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8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诸位,稍安勿躁。今天毕竟是八爷出殡的日子,我不想动刀兵,更不想惊扰了八爷的在天之灵……”
  陆羽摆了摆手,顿时吵闹的人群,都安静了下来。
  “魏小北是我杀的。这事儿我没打算隐瞒,魏叔也早就知道。是在我杀了魏小北之后,魏叔才与我相交,传我武道,教我做人做事的。”
  “这次去日本,若是没有魏叔,我陆羽肯定早就死无葬身之地。我欠魏叔的,也欠魏家的。”
  陆羽继续说道。
  “姓陆的,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你当然欠魏家的,可你让魏家绝了种断了后,你拿什么还?”

  顿时有人骂道。
  真是那个彭连海。
  此人一脸络腮胡子,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阴毒得很,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就死死抓住陆羽的痛脚。
  “那是你觉得。”
  陆羽看着彭连海,冷冷一笑,“我并不觉得魏家绝了种断了后。”
  “笑话,魏家三脉单传,你杀了魏小北,魏家可不是断了种绝了后?”彭连海冷笑道。

  其他人里面,也有人开口应和彭连海的观点。
  “对呀,魏小北都死了,魏家可不是绝种了!”
  “八爷倒是光风霁月,君子坦荡。少帅这事儿做的就有些不地道了。”
  “是啊,魏小北就是有千般不是,也该留他一条命的。”
  陆羽仰望远处的天光,笑道:“诸位,要说魏家,那可真真是满门忠烈。当年淞沪会战的时候,魏家满门上下三十九口人,除了魏叔的父亲,其他人可全都死在了战场上。”
  “满门忠烈,却被你这阴损小人绝了种,姓陆的,你倒是脸皮厚,还有脸说出来!”彭连海骂道。
  “魏家是什么?”陆羽继续道,自问自答,“在我看来,魏家,重要的是不是魏家的血脉,而是魏家的精神。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所以——我不觉得魏家绝后了。只要这世间的公道还有人去弘扬,这世间的侠义,还有人愿意去贯彻。那魏家,就永远都在。”
  “魏小北是我杀的。因为他有取死之道。就算是当着魏家祖祖辈辈的面儿,我依然敢这么说,我陆羽杀了魏小北,我也问心无愧。”
  “当然——有些事情,你们可能没有办法理解,当然,我也不需要你们理解。因为……魏叔能够理解。”

  陆羽环视一周,“这就是我今天想说的。今天我魏叔下葬,诸位来参加葬礼,我很感激。但若是谁想捣乱,对不起,我陆长青不欢迎。”
  啪啪啪——
  掌声。
  如雷一般的掌声。
  訇响不绝,响彻整个墓园。

  彭连海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李夸父却是冷笑一声,“长青,你欢迎又怎么的,不欢迎又怎么的。今天老子就把话放在这里,我不答应。”
  “你不答应?”陆羽看着李夸父。
  李夸父眼眸阴冷,丝毫不掩饰眼中杀气。
  陆羽唇角微翘,“你不答应就不答应呗。你算什么东西?”
  若在日本之行前,陆羽还会把李夸父放在眼里,但日本一行,他什么危险局面没经历过,什么大人物没见识过?区区一个李夸父,连亚圣都不是,在他眼里,算个屁啊!
  “你——”
  李夸父眼眸一红,怒发冲冠。
  “哼,想死还不容易!”
  李夸父怒喝一声,倏地启动,冲向陆羽。
  陆羽没有动。

  只是冷冷看着他。
  高长恭动了。
  兰陵王抿着猩红嘴唇,狭长眼眸冰气弥漫,拦在了李夸父面前。
  “败军之将,也敢拦我?”
  李夸父冷笑。
  兰陵王不说话,只是冲着李夸父勾了勾手指。

  他从十六岁出道,一把杀-猪-刀,纵横北地,杀人无算。
  十八岁就敢去挑战陈青帝,虽说败了,却并没有被吓破胆,反而更是激发了他的奋发之心。
  半年前败在李夸父手里,差点死去,若是一般人,只怕早就一蹶不振,跌入尘埃。
  但高长恭没有。

  他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武道修为,破而后立,不退反进,短短半年时间,就连破关卡,勇猛精进,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此刻的兰陵王,跟半年前比起来,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当然——
  这半年,李夸父也没有原地踏步,一直跟着陆野狐在北地苦修,为不久后的“论道灭神”做准备,虽然境界没有突破入亚圣领域,但无论刀法还是精气,都攀升到了现在能够达到的巅峰。
  可以说,现在的他,跟现在的高长恭,绝对是处于同一个水准线的超强武者。
  虽然都不是武道亚圣,却已经有了战胜真正武道亚圣的实力。
  现在两人对上,真真是针尖对麦芒。
  两人并未对峙多久,便已经斗在了一起。

  都是用刀。
  高长恭用家传玄铁杀-猪-刀,招式大开大合,云横风狂,姿态潇洒,铁马冰河入梦来。
  李夸父用太刀百子切,招式犀利冷峻,行云入电,收放自如,乱红飞过秋千去。
  太原老白干对上了北地烧刀子。
  都是快刀。

  都是好刀。
  瞬息之间,两人就斗了差不多二十招,你来我往,疏忽纵横,境界不到的,甚至连两人出刀轨迹都看不清。
  然后两人便各自分开。
  李夸父收刀入鞘,冷声道:“姓高的,当初我就该杀了你。”

  高长恭脸色微白,但很快就恢复了红润,冷声回道:“当时我就告诉你了,不杀我,绝对是你这辈子做的最愚蠢的决定。”
  李夸父冷声道:“现在杀你,也不算晚。”
  高长恭抿了抿猩红嘴唇,“那也要你杀得了我才行。”
  “那就试试。”
  李夸父舔了舔嘴唇,握紧手中百子切的刀柄。

  高长恭的手,也搭在了杀-猪-刀的刀柄上。
  方才两人对拼快刀,看起来凶险绝伦,其实都只是试探。
  都是留了手,也都是收的住。
  但现在试探也试探完了,要是再斗,那就是不死不休了。
  “陆哥,高哥能赢么?”郭破虏低声问陆羽。

  方才他可是眼睛眨也不眨,看完整个过程的。
  也清晰看出来了,他跟高长恭、跟李夸父,还存在一段不小的距离。
  “说不好。”陆羽眯着眼睛,“不过我不觉得我认识的那个比衡水老白干还烈的男人会输。只是……他们应该是打不起来了。”
  “为什么?”郭破虏不解道。
  “有个人来了。”陆羽笑道,“有他在,怎么打得起来?”
  陆羽说到这里,突然朗声道:“大师兄,既然来了,怎么不出来一见?”
  “大师兄?”
  郭破虏蹙起眉头。
  他是知道陆羽来历的,陆哥的大师兄……岂不就是那位?
  “长青师弟,怎么发现我的?”
  正在此时,人群最后方,一个带着斗笠的男子缓缓开口。

  他不说话的时候,便是连他身边的人,都没能发现他的存在。
  但他一开口了,就好像上帝说了要有光一样,整个世界的光线,都汇聚在了他的身上。
  日期:2016-11-16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