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236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今夏婉玉已经进入了孕晚期,连我都能够发现夏婉玉的变化,现在的夏婉玉,眼中几乎只有她未出生的孩子。
  即使夏婉玉还是如同以前那么聪明,但是在很多事情上面,夏婉玉已经不如以前那样反应敏感了。
  以前的夏婉玉,怎么可能会专门为了帮我而去一趟东北?以前的夏婉玉,又怎么会如同一个小女孩儿一般喜欢着一个男人?
  我明白夏婉玉的心意,可能早在去东北之前就明白了,只不过那时候一直没有确定。

  现在已经愈发的确定了这个事实,我心中也不知道对夏婉玉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感情。
  要说喜欢肯定是喜欢的,夏婉玉可是贵为东北第一大美人,我想没有哪个男人不会不喜欢这样一个美女吧?
  但是我却不知道,这种喜欢,是不是能够和她牵手走下去的喜欢。
  当初我和武舞相恋的时候,我心里非常确定,武舞是我的女人,我一辈子也不会让她离开我,她只属于我。
  而我在夏婉玉身上,根本找不到这种喜欢的感觉。

  毕竟我们之间参杂的因素实在是太多了,不是我们互相都喜欢最终就能够走在一起的。
  难道真的要如同公孙蓝兰这女人所说,我不喜欢夏婉玉,就不要再去折磨她了吗?
  这对夏婉玉来说,是一种折磨么?
  应该是了吧?上次在东北,夏婉玉跟我表白的时候,我却狠心拒绝了夏婉玉的表白。
  当时看着夏婉玉那惨白的俏脸,我心里也疼痛不已。
  人是到了怎样绝望的地步,才会露出那种表情?
  这对夏婉玉来说,难道不是一种折磨?

  或许公孙蓝兰说的是真的,为夏婉玉着想,就应该狠下心来伤她一次,让她从这感情的沼泽中拔出来才是我应该做的吧?
  或许这样做是对的,但是……难道什么事情只有看上去对的就要去做吗?
  “阿姨,我觉得你实在是管得太多了,我跟婉玉两人的事情,你管这么多干什么?虽然按照你所说的,婉玉现在真的有可能身处于时时刻刻的折磨当中,但是我如果还去伤夏婉玉的心的话,那我岂不是更不是人了?”我眯着眼看着眼前的公孙蓝兰说道。
  我不是什么拥有着大胸怀的人,按照公孙蓝兰所说,我确实应该那样做,但是这样做之后呢?我跟夏婉玉变成陌生人?夏婉玉因为仇恨而快速成长为如今的公孙蓝兰?

  从这个方面来看,我并不是在帮助夏婉玉,而是在害她。
  而且这个世界上已经有一个公孙蓝兰了,不需要再多出来一个,夏婉玉只需要做好她自己就行了不是吗?
  从内心深处出发,我确实不想让夏婉玉变成这个样子。
  公孙蓝兰眼睛再一次眯了起来,她原以为我思考这么久,已经想通该怎么做了。
  没想到到最后我还是如此冥顽不灵。

  “那你有没有想过长痛不如短痛?如果你真的为了夏婉玉好,你就应该这么做,或许这丫头在一段时间内确实会伤心欲绝,但是这总比她伤心一辈子更好不是吗?”公孙蓝兰开口说道,企图想要继续将我给说服。
  但是已经想通一切的我,怎么可能会被公孙蓝兰给说服?
  “阿姨怎么知道,我这样做会给夏婉玉造成的是长痛还是短痛?”我冷笑着说道。
  公孙蓝兰这个女人无论做什么事情或者说看待什么时候,都和她的性格一样,那就是太自负了。
  公孙蓝兰觉得自己的眼光不会有错,她觉得她所预料到的结果事实就肯定会变成那样的结果。
  在别的方面,公孙蓝兰或许有着这样的眼光,但是在感情这方面,公孙蓝兰的眼光还是算了吧。
  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这辈子甚至都没有经历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她凭什么来妄自猜测夏婉玉会有着怎样的结果?

  “哼!你身边已经容纳不下婉玉了,你什么都给不了她,你就这样将她晾下去,对她来说不是长痛?不是折磨?”公孙蓝兰用手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蹭的一声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冷声说道。
  看着公孙蓝兰这份态度以及公孙蓝兰所说的话,我心里也没来由的一怒,站起身与公孙蓝兰争锋相对道:“你怎么知道我容纳不下婉玉,什么都给不了她?如果我也能够喜欢婉玉,能够接受她,我愿意给她我所有。当然,如果你想要让我与夏婉玉结婚,这句话当我没说。”
  我甚至都不知道我现在在说什么,或者说完全没搞明白我怎么会说出这么一句话。
  可能是被公孙蓝兰给刺激的吧?
  以前的我甚至都没有去考虑过接受夏婉玉的做法,因为我一直觉得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我是张家人,夏婉玉是夏家人,光是这一条,我们就很难走到一起,更别谈我接不接受夏婉玉之内的话了。
  而现在,经过公孙蓝兰的刺激,我竟然直接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有人说下意识所说出来的话,都是真心话,难道我真的想要和夏婉玉在一起不成?

  从以前到现在,我一直以为我心中对蒋晴晴的感情是最难定位的。
  知道蒋晴晴欺骗我的时候,我很痛恨蒋晴晴,但是我每次看到蒋晴晴有危险,我又会想也不想就挺身而出。
  这是出于身体与思想的本能,我内心深处铭刻着蒋晴晴的名字,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本能。
  后来我渐渐的看开,原来以前所谓的痛恨,只不过是我另一种表达对蒋晴晴喜欢的方式,一种能够让我脸上看得过去从而又能继续下去的喜欢方式。

  现在我已经和蒋晴晴摊牌了,却又缠上了夏婉玉的感情问题。
  不过对比于蒋晴晴要好的是,我心里很清楚我喜欢着夏婉玉,只是我不能确定是哪种喜欢罢了。
  现在脱口而出这句话,难道不足以说明这个问题吗?
  或许我没有勇气能够与夏婉玉携手一起走下去,但是我只明白现在,此时此刻,我如果答应了公孙蓝兰的条件,我会后悔一辈子。
  而公孙蓝兰对我的蔑视,也让我心中的逆反情绪激发了出来。
  公孙蓝兰不是说我做不到吗?我偏要说我要做到,我能够做到!
  虽然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能够做到,但是我总不能在口头上就要被公孙蓝兰这个女人给比下去了吧?
  而公孙蓝兰显然是没想到我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皱着秀眉对着我开口道:“你这是在表态?”
  按照我刚才所说的那句话,我不是在表态又是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