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3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千通天王?
  我愣了一下,说没有听过这人的名号啊,哪儿冒出来的?
  屈胖三一脸无奈,说刘学道有一句话说得很对,那就是这已经不是完全凭借着经验就能够掌控的世界了,因为江湖上总会冒出一堆从未听闻、却无比恐怖的家伙来,想想都可怕……
  我说你什么想法?
  屈胖三说刚才村外那边的情况,你瞧见了没有?
  我说瞧见了,山门口遇见的那三个剑主在里面,其余的人,暂时不清楚,不过想来应该是来了许多的人。
  屈胖三说我们两个刚才的卖力厮杀,应该是损耗了敌方大部分的有生力量,再加上刚才那一帮披着黑袍子的傻波伊,他们能够拿出来的人手有限,而那三个剑主,再加一个秦归政,我们未必能够对付得了,既然如此,不如将人引入后山,让茅山各处的幸存者能够有时间和空间逃离这儿——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说呢?
  我说我当然没有问题,咱们出来这儿,是为了救人,又不是为了杀人。
  屈胖三说好,那行吧,我们引对方离开——你还行么?
  我说日天日得有点儿脚软,得休息一会儿。

  屈胖三翻起了白眼,说我擦,你特么这一大高个儿,大人我哪里背得动?
  我嘻嘻一笑,说那怎么办?
  屈胖三一副出门踩狗屎的沮丧心情,转身过来,将我背在了背上来,两人体型有点儿不对称,颇有一种小蚂蚁被粪包的怪异感,不过他也不敢多加停留,背着我健步如飞,朝着镇子外边狂奔而走。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不过我还真的很佩服你这小子的急智,整出一萧克明的脸来,那帮家伙瞧见了,就算是有心留在这儿扫尾,也不敢再停留。”

  我一开始的时候,只不过是为了推卸责任,此刻想起了,还真的是一妙棋。
  萧克明的名头太响了,没有一人胆敢懈怠。
  那帮家伙瞧清楚了屈胖三背上的这张脸,估计会抛下一切,朝着这儿追来,不为别的,就因为萧克明这三个字,就代表着奇迹。
  而且还代表着另外的一个人。
  苗疆蛊王,陆左。
  毕竟,焦不离孟,孟不离焦,说的,就是这兄弟俩。
  果然,当我们出现在了小镇朝往后山的那条道路之时,呜呜之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然后无数的气息锁定此处。
  众矢之的。

  我不确定敌人在茅山投入了多少的力量,却也知道除了小镇这儿,其余的地方,也还有许多的兵力。
  毕竟除了清池宫,其余的各峰也是攻占的目标之一。
  不过这些都与我无关。
  当屈胖三背着我一露面,立刻就仿佛搅动了风云一般,我感觉到自己成为了所有人瞩目的焦点,数之不尽的人从四面狂奔而来,为的就是将我和屈胖三二人擒下,然而此时此刻的我,却正是使用了神剑引雷术之后,最为虚弱的时候。
  而这一次的脱力,比以往要来得更加长一些,可能也是与刚才的落雷术威力有关。
  如果这个时候给人追上了,我几乎是没有什么反抗之力的。
  而在这么多人的围殴之下,屈胖三带着我,也势必会让我成为累赘。

  然而尽管如此,我的心中却没有半分畏惧。
  玩嗨了。
  的确,从进入茅山以来,我手中的止戈剑就不知道斩杀了多少的人。
  这些人倘若是普通人,我心中只会是满满的内疚,然而现在却不是,我每杀一人,就能够救出更多的人,以杀止杀,这就是止戈剑的真正意义。
  而在这样的屠杀之中,我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
  那就是拯救。
  杀、杀、杀……
  当无数的生命在自己的手中消弭之时,一会恐,二回惧,三四回变成了麻木,而到了后面,就变成了刺激。
  那是一种与其他快感相比更加刺激的感觉,尤其是它还被冠与了正义。
  而在这样的兴奋之中,我个人的生死,已经被自己抛于脑后。
  当然,这是我心中的感觉,而对于屈胖三这个老油条来说,一切的一切,对于他都不是问题。
  在我认识的人之中,他尽管修为不会是最强的,但绝对是最为镇定的那一个。
  天塌下来,他也不会皱半分眉头。
  他拥有着最强大的心脏,任何的事情,对于他来说,都不过是浮云而已。
  跑!
  牵动着无数人心神的我和屈胖三,一路疾奔,好几次仿佛就要被人给追上了,然而屈胖三的脚步一转,人在树林子里绕了几圈,直接就将人给甩开了去。
  树林之中,有法阵。
  这些法阵,有的是被炮火轰破了的,威能不再,而有的却还有着足够的效果,对于许多空有一身蛮力,而没有脑子的家伙来说,实在是有一些太难了。
  屈胖三背着我,并非是落荒而逃。
  他是且战且退,有的时候,某些家伙追得过于投入,孤军深入的时候,他就会将我给重重地扔在了地上,然后返身而去。

  手持量天尺的屈胖三,有着寻常人所不能理解的凶狠。
  他明明还在面前,结果脚步一错,人就出现在了后方。
  随后一尺子去,只要是修为相差有点儿悬殊的人,很难挨得过他这一尺子。
  就算能,也挨不过第二尺。

  结果随着死人越来越多,追逐而来的人终于是越来越少——并不是说他们止步不前了,而是因为畏惧,这些人都开始抱团取暖,而正因为如此,使得追逐的速度一下子就降低了下来。
  渐渐的,我们身后终于没有再瞧见人。
  而在这样激烈的追逐之中,我也通过快速的回气,让自己恢复了一些战力,不过出于某些心理,我最终还是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体状况,让屈胖三继续被这。
  哼,谁叫这家伙扔我在地上的时候,那么用劲儿?
  他是故意的。

  我也是。
  两人一路往后山行走,这茅山宗的洞天福地说大不大,说小还真的不算小,从山下古镇往这后山来,一路上密林无数,还真的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将身后的追兵全部甩丢之后,我们方才走了半途。
  后山的入口,就是传功长老萧应颜结的草庐,那儿本来是茅山宗传功长老的镇守之地,只不过随着萧应颜的离开,变成了一个无人扼守的关口。
  我们因为来过几次,算得上是老马识途,故而倒也不耽搁,一路疾驰而来。
  快到了塔林之处的时候,屈胖三停下了来,将我猛然扔在了地上,怒气冲冲地对我说道:“耍我呢?”
  我一脸郁闷,说干嘛啊你?

  屈胖三大吼道:“大人我又得给人打架,又得伺候你这祖宗,累得要死,你居然还要让我背着你?你准备什么时候才下来?”
  他估计是因为紧张,所以这会儿才想到这种可能,越发愤愤不平起来。
  我被他揭破,讪讪地笑道:“我是真的脱力了,让你背一下咋地?以前的时候,我还不是背着你走遍荒域?”
  屈胖三冲着我吐口水,说:“呸!”

  我忍不住吐了回去:“呸!”
  日期:2016-11-17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