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2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着六指说这些,楚天齐真正理解了几个词语,一个是‘正话反说’,一个是‘捕风捉影’,一个就是‘无中生有’,同义词的还有好多。怪不得好多人都被冤死,只要有人故意歪曲,一个受害者很快就会变成施害者,就会被黑的一塌糊涂。其实刚听到对方满口胡言时,楚天齐就想反驳、申斥对方,但他最终没有插话,更没有打断。他想从对方的话中捕捉到一些东西,也想利用这段时间观察对方,包括观察一下何佼佼,当然还有其它目的。

  对方说的这些,其实也并不是太秘密的事,只要专心打听,想了解并不难,只不过好多事都被进行歪曲,与事实偏差很大。而且楚天齐也听出来了,对方看似说了很多,但有些事并不知道,比如宁俊琦的真实身份,比如王晓英曾对自己做的那些。那么对方说了这么多,也无非就是唬自己,想让自己乱了阵脚,好趁机出手,或者还有其它打算。
  见六指停了下来,楚天齐一笑:“还有吗?”
  “你的劣迹太多了,如果要是一一列举的话,恐怕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像是到许源县以后的事,我*干脆就什么都没说,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全许源县人都知道。”六指说的很是自信,“我讲说这些,只是告诉你,不要耍什么心眼,你做了什么我都知道,我就好比那负责勾魂的判官一样。目前摆在你面前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跟我合作,按我划的道走。”
  “太自信就是无知,无知会害死人的。你以为你把所有事都算到了吗?这就是你所谓的抓着我的辫子?你刚才说的这些,只是某些小人对我的诽谤而已,我听了只会嗤之以鼻,绝不会受到干扰。就凭你讲出一些所谓惊天内幕,就想让我就范?你也太天真了,你的伎俩不过就是想让我先把你的人放了,然后你再反悔而已。”楚天齐再次反问了一句,“你以为我会就范吗?”

  “我知道,你们这些政客,要想被说动很难,要想让你们为了女人而放弃所谓的原则也很难。但有一件事你们却是绝对在乎的,那就是头上的官帽,那就是所谓的政治生命。”六指说的仍很自信,“我想你可以不在乎我说的那些,也可以不在乎这个女人,但有一件事你可耽误不起。”说着,他看了看腕上的手表,“现在已经是五点多,如果你六点往回赶的话,怎么也得将近九点才能到许源县,可能还来得及。但要是再拖延,要是你十一、二点赶回去的话,恐怕黄瓜菜已经凉了,等待你的就只有渎职查办了。你能不着急?”

  “那我要是不急呢?”楚天齐反问。
  “不急?中央首长到县里,你敢不着急回去,你敢不在场?你也太狂了吧?”六指“哈哈”大笑起来,“你敢不尊重中央首长,你敢不执行省、市、县都重视的政治任务?你以为你是谁?”
  “我当然要尊重首长和领导,我当然要全力完成政治任务。”说到这里,楚天齐话题一转,“看来你选择今天发难,也是用心良苦啊。”
  “当然,你既是一只狡猾的狐狸,也是一只残忍的狈,必须找到你的致命点。如果你不能按时出现在安保现场,不能完成政治任务,那你肯定就完了,你不可能不怕,这就是你的致命点,这就是我逼你就范的辫子。”六指笑着道,“遇到这样的好机会,我岂能不加以利用,否则我不成傻*了吗?”

  “哈哈哈……”这回轮到楚天齐大笑了,“你还真是个傻*,我还真就不急着回去。”
  六指不解:“为什么?你敢不回吗?”
  “我当然敢,因为中央首长不来了。”楚天齐不紧不慢的说。
  “啊?”六指发出一声惊呼。并拿出手机拨打起来。

  就在楚天齐与那个六指斗嘴,就在六指用手机确认首长是否到来的消息时,曲刚却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在四月一日下午发生百货大楼乌龙事件后,曲刚和楚天齐一同回到单位。在食堂简单吃了一口饭,他就回到办公室,梳理着安保方案。在梳理过程中,一旦遇到丁点疑问,他就马上向相关负责下属求证,求证是否已经完成相关工作,求证相关工作是否做的完全到位。在将近十点多的时候,他又离开单位,带着几个人,直接到一些重要的场所或路段进行检查。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在检查的整个过程中,几乎所有的应注意点都没发现任何异常,但在进城的路边却发现了问题。只见本来干燥不堪的路肩上,却湿*了很大一片,而且还散发着浓重的臭味。怎么回事?有坏人破坏?还是有什么突发状况?仔细一分辨,像是排污管道出了问题。
  这些设施故障,平时和曲刚没什么关系,根本不属于公丨安丨局负责范围。可明天首长就可能来到,而且这里是计划好的必经路段,一旦让首长看到这种状况或是闻到难闻味道,甚至要是因此路面塌陷,影响交通,那县里众多领导都脱不了干系。自己这个负责安保的公丨安丨局常务副局长,自然也不能置身事外。因此必须不能视而不见,必须要管。
  怎么管?这毕竟不是自己日常业务范围,毕竟没有这方面的人员和设施。那就找相关部门,找这些部门的领导。迎接首长,那是全县的大事,是政治任务,谁敢懈怠?反正曲刚是这么想的。
  先给交通局长打电话,电话一接通,曲刚说了现场情况。
  本来还在客套的交通局长,一听是这个事,再一核对事发地点,马上把球踢开了:“老曲呀,那个地段属于许源镇范围,是市政范畴,归城建局。本来我们有这方面的人员和设施,可却不能借机扩占职权范围,这是为官大忌,何况交通、市政本来就有这方面积怨,你还是找城建吧。”不等回话,交通局长直接挂了电话。

  城建就城建,曲刚便打了城建局长电话。城建局长也很客气,说是向市政处核实,让曲刚等电话。过了十多分钟,电话来了,却不是城建局长,而是换成了市政处处长。说是处长,其实就是城建局下属的一个股长。城建处长说,那个地段刚好出了城区范围,理应属于交通局管,还说交通局是推卸责任,是欺负人。说完便也挂了电话。
  “都他娘的踢皮球,推卸责任。”骂过后,曲刚又给交通局长打电话。交通局长就是一顿抱屈,在电话中跟曲刚讲起了权责管理范围,总之意思就是不归交通局管。
  既然交通局说的这么肯定,那就再找城建局长。城建局长这次更直接,在电话中直接骂了交通局长,说那老小子总是欺负他,言语中还在谴责曲刚分不清事非,在助纣为虐。骂过后,直接挂了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