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125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音才落,一人急道:不可。
  谁呢?
  此人名谢琰(yǎn),谢安的二儿子,官拜辅国将军,也随同北府兵出征。
  谢琰虽然比他爹差远了,也从来没打过仗;但这次他脑子挺灵。

  他跟谢石说,眼前这点儿秦军,你就怕了?那要是等到秦军百万集结完毕,那会儿怎么办?
  谢玄也觉得跟这儿呆着不是事儿,也赞成继续进攻。
  看大家求战心切,谢石想想也是这么个理儿。
  于是便定下了主动出击的策略。
  由于之前试探性进攻都被秦军挡了回来,接下来这仗怎么打,就得仔细策划了。
  谢玄说咱们这样,秦军和咱们小打小闹了几次,都赢了,肯定认为咱们不过如此;接下来咱们故意示弱,继续以小部队打头阵。
  谢石说,然后呢?再让人家打回来。
  谢玄一笑,这次的小部队,数量上要小,但质量上要大。
  谢玄点手把北府军中第一猛将刘牢之叫来:给你个任务,去挑5000人,由你带队,突袭梁成,我随后就到。
  咱们前文说过,谢玄组建北府兵的时候,就是拿这支部队当特种兵打造的;这支部队初出茅庐第一仗就以劣势兵力全歼了前秦在东线的10余万部队。
  您想想从这样的王牌儿部队里再优中选优的挑出来的兵,那战斗力得是什么级别。
  过了大箩过筛子,刘牢之最终选出了5千人,吆喝一声儿,走你,便率部出发。
  前秦这边儿,咱上文说过,梁成早就严阵以待了;
  这位梁成,咱们前面也提到过,说起来也算是苻坚手下的大将了;否则不会担纲前秦军的箭头任务。
  自打围了胡彬,梁成的注意力一直就放在身后。
  道理很简单,胡彬才有多少人,又缺粮,作不起什么浪;对他而言,围着就好。真正的威胁还是来自身后晋军的援兵。

  因此梁成的主力始终没有拿到前面用于围困胡彬,而是摆在洛涧,时刻准备迎击晋军。
  日期:2017-02-03 09:24:38
  现在,刘牢之要对付的,就是这支部队。
  洛涧是淮河的一个支流,梁成的兵在支流偏西的一侧列队,刘牢之要想和他们打,就得先过支流。

  过河不难,因为梁成根本没拿这5千人当回事儿,毕竟之前胜惯了嘛。
  可是接下来,梁成追悔莫及。
  这5千人一上岸,风驰电掣般的冲着秦军就冲过来了。
  梁成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这5千特种兵中的特种兵就已经杀到眼前了。
  两军一接触,前秦军就败下阵来。
  这就不叫打仗,您可以脑补一下,5千个泰森PK5万名城管的场景。
  当时战场,就是这个架势。
  梁成率领的前秦军被打的狼狈不堪,步步后退。
  梁成一看,我勒个去,这仗没法儿打,撤吧。
  他领着人就往后退,一路退到淮水边上。

  前秦这边儿本来就招架不住,现在主帅有令撤退,秦军士兵掉头就跑;刘牢之在后面紧追不舍,赶鸭子似的把几万前秦军往淮河里赶。
  前秦军士兵跑的快的,淹死了,跑的慢的,被砍死了。
  一仗下来,梁成和他弟弟梁云、弋阳太守王詠等前秦十员战将被斩杀;梁他、王显、梁悌、慕容屈氏等十余位将领被俘,秦军士兵被砍死、淹死共计一万五千多人。
  过了洛涧,晋军以刘牢之为箭头继续往西;随后谢石、谢玄率北府兵水陆并进,直逼寿阳。
  苻坚听说梁成被斩,吓了一跳,赶紧跑到城楼上往下观瞧,但见北府兵列阵严整,军旗猎猎,再看四周山上草木晃动,似有大军,顿时担忧道,此劲敌也,谁说东晋国弱?
  边儿上站着的苻融一口气差点没上来,除了你自己以外,还有谁说过晋弱?

  不过苻坚也只是有点担忧,即便北府兵精锐难敌,在他看来,也只是战争损失大点儿而已,不存在打不赢的可能。
  当然,如果能不战而屈人之兵,那就更好了。
  由此,苻坚犯下了他在淝水之战中第一个大错:派人劝降——
  苻坚派的人,是个熟脸儿——襄阳守将朱序。
  朱序襄阳城破被俘后,坚持不降;苻坚没有责怪他,反倒挺赏识,给了他个官,就养起来了。不过朱序可从来就没想过要降秦,在长安的时候,还曾经策划过一次不成功的越狱,结果跑是跑出来了,躲进一个朋友家里。没曾想苻坚盯他盯的挺紧,他一跑,追兵就到了;朱序怕连累朋友,就跟着追兵又回了长安。
  那次越狱不成,还差点儿连累了朋友,朱序只好先老老实实呆着,看看有啥机会再跑。没想到,苻坚此次出兵把他也带来了。
  苻坚交代朱序,你跟谢石、谢玄都是老同事了,去劝劝,让他们看清形势,早点儿投降,省的大家都麻烦。
  朱序心里一动,派我去劝降?好,我去!
  苻坚也是对自己太自信了,他就忘了,就在不久前,朱序还曾经试图叛逃呢。
  再说朱序,奉命来到晋军大营,见着二谢,张嘴便道:你们怎么还不打?

  谢石、谢玄闻言一愣。
  朱序竹筒倒豆子,把寿阳城中的情况说了个门儿清——
  其一,苻坚就在城中,他身边儿的嫡系部队只有八千骑兵;其二,寿阳秦军全部加起来,大概二三十万,其余部队要么在项城,要么还在来寿阳的路上。如果等前秦百万大军集结完毕,咱肯定干不过,这会儿趁他主力还没到位,赶紧打;打掉苻融,后面的秦军便可各个击破了!
  这算是给谢石、谢玄吃了颗定心丸。
  史书没有记载接下来这三位怎么商量的,但也不难猜,朱序“世为名将”,谢玄有“经国才略”,两人均深谙兵法,一旦敲定要打,必定会就下一步的战役细节进行具体的策划。
  苻坚这才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本想派人策反,哪知自己的使者成了余则成。
  不说朱序返回秦营,再说谢石、谢玄这边儿。
  朱序一走,谢石便向苻坚派去了约期交战的使者。
  公元383年11月的一天,是为交战日。
  这天,双方在淝水两岸列阵相持。

  谢玄要想与苻坚决战,必须得先渡河,可他渡不了河,因为前秦军紧靠着河岸扎营,北府兵若渡河的话,至少得在对方密集箭雨下抢滩登陆;这个,不用想,因为伤亡会非常大。
  怎么办呢?
  谢玄有招儿。
  他再次向对岸派出了使者。

  在两军万千将士注视下,使者跨马越过淝水,见到秦军主帅苻融,传达了谢玄的口信,使者说:大人您提兵深入我国国境,却紧逼河水列阵,看样子您这是打算长住了;这跟您的身份不符啊;您不是想灭了俺们吗?要不这样,咱来个痛快的,贵军稍稍向退点儿却,给双方将士们腾个厮杀的空间,在下陪您一道,咱一起看一把真人秀,如何?
  谢玄的使者传话完毕,又拨马而回。
  苻坚此时就在阵中,因此苻融立即将谢玄的要求上报给了苻坚。
  苻坚没别的,就是自信。
  听苻融这么一说,苻坚转脸儿问身边的其他将领,你们怎么看。
  将领们说,这有什么好看的,根本不用搭理谢玄这一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