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1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先不说他们了,还是先说连彬。”楚天齐把话题拉了回来。
  曲刚继续说:“连彬交待了相关造假的事,但仍一口咬定,那些事都是邹彬一手操作,他事先并不知情,更不承认连莲有过参与。可邹彬已于上月失踪了,到目前为止没有找到。”
  “只要他承认有造假的事,这就好办,就可以进行下面的步骤。”楚天齐笑了笑,“可以把连莲的近况告诉连彬,看他有什么反应?”
  “我正考虑一会提审时,用他妹妹刺激一下他。”曲刚道,“准备十点开始,局长也去旁听吧。”
  “十点?再有十来分钟就到了,我看看有别的事没。”说着话,楚天齐去翻桌上的台历。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楚天齐不禁眉头一皱:“‘明白人’?”
  “是他?他能有什么好事?莫非……”曲刚说着,忽然笑了,“哈哈,只要他不找我就行。”
  “看你幸灾乐祸的。”说着,楚天齐按下接听键,叫了声“明秘书。”

  手机里传出“明白人”的声音:“楚局长,下午两点半,第二会议室开会。”
  “好的。”答复过后,楚天齐又问,“是什么会,需要准备什么?”
  “不知道,我只负责通知。”“明白人”说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
  握着手机,楚天齐自语道:“开会?不是那事?”
  “是呀,我以为他又是问彬彬的事呢。”曲刚也很疑惑。
  “是不是很失望?”楚天齐反问。
  “哪能呢?”虽然曲刚嘴上这么说,但那表情分明就是失望至极。

  楚天齐道:“一会提审连彬,我就不去监听了,我得弄清下午到底要开什么会。”
  曲刚建议:“那要不就把提审推一推,换个时间。”
  楚天齐摆了摆手:“不,照常进行。”
  待曲刚出去后,楚天齐给楚晓娅打去电话,想要了解下午会议情况。可楚晓娅也只知道参加下午会议的事,并不清楚会议主题是什么。又打了两个电话询问,对方仍然对会议内容一无所知。
  都不知道?楚天齐更觉怪异,同时心中也很不踏实,便猜测可能会是什么。猜了半天,还是没有一个准确的结果。
  可总不能不有所准备吧?于是楚天齐就准备起了“文明执法强化月”的材料。四月份马上就要到来,也许县委要督促一下也说不定,那自己可得小心应对了,千万不要被冷箭伤到。
  平时没太当回事,这要认真起来,工作量还真不少。只到过了中午十二点,楚天齐还没完全弄利索。匆匆吃了口饭,回到屋子继续整理,在下午一点刚过的时候,终于弄完了。
  离下午开会还有一个小时时间,还能稍微休息一下。这样想着,楚天齐起身锁好屋门,向里屋走去。
  “笃笃”,敲门声响起。
  会是谁呢?大中午敲门。楚天齐站在当地,看着门口方向,没有言声。
  “笃笃”声再次响起,同时伴着说话声:“局长,休息了吗?”
  “怎么休息?你不是来了吗?”说着话,楚天齐走到门口,打开刚刚锁过的门锁,拉开了屋门。
  曲刚出现在门口:“不好意思,打扰局长休息了。”
  “呵呵,老曲,你要真不好意思,就不会来了。”楚天齐道,“进来吧。”
  曲刚一笑,走进屋子,关好了屋门。
  一前一后走向办公桌,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曲刚坐到了对面椅子上。
  刚一坐下,曲刚就说:“局长,向你汇报一下案子进展。”
  “说吧。”楚天齐道,“看你满脸兴奋,肯定有收获。”
  “有收获,有大收获。”曲刚难掩兴奋,“上午十点准时提审连彬,一开始他还是那一套腔调,把所有的事都推到邹彬身上,把他自己说成了一个傀儡。看他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我便马上让现场播放连莲受审的画面。乍一看到画面中的妹妹,连彬先是不解和怀疑,然后当他确认妹妹所在屋子就是他现在受审房间时,立刻哭喊起来‘为什么会这样’。
  喊过几声后,他的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问如何能救他妹妹。看的出,那时他的精神已经崩溃了。为了立功,为了减轻妹妹的罪责,连彬交待了邹彬的藏身之所。局长,你知道邹彬藏在哪吗?”

  楚天齐道:“藏在哪?难道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
  曲刚说:“跟眼皮子底下差不多,就在城边的那个旧外贸大院里。”
  “这么说,逮住邹彬了?”楚天齐兴奋的问。
  曲刚点点头:“逮住了。当连彬交待后,我半信半疑。那个地方我们也曾排查过,当然没有直接进到里面,但在院子的外围,包括院门口,并没发现任何有人活动的迹象。刚才当我带人到了那里的时候,发现院门屋门紧锁,院里院外没有一个脚印。就在我们认为连彬是谎报消息时,忽然闻到一股臭味,循着臭味进到院里去找,发现是东排屋子中的一间。打开屋门时,臭味更浓,是从一个木床下发出的。移开木床,掀开木床下地上的一块板子,一个洞口出现在眼前,浓重的恶臭袭来。用手电去照洞里,一个比乞丐还埋汰的多的多的人出现在里面,正是邹彬。”

  楚天齐“嗤笑”道:“堂堂彬彬有礼公司董事长,竟然成了这副德性。他既然在里面,怎么就没发现脚印呢?”
  “这家伙也真狡猾,是这么回事。”曲刚讲说起来,“邹彬说……”
  听着曲刚的叙述,楚天齐知道了整个过程。
  原来在警方调查彬彬有礼公司时间不长,邹彬就从社会上一个朋友那里听到了风声,那个朋友是听工商局的人说的,但具体是谁,邹彬并不清楚。当时感觉事情不妙,邹彬急匆匆躲到了外地,没几天就听说连彬被警方带走了。
  过了半个月,邹彬乘黑夜回到许源县,想要取走自己的护照,躲到国外去。可他刚从家里出来,就发现有可疑人进了住宅区院子。他意识到机场更危险,可能公路也不安全了,便决定立刻躲起来,瞅机会再走。
  躲哪去呢?邹彬想到了一个所在,就是旧外贸大院。那个大院已经废弃好几年了,还是邹彬在市政公司做工人时,偶然一次检查地下排污管道去过的。于是,他从车上拿下提前购置的包装食品,乘着夜色,从地下管道去了旧外贸大院。不曾想,外贸大院原来的出口处竟然盖上了房子,这样正好,他便在那个屋子里生活起来。

  经常听到外面传来的警笛声,还听到过丨警丨察说话声。邹彬便更不敢出来了,就在屋子里吃着那些包装食品,床下废弃的排污井就成了他的厕所。当被曲刚他们逮到时,邹彬已经臭不可闻了。
  听完曲刚的整个讲述,楚天齐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笑过之后,他问道:“邹彬交待了吗?”
  “刚让人给他换过衣服。”曲刚笑着道,“正准备审问。”
  “你们审吧,我该去开会了。”说着话,楚天齐站起了身。
  县委第二会议室,会议接近尾声。县委书记刘福礼说完“散会”两字,率先起身,走出了屋子。
  日期:2017-06-19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