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2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妈的,什么东西?倒成了老子多管闲事了?不过,那也得管。”再次自语后,曲刚又找交通局长。电话通着,可对方就是不接。那就再给城建局长打,城建局长手机响了几下,一下子关了机。
  难道他们就不怕出事,就不怕明天丢了乌纱帽?曲刚很是纳闷。仔细一想,他明白了。这两个局长正是因为怕丢乌纱帽,才在此刻不想处理存在争议区域的事,才想着逼对方解决,万一解决不力,那就是谁出手谁遭殃。

  曲刚还想明白了一点,自己这个副局长,在人家这些实权局长眼里,根本就不算一碟菜。尤其自从牛斌对自己冷淡后,这些人还唯恐躲自己不及,焉能给自己面子?如果要是楚天齐的副处实权局长,他们肯定不敢如此慢待。
  找楚局?不行,那也显得自己太无能了。思来想去,还是给“明白人”打电话。如果管用的话,更好,如果不管用,也有人证明自己尽了告知义务。
  在接到曲刚电话的时候,“明白人”明显透着不乐意,但听到是关系首长视察的事,马上表态立即处理。县长大秘的力度就是不一样,不一会儿,交通和城建局长都来了,还带来了施工人员和设备。曲刚暗气暗憋,没有理这些人,便离开了现场,奔向了下一巡查地点。
  在巡查过程中,曲刚还是边巡查,边随时给下属打电话,核实相关事情。他本人不停的奔忙,手机也不时通着话。在零点左右的时候,手机两块电池耗完,终于没电关机了。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曲刚回到单位,赶紧躺到床上休息,同时也给手机充电。担心自己睡过头,他把很久没用过的床头钟表对上了闹铃。
  觉得还没怎么睡呢,凌晨五点闹铃就响了。曲刚揉揉发胀的眼睛,连打了好几个哈欠,才从床上起来。简单洗漱一下,他打开了手机。手机上立刻跳出未接来电提示,看时间是零点刚过时楚天齐打的电话。

  局长半夜找我,什么事?肯定是安保的事。这样想着,他立刻从自己办公室出来,到了局长办公室门口。可是在门上敲了好几次,屋里也没有任何动静。
  可能是局长在休息吧。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曲刚停止了敲门。但转念一想,万一有要紧事呢,于是又继续敲门,里面还是没人搭茬。那就只能打手机了,可是手机通着,连打了好几遍却没人接,也听不到局长室有手机响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带着疑惑,曲刚从厉剑那里要来了楚天齐的私人号码。可这个号码却提示关机。
  刚才在要号码的时候,曲刚也知道厉剑在宿舍,并没出去。局长不会自己出去吧?曲刚又马上到了值班室,得知局长真出去了,就是在零点左右的时候,正是给自己打电话的时间点。

  发生什么事了?首长可是有可能今天来呀,说不准中央安全人员一会就该来了,公丨安丨局长怎能不在场?曲刚心中焦急万分,连忙又给其他人打电话,想要第一时间找到楚天齐。
  何阳市郊外山上。
  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六指都是向对方确认首长来许源县的事,但他却没有得到一个准确答复。于是他说:“姓楚的,这么多人都没听说首长不来,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想故意用这个假消息蒙骗我?”
  “你说的‘这么多人’都是谁呀?”楚天齐道,“万一他们有最新的消息,也说不定。”

  “我会告诉你吗?我只要知道你是瞎说就行了。”六指接着对方,“你有什么花招都使出来吧。”
  “叮呤呤”,六指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了看手机屏幕,又看了眼楚天齐,六指接通电话,并把手机紧紧捂在耳朵上:“什么?不来了?真的假的?……我知道了。”
  尽管看不到对方面部表情,但楚天齐能从对方语气中听出失望和疑惑。

  收起手机,六指叹着气,连连点头:“怪不得你有耐心听我说那么多,原来你是有恃无恐啊。”
  “那是因为你自作孽,天都不帮你。”楚天齐回击着,然后又道,“我现在不急着回去,接下来要怎么办?还讲故事吗?”
  停了一下,六指道:“姓楚的,我可以把何佼佼交给你,然后你让手下放了连莲,怎么样?”
  “你真的会把她交给我?”楚天齐反问。
  “当然。”六指回答,“但防人之心不可无,你俩就这么见面,万一双双跑了怎么办?本来是应该把你绑上的,可你穷讲究一大堆,那就只好把她绑结实了。你要现在反悔,想换他的话,还来得及。”在说后面这句话时,六指充满了蔑视。

  听得出对方是在激自己,但现在不是逞匹夫之勇的时候,楚天齐便装着没有听见。
  “嘿嘿”冷笑两声,六指一挥手。
  那四人马上推搡着何佼佼,向峭壁一边走去,已经离边沿越来越近,可他们还把她继续向前推着。
  楚天齐正要喊叫喝止,却见那帮人停下脚步,其中一个人蹲下来,用手在旁边草丛中一划拉,一条铁链到了他的手中。
  楚天齐发现,这条铁莲和地上的山石连着,肯定是提前嵌进去的,可见这些家伙的用心良苦。

  此时,那人已经把铁链另一端缠在何佼佼腰间,然后从同伴手中拿过一把大锁,“咔吧”一声锁到了铁链上。然后那人在铁链上拽了拽,四人才一同离开。就这样,何佼佼不但身上捆着绳子,还被像动物一样的拴在那里,分明就是一种变相的侮辱。
  看着刚才那个家伙的所作所为,楚天齐恨不得劈了那个家伙,但理智告诉他“不能发怒,绝对不能发怒”。所以,他虽然双拳紧握,牙关紧*咬,但他并没有轻举妄动。
  “你过去吧。”六指用手一指何佼佼,“去会你的小师妹吧。”
  “真的?”楚天齐反问。
  六指点头:“真的。”
  楚天齐慢慢向何佼佼移动着,他的动作很慢,步幅也非常小,同时他眼角余光还关注着六指等人。
  何佼佼一边急的摇头,一边发出“呜呜”的声音,显然是不让楚天齐过去。

  “佼佼,别动,小心。”楚天齐停下来。他生怕何佼佼摔倒,她离悬崖边也不过一米多,如果摔倒的话,那还不得一少半身子悬在半空?好不好连人都得被吊在悬崖上,那就更危险了。
  忽然,楚天齐猛的一跑,几个腾跃,到了何佼佼面前,然后一手扶着对方肩头,一手拽出了对方口中的破布。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只是眨眼间的事情。
  “憋死我……”话到一半,何佼佼忽然改了口,“师兄,有丨炸丨药,快离开。”
  就在何佼佼喊叫的同时,六指的右手也已伸进衣服口袋,正准备拿出来。但他却停止接下来的动作,楞在了那里。他发现,楚天齐早已跃开,离何佼佼足有七、八米。而何佼佼的衣角却已掀起,露出了里面绑的东西,衣服也被掖在肋下的绳子上。
  日期:2017-06-22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