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8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胖子张了张嘴,似乎不知道该如何提起火神庙之行,老半天之后才开口说,“赵永坤早已丧命,我这一年的经历虽然诡奇,但师父的卦象没错,我有惊却无险,只是稀里糊涂的在那里待了一年,顺顺当当的又回来了……至于其中的详情。我随后找个时间跟师父细说。”
  管真人闻弦歌而知雅意,只是点点头,没再问起这件事,转而熟络的跟叶翩翩寒暄几句,问了下李老爷子的近况之后,这才转过头来,对胖子问起了我。
  等胖子简单介绍之后,管真人神色也有些惊讶,开口对我说道,“这半年来。早听说过周贤侄的种种事迹,不想周贤侄跟我这劣徒还是竹马之交,如此甚好,这次来我们黄冠山,可要多待些时日。”
  他的话虽然客套,但总还是一副和蔼的长辈语气,让我心里颇有几分暖意,笑着又跟他寒暄了几句之后,管真人似是有什么事,也没再跟我多聊,直接安排人去帮我收拾客房,然后催着胖子带我去黄冠山上四处走走。
  从内室出来的时候,南宫又笑嘻嘻的拉住了我,说让我晚上的时候到天罡亭跟他见一面,他有些事情要跟我说。
  听他这一说,我精神倒是一震,相识以来,这家伙一直都是个嘻嘻哈哈的模样,这次总算要正经跟我说点什么了么,只是他要说什么,难道是当初那地宫,或者红影子的事?
  我本还想问两句,但南宫说完,直接就起身,朝管真人过去了。

  我和叶翩翩跟着胖子出来之后,胖子一路跟我介绍他们占验派的内情。道家流派中,符箓和金丹两派自然最是兴盛,但除了这两派之外,就得算是占验派了。自古以来,占验派流传的时间之广,名气之大,一点都不逊色与符箓、金丹两派,只是占验派主修占验术数之道,讲究的是出世自修,不结红尘因果,是以名声逐渐淡了下来,不再为外界知晓。
  所以近代以来,占验派没什么名气,但要说起历史上占验派的名人,那可就不得了了。首先便是李淳风与袁天罡,这两人推衍千古奇书《推背图》,竟预言两千年国运,着实让人惊叹不已。除他们两人之外,还有睡仙陈抟、三国时曹魏术士管辂、东晋著名方士郭璞等人。而胖子的师父管真人,据说就是管辂之后,家学渊源极深。
  而如今占验派的道门名为天乙观,坐落在开封市郊的黄冠山上,这黄冠山之名也有来历,据说是李淳风之父也是占验派一代宗师。人称“黄冠子”,这黄冠山正式一千余年前李淳风以其父的道号命名的。
  胖子一路介绍的眉飞色舞,我在一旁听的却提不起什么兴趣,满心想的都是南宫的事。
  按照我的推算,南宫肯定是从胖子那里得知我的事情。这让我心里挺不是滋味,有心想跟胖子求证一下,但转念想想,南宫又是胖子同门师叔,交情显然不差,我真问起来这件事,反倒是让胖子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了。

  我心里不怎么能藏住事,走了一路,很快就被胖子看出了端倪。他停住脚步,问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为什么脸色一直这么不好。
  他一问起,我再也憋不住了,干脆就把自己的疑问全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我本以为胖子会为难,却不曾想,他却一脸奇怪的对我说道,“这你可是猜错了,当年是何老头把我送到这里来的。咱们那件事,他没提过,我自然也没跟人提过,而且南宫师叔是两年前忽然来到黄冠山的,也不知道跟我师父说了些什么。后来我师父就通告整个天乙观,说南宫是师祖弟子,以前在外云游什么的,从那之后,我才多了这么个便宜师叔,而且他也没在天乙观待过几天,那次回来之后没多久就又离开了,随后我也下山,一直到这次回来,才是我第二次见到他。”

  胖子的话大大出乎我的预料。敢情我早先推测的完全不对,胖子跟这个南宫也不熟……那倒是真的奇怪了,南宫三番五次的接近我,到底是什么目的?
  本以为自己已经发现了他的目的,现在却又成了一团乱麻,我跟胖子合计了半天,最终也没推算出来什么结果。不过南宫约我晚上见面,到时候说不定会透露出来一些东西。
  晚上胖子给我安排好客房后,我问清楚天罡亭的位置,一个人寻了过去。
  黄冠山上面积不小,从客房出来,我一路走了大半个小时,才找到地处天乙观后面偏僻山道上的天罡亭。
  这天正值望日满月,天气又很晴朗,月光把地面照的纤毫毕现,老远我就看见亭子里有两个身影坐在那里。
  我心里有些疑惑,南宫私下约我见面,怎么还带了一个人?
  等我走到亭子里,看清那个人影之后,心里更是奇怪了,跟南宫坐在一起等我的人,居然是叶翩翩……白天我跟胖子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叶翩翩就在身旁,她当时什么都没说,怎么忽然又出现在了这里?
  我刚要开口询问,忽然惊觉不对,这人不是叶翩翩!
  叶翩翩说过,她从不穿白色衣服,而这人一身白色长裙,应该是叶袅袅才对。

  半年多不见的叶袅袅,怎么跟南宫在一起?
  本来我就对南宫有所怀疑,现在看到叶袅袅跟他在一起,我心里更加警惕了。
  叶翩翩之前跟我说说过,叶袅袅这人很危险。虽然具体怎么危险我也不知道,但经过当初她对我照顾的那一个月之后,我对叶翩翩很信任,她特意跟我说的话,必然不会骗我。
  当然,我只是心里警惕而已,还谈不上害怕。我抬脚走过去,在南宫对面坐下,开口问他,“大半夜的,叫我过来什么事?”
  南宫一副闲适模样,懒洋洋的坐在那里,伸手在身上摸了半天。摸出来个木盒子,随手丢在石桌上,“喏,送你的小礼物。”
  小礼物?我不知道他什么打算,犹疑的伸手拿过来,准备打开。
  这时候南宫却按住我手,止住了我的动作,笑着又说,“现在不要打开,等你回去,身边没人的时候再看。”
  伸手不打笑脸人,他这么笑嘻嘻的说着,我也不好坚持,只好松开手,把盒子收到身上,然后又问他还有没有其他事。
  南宫点点头。伸手又指了指我左手手臂的位置,开口道,“还有点小事,是关于你胳膊上那个道鬼印。”
  听他说起道鬼印,我心头顿时就是一凛。
  当初杀梁开雄我是暗中下手,从杀了他之后,到道鬼印附到我左臂,再到此后道鬼印异变,提升我的境界,一直以来,我从未将这件事跟别人提过,南宫又是如何知道的?

  我面色很明显的变了,南宫却好似半点都没有察觉到,依旧侃侃说道,“上回你这道鬼印已经解开第一层封印,一小部分道炁被你吸收了。对吧?”
  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尽量维持着面色的平静,点点头说,“没错,然后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