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9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情到现在为止,与他最初的预想相差的太多,霍家驹关键时刻掉了链子,虽然他并未明确表示,但梁健明白,霍家驹已然是靠不住了。梁健不能完全肯定,霍家驹这临阵变卦的背后是不是刁一民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但,应该是有点关系的。
  而没了霍家驹外,梁健原本那盘棋中,最重要的一个地方,已经空了。那么这盘棋,是否还能下活?又由谁来重新填补霍家驹空出来的地方呢?
  梁健听着广豫元在电话那头轻微的呼吸声,忽然就想到了他背后的那位徐京华部长。当初在刁一民,霍家驹还有徐京华这三人中间,梁健选择了霍家驹。是因为在他看来,霍家驹有着一切在他看来十分符合他的选择的因素,比如没有退路,比如他和罗贯中之间蔓延了整个任期的对峙,但没想到,这一切在他看来都是十分有利的客观条件,最终还是没有帮他赢来霍家驹的合作。
  而没有了霍家驹,梁健失去了这个强大助力,那么在这场和罗贯中的你死我活当中,他几乎就成了是孤身作战。而他所要对抗的,不仅仅只是罗贯中,还有可能有刁一民,还有他们所掌控的一切。
  这样的局面,梁健几乎没有赢的可能。但他想赢。所以,退而求其次,没了霍家驹,还有一个徐京华!
  徐京华虽然没有不像霍家驹,但可以明确一点,他和罗贯中之间,可以说是没有同盟的可能。再加上,梁健和徐京华之间,本身就还算和谐的关系。
  或许,真的可以试一试。
  想到此处,梁健不再犹豫,对广豫元说道:“这次罗贯中来太和,主要是为了两件事,一件事是娄山村的事情,还有一件,恐怕就是想把我弄走!”
  广豫元一直都是个聪明人,梁健的话还未点出,他就已经说出了梁健想说的:“我已经跟徐部长说过这件事,他的意见是,让你先静观其变。娄山村的事情不是小事,既然罗贯中背后的人感兴趣,肯定也有其他人感兴趣。而且,我听说,现在娄山村那边已经被一个北京来的势力给接管了。这帮人是什么来历,你清楚吗?”

  梁健撒了个谎:“不清楚。”
  他跟唐家的关系,目前除了他的家人,还有沈连清知道一些之外,并无其他人知晓。当然,唐家那边应该也不会大肆却宣扬他和唐家之间的这种关系。而跟唐家之间的那些不愉快,更是让他不想让这种关系被外人知道。
  广豫元似乎是不太信,问了句:“他们接管的时候,没有任何文件吗?”
  梁健道:“有是有,不过上面除了一个标识之外,并无任何机构名称。对了,我把那个标识拍下来发给你,你帮我问问徐部长,看他认不认识!”
  “好。”广豫元说完,忽然就沉默了下来。
  梁健犹豫了一下,问他:“你既然去了省里,关于娄山村的事情,省里现在形势怎么样?”
  “形势还不算十分明朗,这次的事情,胡东来的背后似乎有北京那边的势力!”广豫元回答:“徐部长那边,他还打算再观望一下。不过,我打听到,从娄山村的事情事发之后,刁书记和霍省长已经连着开了好几次碰头会了,虽然他们具体讲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事情不会都这么凑巧!”
  广豫元的话证实了梁健对霍家驹临阵变卦的猜想。梁健苦笑了一下,看来他对霍家驹的了解还不够。他作为正职,却在上任三年多来一直被副职压在下面,就算罗贯中在西陵省根深蒂固,其实也是反映了,霍家驹自身的不足之处。而梁健,则在之前的考虑中,太多的看到了之前霍家驹豪气送出的五百万。可他却忘了,对于一个省长来说,五百万根本不算什么。而且,那个根本不是什么正面的斗争。

  霍家驹就好像是偶然看到了,一条狗正和自己的敌人对峙,于是他就一时兴起扔了一块肉给这条狗,对他说:“去,咬他去!”可如今,这条狗却希望他冲上前帮忙抓住这个敌人,然后一起合作将敌人咬死,他立即就缩了。
  这比喻或许粗俗了一些,但梁健觉得很贴切。或许,不仅是在霍家驹眼中,在很多人眼中,梁健正是一条狗。而在罗贯中眼中,恐怕更是一条紧追不放的疯狗!
  梁健没有再和广豫元多聊,对于他去省里做什么,广豫元故意避过了。梁健也就不再追问。
  电话挂断后,梁健倒是想起了胡东来。昨天让高格带人将他带走后,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不过,此时形势还不算明朗,胡东来就让他先在高格手上磨练几天吧!也磨一磨他那总是一副有钱就是爷的脾气。
  梁健坐了下来,细细地将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都捋了一捋。他刻意避过了个人的事情,只专注在工作方面。
  城东的事情,也算是圆满解决了。梁健相信,这次大雨之后,就算有居民心里还是不满意拆迁价格,但应该也不会怎么样了。毕竟,大部分人都是有感情的,梁健自认为,在这次大雨中,他和他的人都尽量做到了很好。
  青阳县那边的矿难事故,伤亡惨重,后续的赔偿和追究责任方面的事情肯定很多。梁健一想到,那位大姐,心里就有一股忍不住的怒火窜上来,也更加坚定了他要将罗贯中这只大老虎扳倒的决心。

  除去城东和青阳县的事情,最最烦心的,自然是娄山村的事情。想到娄山村的事情,梁健就想到了许单。
  许单此人身上肯定有秘密。梁健再次拨通了姚松的电话。明德还没醒,昨天罗贯中会议上宣布让他停职的事情肯定早已传遍整个太和市政府机构。此时找丨警丨察总局的人去查许单,就算他们接受了他的工作安排,结果也很难保证,甚至会因为消息的泄露而导致更多的问题。所以,找姚松是最安全的。
  电话接通的时候,姚松声音中似乎还没睡醒,含糊问道:“你找谁?”
  “是我。”梁健一开口说话,姚松就清醒了过来,他犹豫着问:“哥,你昨天让我找的那个图标,是哪里来的?”
  “怎么了?”梁健听出些不对,皱了眉头问。
  姚松道:“昨天我查这个图标查了好几个小时都没找到什么头绪,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点,结果,来了两个神秘的人,直接就把我的电脑什么的都搬走了。”
  梁健听完,一惊,忙问:“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
  姚松说:“那倒没有,就问了些话。”
  梁健松了口气,只是他没想到只是查个图标,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唐家再次刷新了他的认知。看来,唐家的势力要比他所认为的更加强大。
  梁健问姚松:“你刚才说,电脑被搬走前,你找到过一点信息?”
  姚松说:“是找到过一点,不过刚找到电脑就被搬走了,我没来得及备份!”
  梁健不由失望,看来如果他想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组织,看来只能另寻他法了。问小五?这念头刚冒出来就被梁健否决了,姚松只是在网上查了查就引来了神秘人将电脑都搬走了,可见这个组织的神秘性,问小五,小五估计也不会跟他说。既然如此,又何必自讨无趣。

  日期:2016-07-22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