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230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反正除了五音六律之外,我妈就只给我留下一架古筝与武舞手上的手镯了,我妈生前的用品倒是被我爸给收拾在一堆,我也看过那堆东西,只是一些很普通的生活用品罢了,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听到我的问话,夏婉玉点了点头,看着我笑着说道:“放心吧,我都准备好了。”
  夏婉玉知道我问的是怎么应对蒋家以及夏家等人的质疑,毕竟夏婉玉是蒋家的儿媳妇,生孩子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跑去凤凰村,很容易能够让人误会。
  其实夏婉玉什么都没有准备,甚至这件事情除了我与夏婉玉表姐以及十三之外,便没有其他人知道了。
  夏婉玉也明白,那时候曝光她的怀孕真相与将孩子生下来再曝光其实也没什么不同了,反正这两个时刻的夏婉玉什么也剩不下,而夏婉玉现在所要考虑的便是自己的安身之所,凤凰村无疑是最适合的。
  抛去别的因素不谈,夏婉玉本身就对凤凰村这种世外桃源的地方充满了好感,夏婉玉也知道只有这样的环境,才能够让自己的孩子健康茁壮的成长,而不是如同自己一样,从小便生活在勾心斗角里面。
  “行,到时候我就直接来接你了。”我对着夏婉玉点了点头。
  夏婉玉嗯了一声,然后便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再见……对了,提前祝你生日快乐。”夏婉玉一脸笑意的对着我摆了摆手,然后便关上了车门朝着别墅门走去。
  我在原地愣了半天,心想夏婉玉是怎么知道我生日的?
  其实夏婉玉想要知道我生日,是非常简单的,以前的我与夏婉玉一直是对手。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最了解你的往往是你的对手。
  我当然明白夏婉玉肯定是将我的资料给查得干干净净的,像是出生日期什么的夏婉玉肯定是看过的。
  但是看过这不代表着她会放在心上,哪个对手会对你生日几何感兴趣?
  现在夏婉玉跟我说出这么一句,说明她心中确实对我心存好感,如果不是对我在乎的话,谁会刻意去记这样的事情?
  虽然心中对此感到别扭,但是夏婉玉能够记住我生日我还是蛮开心的。
  以前我爸忙着四处奔波查找我妈的死因,我几乎算得上是与表姐相依为命了。
  每年除了我爸给我打个电话,也就表姐记得我生日了。
  那时候我倒是没觉得什么,反正也已经习惯了。
  现在倒是越来越多的人记得我的生日,甚至连我以前做梦也不会去想的夏婉玉都能提前跟我说上一句生日快乐,这自然会让人感到开心,但我一想着其中牵扯到的各种复杂的关系,我就觉得头疼了起来。
  我心中苦笑,心想自己还真是有够贱的。
  这种时候还抱怨这抱怨那,不是贱是什么?
  我微微摇了摇头,然后便开着车离开了闸北区。
  刚开出去没多远呢,我就看到一辆车和我交错,我心里一愣,这不是公孙蓝兰的座驾吗?
  本来是想打一声招呼的,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人家找自己的女儿我上去瞎掺和干啥?
  所以我也就没管,直接将车开走了。
  公孙蓝兰将车子停在了夏婉玉别墅外面,走出车门的时候公孙蓝兰便眯着眼看着我远去的车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公孙蓝兰这才收回了目光,直接走进了夏婉玉的别墅。
  此时的夏婉玉呢,正在专门为自己未出生的宝宝准备好的婴儿房里面,收拾着各种宝宝用的物品呢。
  小手抚摸着那件大红色还有着中国结的小衣服,夏婉玉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这件衣服是上次我陪夏婉玉逛商场专门为夏婉玉肚子里的宝宝挑选的,一开始夏婉玉其实不怎么能接受这样的风格,觉得这种颜色太艳太招眼了,小孩子不应该穿那种卡通色的衣服吗?

  但是买来之后,夏婉玉就愈发的对这件衣服爱不释手,甚至时时刻刻都在幻想着等待自己的女儿成长到两三岁的时候穿上这件衣服的样子,应该很可爱讨喜吧?
  感叹了一会儿呢,夏婉玉就将这件小衣服给收了起来,此时的她已经在做前往凤凰村生孩子的准备了。
  “婉玉,你收拾东西干嘛?”
  突然,夏婉玉身后便传来了一个诧异的声音。
  夏婉玉回过头一看,原来是公孙蓝兰正站在婴儿房门口呢。
  “妈。”夏婉玉笑了笑对着公孙蓝兰打招呼。
  以前呢,夏婉玉总是对自己的母亲公孙蓝兰很有意见,其中掺杂着多方面的因素。

  但是随着预产期越来越近,夏婉玉的心态也渐渐的开始变化了起来。
  夏婉玉何尝不知道公孙蓝兰一直是在为她好?只不过公孙蓝兰的一些认知和夏婉玉不同罢了,所以两母女没少争吵过。
  等待孩子生下来,或许都等不到那个时候,夏婉玉怀孕的真相暴露,那么夏婉玉很有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
  夏家会将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的夏婉玉给赶出去,蒋家就更不用说了,夏婉玉这样做相当于是在给蒋家戴绿帽,说是赤裸裸的打蒋家的脸也不为过,恐怕到时候蒋家无论如何也要夏婉玉知道下场。
  那时候的夏婉玉,不就是孤家寡人了吗?或许到时候,只有自己的母亲公孙蓝兰会站在夏婉玉的身后。
  夏婉玉没有考虑我,夏婉玉不敢去考虑,害怕我到时候真的会做出什么让夏婉玉伤心欲绝的决定。

  所以今天夏婉玉在面对我提出来的问题,并没有明确的给出答案。
  我害怕知道这件事情的答案,夏婉玉又何尝不害怕到时候我的选择?
  虽然在高诗梦的演唱会上,颜麝跟夏婉玉说过一句类似于让她放心的话,但是万一呢?
  凡事都有个万一,毕竟这件事情牵扯的因素实在是太多,我能够负起其他的责任,不代表着我就愿意负这个责任。
  在利益争斗中手段强硬杀伐果断的夏婉玉,再遇上这种事情之后,竟然变得患得患失了起来。

  公孙蓝兰点了点头,看了夏婉玉手上各种婴儿物品一眼,再次对着夏婉玉问道:“婉玉,你收拾东西是要准备去哪里吗?”
  夏婉玉点了点头,对着公孙蓝兰说道:“我要去找个地方休养,将孩子生下来。”
  夏婉玉倒是没有对公孙蓝兰隐瞒,对于夏婉玉来说,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听到夏婉玉的话,公孙蓝兰脸色一喜,对着夏婉玉说道:“婉玉,你要找个地方休养的话,就去关中吧,在那里你不用考虑任何的事情。”
  公孙蓝兰也明白夏婉玉如今的尴尬处境,如果夏婉玉到京城蒋家产子的话,恐怕很快就能被蒋家人知道这个孩子的来历,到时夏婉玉母子就危险了,蒋家绝对不会那么容易让这份耻辱眼睁睁的从自己的手下钻走。
  而夏婉玉上次去东北,与夏长江父子可谓是彻底将矛盾给揭开了,夏婉玉如果独自一人回到东北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如今陷入疯狂的夏长江给控制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