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7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这也算难为这个小家伙了”归不过呲牙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想得罪我们俩,又不敢得罪另外一个更大的家伙。左右逢源之中也算是不容易了,他比老人家我强。我老人家在他这个年纪,还只知道尿尿和泥玩。要是老人家我那个岁数成为一国之主,淮南国恐怕早就被灭国多年了。”
  说话的时侯,老家伙从箱子上面跳了下来。再次打开箱子之后,看着里面的法器,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你还真是一件宝贝,会咬人的宝贝……”
  半晌之后,刘喜派了他的内侍总管来见吴勉和归不归。说是刚刚从燕劫和小任叁那里听说了归不归和吴勉要暂离淮南国,淮南王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他自己正在接待朝廷下派的官员,不便亲自过来,便派了自己的内侍总管前来询问。
  当下归不归愁眉苦脸的说自己办了一件错事,正打算回到燕国补救。本想去向淮南王借两辆马车的,正好内侍总管过来,他老人家倒省得亲自跑一趟了。内侍总管负责王府之内得一切用度,他们用马车不算大事。这位总管大人便可决定。
  当下内侍总管听说之后,一边派人去准备马车和跟车的随从,一边回去向淮南王禀告。片刻之后。刘喜也顾不得陪同朝廷下派的官员,亲自到了这寝室之中,挽留归不归和吴勉二人在王府中多住几日。就算有什么大事,也不差这几日。
  归不归一边连连叹气,一边对着刘喜将自己搬石头砸脚的事情,捡能说的对着刘喜说了。说的这位淮南王一脸惊讶之色:“弟子还不知道这当中又这许多事端,这样看来,弟子也不好继续挽留两位先生了。”
  说到这里,刘喜叫过来在一旁等着伺候的内侍总管。让他准备好坚固的车辆和府中最能干的随从,一起陪同归不归和吴勉两位先生前往燕国。不过说到随从的时侯,老家伙却摇了头,对着淮南王说道:“殿下,马车是要的,不过随从还是免了吧。我们这次是赶路,不是游玩。要那么多的随从反而误事,您就帮我们准备两辆兼顾一点的马车,几匹换成的快马,再加上四个马车夫足矣。”
  看到归不归坚持,刘喜也不好再派随从跟着。马车和车夫转眼便准备好,归不归和吴勉也不耽误。当下将铁箱子装车之后。带着小任叁和铁猴子沙弥。再次向着燕国的方向失去,这次淮南王刘喜带着燕劫和一众侍卫,起码将归不归和吴勉二人的马车送出寿春城外三十里,最后目送着那两辆马车消失在了官道之中。

  站在淮南王身后的燕劫,看到马车消失之后,这才长出了口气,对着刘喜说道:“殿下,这个火盆终于推出去了。在淮南国外烧到了谁,就喝殿下无关了。”
  “在这两位先生身上用计。毕竟还是有违弟子之道的,”听了燕劫的话之后,刘喜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小王也不会这么做的。权宜之计……”
  刘喜说话的时侯,他身后走过来一个修士打扮模样的中年男子。这人在淮南王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刘喜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后对着燕劫说道:“问天楼的那两位已经跟着两位先生的马车下去了,不管怎么说。这次淮南国算是躲过了灾祸。只要两位先生能早一步将法器送回,他们二位也就无忧了。”
  说到这里,刘喜顿了一下,再开口的时侯询问起来那件法器的事情来:“燕先生,那件法器果真是像你说的那么厉害吗?”

  “殿下,论起术法来。我比较归不归确少有不如。不过说到对法器的见识,那个老家伙就比我差得多了。”说到这里的时侯,燕劫有意的顿了一下。刘喜身边的众人也到识趣,纷纷退后。看到这些人都退开之后,燕劫这才继续说道:“当时怕殿下心惊。那吞噬的威力我还没有说全。如果完全开启的话,别说您的王都寿春了,整个淮南国要有一半要变成无人之地。别说是人了。就连一只飞鸟,一只老鼠都难觅其踪。”

  听到了燕劫的话之后,刘喜重重的叹了口气。最后看着官道上两辆马车消失的地方,自言自语的说道:“难为两位先生了……”
  回到了寿春城之后,刘喜没事人一样的继续处理他淮南国的政务。外人在他的身上看不到一丝的破绽,晚饭的时侯,他还将自己的国相昭到了王府之中,商讨国中的一些大事。
  夜深之后。这边刚刚送走了国相,燕劫便出现在了刘喜的身边。这个昔年方士一门的名宿脸色有些难看,也顾不得淮南王身边的内侍还在身边。直接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淮南王刘喜的脸色就变了。他挥手散退了众人之后,直接对着身后的燕劫说道:“你说他们还没有到国境,就把那件法器挖坑埋了?两位先生会做出来如此荒唐的事情吗?”刘喜这几句话,明显带着不相信的语气。
  燕劫深吸了口气,随后对着面前的淮南王说道:“殿下。这件事我也是不信的。我还亲自用了遁术前往他们埋藏法器的地方看了一眼,准备的说,归不归和吴勉只能叫埋不能叫藏。就在埋藏法器的地面上。归不归在一块巨石上面,刻着此地并无埋藏法器吞煞的字样。那字迹一看就是归不归的手笔,我已经将巨石上面的自己磨掉。不过不知道他们几个人的意图。并不敢私自将里面的法器取出来。只是挖开地面看了一面,确定是法器之后便恢复了原样,回来请殿下的王命……”

  说话的时侯。燕劫将自己已经准备好的淮南国绢本地图取了出来。当着淮南王的面展开,指出来归不归埋藏法器的位置。刘喜看了半晌之后,一咬牙将绢本地图抢了过来。当着燕劫的面撕的粉碎,不过刘喜本来就是城府极深的性子。片刻之后便恢复了正常,低头沉思了片刻之后,叫过来白天监视上官羊和年轻人的修士,对着他说道:“你不管使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尽快找到上官羊二位先生。通知他们埋藏法器的地点,就说本王已经探知了法器的地点。请他们前去挖掘。”

  刘喜说完之后,后面的燕劫将修士叫到了身边,告诉埋藏吞煞的地点之后,便打发了他离开了这里。随后,燕劫继续对着淮南王说道:“殿下,此事看着可疑,应该是归不归设的一计。后面如何应对还请殿下三思……”
  “顾不了那么多了!”刘喜一摆手,打断了燕劫的话之后,他继续说道:“那件法器如若真像先生你说的那么厉害的话,小王就不能留它在淮南国境内。大不了被归、吴两位先生看穿,这样总比法器在淮南国内开启要好的多。到时候小王自会在两位先生面前负荆请罪,大不了一死,还有更糟糕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