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2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曲刚又说:“对了,局长,刚才许源镇派出所汇报,在许源饭店周边,发现了个别可疑人员。这些人疑似在提前踩点,想在首长到来时现场上丨访丨。我已经让他们死死盯着这些人,一旦确认使用许源饭店,便立即清空,并进行布防。”
  “一定要严防死守,要人盯人,绝对不能有任何漏洞。”楚天齐道,“保障首长视察安全,这是政治任务,容不得有半点闪失。我们必须睁大眼睛,打起十二分精神,全力以赴做好安全隐患排除工作。对了,上级安全保卫部门到了吗?”
  “没有,市局也在等省厅通知。”曲刚摇摇头,然后又补充道,“也说不定忽然就来通知。”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曲刚按下接听键:“是我……啊?……我知道了。”
  看着曲刚神情冷峻,楚天齐道:“老曲,怎么啦?”
  “柯晓明接到指挥中心消息,百货大楼经理打来电话,说是百货大楼外面有烟雾,还发现了疑似嫌疑人。”曲刚回答,“柯晓明他们正在附近,已经带人赶了过去。”
  “我们也去看看。”说着话,楚天齐站起身。
  “好,我去开车。”曲刚答完,率先走出了屋子。
  当楚天齐穿戴整齐,带好相关物品,到了楼下时,曲刚已经发动着汽车,在楼下等候了。
  待楚天齐上车,曲刚脚下给油,汽车冲出了公丨安丨局大院。
  这几天温度适宜,下午时分正是人们上街购物或是在外玩耍时间,沿路上的车辆很多,便道上也是行人如织。尽管曲刚拉响了警笛,但路上仍然不太畅快,车辆行驶缓慢。
  走了大约二十分钟,才到了百货大楼。把汽车停好,二人向百货大楼走去。
  和年前那次疑似有爆炸物不同,今天百货大楼门前没有了那些围观的人群,只有公丨安丨干警在不时奔忙着。估计今天人们可能是意识到了危险。
  与百货大楼一街之隔的斜对面大楼门前,正站着好多人,好奇的向这边张望着。
  刚站到大楼外空地上,一个人迎面跑了过来,正是刑警队长柯晓明。
  向领导敬礼后,柯晓明汇报起来:“楚局、曲局,事情已经调查清楚,纯属是乌龙。发出烟雾的,是那个垃圾筒,里面根本没有什么爆炸物,而是未熄灭的烟头燃着了里面的杂物。至于所谓的嫌疑人,指挥中心监控那里已经传来消息,疑似一个拾荒人,高强已经去寻找此人了。”
  正这时,一辆警车停在路边,高强跳下车,他后面跟着一个穿着破旧的老年男人。
  来到近前,高强一指身后老年人:“人找到了,他就是一个拾荒者。”

  说是老年人,其实这个人也不过六十来岁,只不过是穿戴旧一些,脸上也沧桑一些罢了。这个男人面对着几个穿警服的人,显然紧张的很。他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就是一个捡……破烂的,我不是那个恐……什么分子。”
  此时百货大楼经理来到近前,他手指老年人,插了话:“老头,你看看,要不是你瞎翻腾,这还着不了,还冒不了烟呢。你这么一弄,给商场造成多大损失,还麻烦公丨安丨局……”
  看着拾荒老头因害怕和紧张而不停抖动的脸上肌肉,楚天齐没好气的打断了那个盛气凌人的百货大楼经理:“要不是有人拾荒,恐怕就是晚上着火了,要是明天着的话,那……哼哼。”
  虽然楚天齐的话说了一半,但大家都明白其中的严重性,百货大楼经理自然也听懂了。他脸上神色数变,急忙尴尬的说:“楚局说的对,说的对。”

  楚天齐没理对方,而是对着柯晓明、高强道:“继续排查,绝不放过任何一丝隐患。”
  “是。”答应过后,柯晓明、高强转身而去。
  百货大楼冒烟原来却是乌龙一场,其实这几天误报的乌龙事不在少数,这即是人们在重大事情面前往往容易神经过敏,也表明人们在此期间对安全的高度重视。
  虽然证明是虚惊一场,但楚天齐不敢大意,也时刻提醒手下的人们,不放过任何隐患,不放过一丁点可能存在的危险因素。这么重大的事项来不得半点闪失,也不能有一丝含糊,必须百分百确保绝对安全。
  从百货大楼回去后,楚天齐除了在吃晚饭时走出过屋子外,其余时间一直就坐在办公室。他一条条过着那几十条安全保卫事项,并对上百个安全检测段、安全检测点再次梳理,凡是有疑问或是稍微有模糊的地方,立刻进行分析或是向相关负责人进行核实。只到对方肯定确认绝对安全,只到对方给出已经实施的安全措施才放心,才在相对应项划上一个小红钩。
  夜幕早已降临,一项项内容被确认安全,将近晚上十点的时候,这些项目终于全部被确认完毕。

  放下手中的笔,楚天齐伸了个懒腰。他再次看向桌上手机,两部手机都呈黑屏状态,并没有来电。他一直在等着县里或市局的来电,等着对首长视察一事的最终确认,只到现在上级还未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但他和他的战友只能按照肯定来、明天就来的模式准备着。
  楚天齐现在的心情有些小矛盾,既盼时间过的慢些,也盼明日早些到来,因此他感觉时间是一点点的飞驰而去。
  连日的加班加点,楚天齐也感觉到了疲乏,但却又无一丝睡意,所以香烟便成了陪伴他的伙伴。看着一丝丝升腾的烟雾,他甚至在想,以后要是完全不允许吸烟了,自己又该如何加夜班呢。
  香烟吸了很多,尽管不时喝水,但嘴里却满是苦涩,不能再吸了。于是他靠在椅背上假寐起来,过一会就睁开眼看看,看看表针走到哪了,每次看时几乎总是才过去十分钟,甚至更短。
  已过十一点,时间向第二日零点挺进,在寂静的夜里,秒针“咔咔咔”走动的声音特别响。
  十一点二十分,
  三十分,

  三十八分,
  四十五分,
  五十分,
  五十一、二、三……
  时间离零点越来越近,马上就将进入四月二日。
  “叮呤呤”,忽然响起的铃声特别响亮。
  是谁呢?是县里还是市局?楚天齐急忙把目光投向响铃方向,却原来是那部私人手机在响。
  不是公事?楚天齐稍微一楞神,马上看到了手机上跳出的三个字——何佼佼。

  这么晚了,她找我,是什么事呢?睡觉发臆症,还是喝醉酒找不着家,要不就是无意中碰到手机按键了?带着一丝疑惑,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佼佼,怎么啦?”
  手机里没有回音,但似乎有呼吸的气流声。
  楚天齐笑了笑,又轻声说:“佼佼,出什么洋相呢,都几点了?你不睡觉我还要睡呢。小丨警丨察可不比你大小姐,没你那么自由,我明天还得工作呢。”
  手机里传来了声音:“楚局长,愚人节快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