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2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县委刘书记说,这是我县政治生活中的大事,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政治任务。他要求各部门、各负责人一定要从讲政治的高度去认识,一定要把各项工作考虑完善,一定不能留任何工作死角,更不允许有任何闪失,要万无一失的做好接待、服务、安全保障工作。他还说,如果哪个环节出了纰漏,那么这个人或这批人就将成为许源县的罪人,必将承担严重的政治责任。刘书记要求,要在明天上午下班前,把各自部门细化的工作方案报到接待工作指挥部。从现在算起,离要求时间,满打满算还有十五个小时。

  考虑到还要给调整、衔接留出时间,因此我们的方案必须在明天上午六点前拿出第一稿,然后我们马上进行研究。也就是说,我们大约还有不到十个小时时间。另外,我们的接待保障方案,必须要考虑如何服从、配合上级安全保卫部门的安排,如何服从丨党丨委、政府的统一部署。”
  人们都听出来了,就冲楚天齐刚说的这些,就冲刚才省、市、县三级丨党丨委、政府的要求,恐怕这位中央首长肯定得是常委级别了。
  停了一下,楚天齐继续说:“由于时间紧急,针对这次首长视察的安全保卫工作,我做了一个粗线条分工方案,大家先看一看。看完后,要畅所欲言,然后我们进行调整补充、完善细化。”说着,把手中的几张纸给了杨天明。
  杨天明马上接过纸张,给各位班子成员分发了下去。

  众人拿上方案,认真看了起来。
  晚上的紧急会议,一直开到十一点才结束。
  在会上,针对楚天齐列出的方案,众人畅所欲言,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有时还非常激烈。大家既赞同了大部分内容,也对个别方面、多个环节提出了看法、建议,最后经过大家一致认同,一份经过调整、补充相对完善的方案才形成。
  在这份方案中,公丨安丨局也成立了安全保卫组,由楚天齐任组长,其他班子成员任副组长。各位副组长又分别负责了下面几个小组的工作,各个小组的小组长、成员也落实到了人头。由于楚天齐还是县委安全保障组副组长,还有好多工作要做。因此,曲刚做为县局安全保卫组的常务副组长,就成了县局安全保卫的实际责任人。
  会后,县局安全保卫组各个副组长,又分别马上召集各小组的小组长,连夜细化各小组工作。包括小组人员分工,包括人员调配,包括各自工作的注意事项等等。
  就这样,县公丨安丨局好多房间的灯光彻夜未熄,在凌晨四点多的时候,细化后的方案形成了第一稿。
  虽然楚天齐未参加各小组方案细化,但他也一直没闲着,不但要继续推敲安全保卫方案中可能存在的漏洞,还要随时接听各位副组长的电话,或是听他们当面汇报。到后半夜时分,虽然并未瞌睡,但在香烟烟雾的薰呛下,双眼也不禁发涩,甚至略有异物感。每到这种时候,他就用热水浸过的湿毛巾在眼部捂一捂,缓解一下眼部的疲劳和不适感。
  第一稿细化方案形成后,保卫组的正、副组长又坐到一起,对其中的内容进行研究,尤其是对小组组别间的衔接与配合又进行了推敲。在这个过程中,个别纰漏被找了出来,进行了重新调整,尤其还多做了几条应急举措。
  又经过两轮的探讨,在早上七点半,第三稿方案终于成形,楚天齐要求大家去休息两个小时。

  想的挺美,就在楚天齐刚刚躺下的时候,手机便响了起来,是县委办的电话。在电话中,秘书科长已经在向他请教了,请教县里安全保卫方案的内容。尽管眼皮发沉,楚天齐却也只得耐心的知无不言。
  在上午十点前,再次对方案过了一遍后,县公丨安丨局安全保卫方案报到了县委办。
  虽然方案已经报到了县委办,但今天已经是三月二十六日,离首长到来仅有五天了,排除隐患就成了当务之急。于是,供水、供电、交通、通讯等基础公共设施有无遭受破坏,饮水、食品、药品等部门和企业有无被恶意污染、投放毒性物质,商场、广场、学校、幼儿园、医院、车站等人流密集场所有无投放毒性、放射性、传染性物质及爆炸物,一些有前科或危险分子有无破坏企图等等,就成了重点排查对象。

  虽然县里要求保密,其实关于首长要来的消息早已经传开了,而且有的甚至传的非常具体,都具体到了几号首长。绝大多数人除了在电视上见过那几位首长外,根本就没有见过本人,更别说是在许源县城了,这些人往往都是带着好奇与兴奋谈论这件事,当然也未必没有带着企图的人。
  随着日期越来越近,随着消息越传越广,县委、政府领导既兴奋于首长的到访,既想得到中央的关注,但其实感受更多的是接待工作压力。做为全县安全保障部门,公丨安丨局的压力更大,公丨安丨局长的压力也更大。因此,楚天齐既要每日做首长视察安全保障的衔接,又要听取安全保障的排查汇报,还要亲自到一些场所检查,每天忙的不可开交。
  日子已经到了四月一日。
  下午,许源县委再次召开了首长视察保障工作调度会。在会上,县委书记、县长对各组工作进行了督促、跟进,并再次强调了某些环节。但首长何时来,行程如何,是否来许源县还未有准确消息。可接待保障工作已经开始倒计时,公丨安丨局更必须为了安全保卫工作而全力以赴。

  将近四点钟,调度会结束,楚天齐回到了办公室。他一边抽烟,一边想着安全保障的事。
  一支烟还未吸完,曲刚就来了。
  曲刚进门后,坐到对面椅子上,直接说道:“局长,又刚处理了两起上丨访丨。一起是十八里庄村民的,本来上午他们到县里上丨访丨,已被劝返回去。可不知怎的,又反悔了,嚷着还要来上丨访丨,乡里只好让派出所中途去截他们。其实他们村宅基地的事已经处理过两次,他们也拿到了相关的补偿,只是总还找机会上丨访丨。刚才派出所打来电话,乡里已经安抚好了村民,上丨访丨村民都解散回家了,但他们还在继续关注着。

  另一起上丨访丨的主体是银行内退员工。本来他们在七年前就已经被内部裁员,按工龄一次补偿了十到十五万元不等,银行负责交纳保险到退休。当时一下子又拿了十七、八年的工资,这些人觉得很划算。可近几年,这家银行在职员工工资上涨幅度很大,比几年前工资翻了一倍还多。那些内退人员顿时感觉心理失衡,便频频到首都的银行总部上丨访丨。他们的工资关系和县财政没关系,以前倒从来没去县政府,可这次听说首长要来,他们就到许源广场去拉横幅,给县政府施压。政府既答复不了他们,却又不能明确表态不管,只能让干警去现场维持秩序,政府向上面反映。后来从市里来了一个行长,把这些人领到县银行会议室协商去了,我们的人也刚刚撤了回来。”

  “怎么说呢?有些事咱们也说不清,但好多人想借首长视察之机获得利益,真是挖空了心思,这几天光是这样的上丨访丨真是多了去了。”楚天齐显得很是无奈,“有些事确实不是我们能处理的,我们也不能评判是非曲直,但我们的职责就是负责一方安宁,只能是随叫随到。”
  日期:2017-06-20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