什么事情。
  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他说道:“谁说是我换的?这件就是百里熙给老人家我的那件吞噬,不过他知道我老人家摆弄不明白这件法器,就算给一个假的,老人家我也认不出来……”
  归不归这句话说出来,问天楼主的脸色瞬间昏暗了下来。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他将手里的假吞煞丢到了地上。随后看了一眼面前的归不归和广仁,有些颓废的笑了一下,说道:“想不到到头来机关算尽的人会是我,难得我这一路的装疯卖傻……”
  说到这里的时候,问天楼主顿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那么说来当初在辽东百里熙那里。你们就已经定好这个计划了吗?我是哪里出的纰漏被你看出来的。”

  “把外面的傀儡撤了吧”归不归身边的广仁微微笑了一下,随后看着有些颓废的问天楼主说道:“你想知道什么,我们慢慢谈。不过外面的傀儡实在是太吵了。我可不想因为他们影响到我们。”
  现在外面的傀儡如同鸡肋一样,问天楼主就在广仁这些人的手里。想制住那些傀儡很容易,只要让这位问天楼主失去意识就好。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他失去意思并不是一件多困难的事情。
  当下,问天楼主很识趣的散了那些围过来的傀儡。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广仁、归不归二人说道:“现在我是菜板上的鱼,任由你们烹煮。不过在烹煮之前,能不能让我死个明白?我是输在吧里的,这个一定要让我明白吧?
  问天楼主已经是网中之鱼。他这样的人早晚会想到这次是输在了哪里。当下归不归也不再瞒他,直接说道:“也就是碰巧了,那天在百里熙那里遇到你们哥俩之后。老人家我就知道这件事不会这么容易就完,后来,我老人家又想办法联系到了我们家大方师……”
  “不对!”没等老家伙说完,问天楼主已经开口打断了他的话:“你们从狼山下来之后,问天楼的人就一直跟着你们。从来没有见你和吴勉任何一人有和谁联络过,你们和什么人联系过,我比你们自己都清楚。”
  “谁说是他们亲自找的我?”这时候,广仁接过归不归的话,说道:“你们问天楼撒下那么大的一张网,都没有找到我。他们两个人怎么可能找得到?我们自有联络的途径。这个不方便告诉你,现在还是说说你的破绽出在哪里吧……”
  问天楼在监视吴勉、归不归的时候,广仁也派人在暗中见识他。知道问天楼主在狼山上和吴勉、归不归见过面之后,广仁便派手下机灵的方士装扮成被归不归雇去的马车夫。这一路上神不知鬼不觉的和归不归定下了这个计划,不过这样的事情,还是不要对问天楼主明说的好。
  这个时候,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他接着大方师的话,对着问天楼主说道:“其实你和那只羊一路跟随我们回寿春城的时候。老人家我就已经知道了。本来那只羊之前和我老人家打过交道的,如果单是他自己来的话,老人家我说不定还真的走了眼。不过你在一边跟着就不象话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冲着目瞪口呆的上官羊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你们俩排名都在最后。比较之前在狼山上那么不要命。这次只派出来两个垫底的主事人,这个有点太看不起老人家我和吴勉了吧?而且我们家大方师探听出来你在问天楼里面还是一个刚刚进门的新人,敢把这样的事情交给一个新人去做,这位问天楼主的心未免太大了一点吧?”

  归不归说完之后,问天楼主苦笑了一下,喃喃的自言自语说道:“你说的对。这件事我的确托大了,整件事都毁在我的手里。”
  说完之后,这位问天楼主叹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那么现在你打算怎么处置我?一次解决掉以绝后患?”
  “你把我们想成什么人了?”归不归冲着问天楼主呲牙一笑之后,说道:“像你这样的身份,一下子解决掉太可惜了。再说了,外面还有你舍不得当作鱼饵的主事人。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问天楼主。怎么样也要等兄弟俩团聚吧。解决了你。让你那个兄弟自己孤苦伶仃的流浪在外,那就太难看了。不过这个还是要看你,一旦你想不开一定还要在争吧两下。我们这些多人的,哪个你都不怵。不过一起动手的话,你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万一有个一,火山那孩子的大宝剑一个没留神,把你的头割下来了。你自己说说,这事儿能怪谁……”

  日期:2016-06-25 06: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