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85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子取下斗笠,露出了面容。
  温润中带着苍苍古意,俊美中又丝毫不缺乏男子的英武霸气。
  男子两鬓有些霜白,但皮肤且出奇的好,所以让人看不出真是年纪。
  往小了说,三十岁也说得过去。
  往大了说,五十岁也合情理。
  男子缓缓说道:“我既然来了,那大家就不要争了。先让魏兄入土为安吧。”
  “你是谁,凭什么要听你的?”

  “就是,凭什么啊!”
  男人不是商量而是命令的口气,自然引起了一些反抗。
  倒是李夸父、高长恭、南宫怜花等人同时满脸凝重之色,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
  不是因为察觉到了男子身上的杀气。
  而是因为,即便以他们的修为,也丝毫感觉不到男子的存在。
  眼睛能够看到。
  感知却没有办法发现。
  这只能说明……
  眼前这个男子,跟他们,完全就是另外一个层次的存在。

  “因为……”男子淡淡一笑,“我叫陈青帝。”
  安静。
  绝对的安静。
  整个世界都因为这句话而陷入沉默。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陈青帝这三个字,对于这个江湖来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国士无双。
  意味着无敌之名。
  意味着这个江湖,最顶尖的实力和声望。
  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看着此人,有些人都开始疯狂揉着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就是传说中的无双国士陈青帝。
  “魏兄是我多年老友,所以我来送他最后一程。我只希望今天魏兄能早点入土为安。若是谁捣乱的话,我就会生气。我相信不会有人愿意看到我生气。”
  陈青帝环视一周,最后目光定格在了李夸父和南宫怜花身上,“李夸父,南宫怜花,你们两个觉得呢?”
  李夸父低下头,抱拳道:“既然陈叔叔在此,那自然什么都是您说了算。顺便……小子替我义父问您好。”
  南宫怜花也抱拳道:“陈叔叔,小子替我父亲问您好。”
  “两个小家伙,不用拿出野狐兄和南宫兄的名头出来压我,我还不至于为难你们两个小辈,我对你们想做什么事情,也没有丝毫兴趣。只是不想让有些人拿这些龌蹉事情来玷污魏兄。”

  陈青帝冷冽一笑,“该说的话我已经说完了,那么……你们为什么还在这里呢?”
  他眼眸浮现出一抹冷色。
  这一抹冷色,最终定格在李夸父和南宫怜花两人身上。
  两人顿时如堕冰窖,眼前发黑,竟是同时吐出一口鲜血。
  两人吐完血,脸色都白的吓人,也不多说什么,相互搀护着,掉头就走。
  陈青帝走到了陆羽面前,陆羽看着自己这个国士无双的大师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甚至都不知道陈青帝算是他的大师兄,还是他的生死大敌。
  “长青,说吧,怎么发现我的?”陈青帝浅笑道。
  他见陆羽不说话,只得继续刚才的话题。
  “因为……我闻到了桃花和美酒的味道。”陆羽笑了笑。
  “是么。”
  陈青帝不置可否应了一声,摆了摆手,说道:“既然两个讨厌的小苍蝇我已经给你赶走了,那你就继续主持魏兄的葬礼吧。”

  陆羽点了点头,接着主持魏文长的下葬仪式。
  因为陈青帝在,自然再也无人敢来捣乱了,整个葬礼,顺顺利利的走完了每一道程序。
  接着众人便很快离去——不离去也行——如果有人能扛住陈青帝扫视他们的冰冷目光的话。
  就剩下陆羽一行人,以及陈青帝自己。
  陈青帝看着魏文长的墓碑,忍不住唏嘘起来:“魏兄,没想到二十年前那一面,竟是你我之永诀。”
  他叹了口气,又看着陆羽,“长青,你仔细跟我讲讲,那天在富士山,到底发生了什么?魏兄又是如何死的?”
  “还有——”他眼眸带着些微寒意,看着陆羽,“你身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已经所有生机断绝,却还能维持不死……”
  陆羽也不隐瞒,事无巨细,把那天在富士山发生的事情,都跟陈青帝讲了。
  反正以陈青帝的眼力和见识,他就是想骗也骗不过去,倒不如就照实说了。
  他依稀猜到陈青帝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吊唁魏文长是一方面,最为重要,怕是想问问,那一天,魏文长到底是如何跨出那一步,证道人仙的。
  不过那天他跟魏文长,各有各的敌手,魏文长正道人仙的过程,他可是一点都没看到,也没什么好跟陈青帝说的。
  果不其然,陈青帝听完后,大失所望,然后他目光一凝,接着道:“你是说……魏兄临死时候,打出了一道诸天生死轮,接管了你的身体,接着你才杀掉了围剿你得那些武者,然后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之所以还能维持不死,也是因为这一道诸天生死轮?”
  陆羽点点头,说道:“大师兄,你我都是天机宫的传人,也都通读过天机宫所藏的医书,深谙医理。这种事情,我骗你也没有丝毫作用。你一探不就知道了?”

  “也对。”
  陈青帝点点头,一把抓住了陆羽的胳膊。
  陆羽也不反抗——当然反抗其实也没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肯定让他很不爽,当当你面对的是这个世界最强悍存在的时候,许多事情,那都是不能忍也得忍得。
  再说,陆羽也不觉得陈青帝会真的动手杀他。
  毕竟当初的五年之约还没有到。
  毕竟他现在是重伤之躯,以陈青帝的做派和风骨,也不可能对一个病人下手。
  陈青帝给陆羽号了会儿脉,然后放开了他的胳膊,淡声道:“长青,你身上的伤,太复杂了,便是我也给你治不好。这是你的大劫。不过我还是有些头绪的,你给我点时间……我会想办法。但我不敢保证能把你治好。”
  “不必了。”陆羽摇摇头,“即便大师兄给我治得好,我也不愿意你给我治。”
  “怎么,怕我对你有所求?”陈青帝眼眸一冷。
  “那倒不是。”陆羽笑着摇摇头,“我知道师兄不是这种人,一世人两兄弟那是天大的机缘,这话也是大师兄跟我说的,别人这么说我肯定觉得他假仁假义,但大师兄说的我肯定信。”
  “那是为什么?”陈青帝问。
  陆羽解释道:“这跟大师兄你没有关系,单纯是我个人的原因。”
  “不想欠我人情?”
  “是,也不全是。”陆羽说道。

  “那我想听听不全是那一部分。”陈青帝道。
  “这是我的大劫,但又何尝不是我的大机缘?”陆羽笑了笑,“我想靠自己挺过这一劫。我想只有靠我自己把这一劫挺过去,我陆长青,才有跟大师兄你争锋的资格。”
  “谈何容易?”陈青帝冷笑一声,“想过没,若是你挺不过呢?”
  陆羽笑道:“左右不过一死,我不后悔,便不畏惧。”
  “你长大了。”陈青帝悠悠叹了口气。
  他遥望远方,目光悠远深沉,“小师弟,你现在这个样子,跟那时候的凤年,何其相似。”

  日期:2016-11-17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