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1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近几个月中,经常会发生一些看似不经意的泄密事件,尤其近期似乎更甚。于是在这一系列钓鱼计划中,楚天齐对好多人都不得不留一手,担心走露风声而前功尽弃。也正因为如此,楚天齐才没有对任何人说起整个计划。但在实施此计划过程中,楚天齐却不得不多处依靠曲刚做事,同时也逐步认定曲刚并非近段泄密嫌疑人,便决定要在合适的时机向曲刚讲说此计划。
  今天正好是个机会,于是楚天齐向曲刚讲说了整个计划。他之所以今天要尽量讲的完整,就是因为刚才的讲述只有七分真实,而另外三分却是瞎编的。为了避免因多次零星讲述而导致说辞不一致,他才要一次性系统的讲清楚。
  这次钓鱼计划,设计的并不完美,在好几方面都存在瑕疵,如果任一环节出现偏差,整个计划都可能流*产。假设连莲不主动上门,自己真要上门拿人吗?假设连莲逃跑或躲藏起来,自己又该去何处找寻?假设笔迹鉴定非同一人所为,自己抓人的举动又该做何解释?假设连莲并非是“连二姐”,那么自己的钓鱼计划岂不是一厢情愿?假设……
  幸运的是,假设毕竟是假设,并不是现实。而事实是几乎所有的现实都如自己推测的一样,所有的进程都按照自己的计划发展。
  现在连莲已经自投罗网,而且还顺便劝说连彬停止了绝食。接下来就是看连莲和连彬的交待,能不能交待非法兼并一事,能不能交待出举报信之外的事情?还有重要一点,那就是新的鱼饵,能不能引来新的大鱼,大鱼能不能咬钩,以何种方式咬钩?
  接下来的事情还有好多,但事情进行到现在,还是比较顺利的,还是可喜可贺的,楚天齐也不禁为自己的计划沾沾自喜了。
  事物都有两面性或多面性,站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立场看待问题,往往得出的结论不尽相同,甚至完全是相反的。
  就在楚天齐喜不自禁的时候,有一个男人却是懊恼不已。他懊恼低估了对手的智商,懊恼自信了自己的判断。他没想到楚天齐竟然敢直接抓人,否则他是绝不会同意连莲主动上门的,按他的估计连莲至多是见不到连彬,探不到任何信息。但事实是,连莲见到了连彬,也成功劝说连彬停止了绝食,可连莲自己却自投罗网了。
  就在刚刚得到连莲被抓的消息时,他还自认楚天齐是武断的头脑发热行为,可冷静一想,头脑发热的不是对方,而是自己。他现在才真正意识到,楚天齐肯定有充分的抓人理由,绝对有资格做自己的对手,自己必须马上改变思维,必须重新调整计划。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他站起身,插好屋门,拿起手机,进了里间屋子。
  刚一按下接听键,里面便传出一个急切的声音:“怎么样?二姐出来了吗?”
  “她被扣下了。”男人道。
  对方声音更急:“啊?扣下了?凭什么?警方就是这么办事的?我要……”
  男人打断对方:“警方不会无故抓人,只要出手就有出手的理由。你要干什么?也要自投罗网吗?”

  “我……你就不该让她去,这不成肉包子打狗了吗?”对方有些口无遮拦,“我要救她,就是豁出命来也要救,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里面受苦。”
  男人冷哼一声:“怎么说话呢?这是她自己非要去的,能拦住吗?你不是也拦了吗?你要救她?可以呀。那你自己救吧,砸牢反狱吗?”
  “我……我,实在不行,我还真就劫狱了,用我命换他命。”对方很固执。
  “放屁。”男人骂道,“你以为你想怎么就能怎么?我告诉你,就你那智商,来上一打捆一块,都不是人家的对手。当初要不是我帮你,你能逃出去?恐怕早就进了里面,等着把牢底坐穿了,弄不好直接就是一粒花生米。你记住,你现在没有任何可以直接和人家一博的资本,你现在只能装孙子,只能做一只规规矩矩的丧家之犬。否则,那你就是自取灭亡。”
  “我,哎,自取灭亡也没什么。”对方的声音软了一些,但显然还不服气,“大不了同归于尽,拉一个够本,拉俩赚一个。”
  “傻*一个。拉谁?是他还是我?你以为我们会听你摆布?你还想威胁我?”男人骂过后,语气和缓了一些,“你记住,我们任何一个人的智商都比你高,你现在只有听话的份,否则你就只有死路一条。救她的事,我会去做,但要等待时机。”
  “可是……”对方不甘心。
  “少废话。”男人不耐烦的打断对方,“不想现在就死的话,就闭上你的臭嘴。”
  果然,对方没有再发出声音。
  “不要主动找我,你就老实待着,需要你的时候自会找你。”男人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妈的,还想自投罗网,真是活的不耐烦了。”男人放下手机,恶恨恨的骂了一句。
  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对己方非常不利。接下来究竟要做什么?这才是最重要的。男人坐在椅子上,沉思起来。
  过了很久,男人拿起手机,在上面按着数字,在即将按下拨出键的时候,又停了下来。然后摇摇头,轻轻放下了手机。
  许源县公丨安丨局长办公室。
  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曲刚坐在他对面椅子上,两人都各叼了支香烟吸着。
  从嘴边拿开香烟,曲刚道:“刚才又提审了连莲,在这五天中,这已经是第四次了。她还是什么也不交待,连一个字也不说。”
  楚天齐接了话:“这是意料中的事,她肯定不会轻易开口的。她本意肯定是借着探望哥哥之机,希望能够了解到一些信息,也顺便试探我们的态度。可她没想到会自投罗网,这打乱了他们的既有计划。她现在要等着他们的人重新调整计划,她自己肯定也在思考新的方案。”
  曲刚一笑:“不过她并没有玩绝食什么的,该吃吃,该喝喝,心大的很。”
  “她在做着长期对抗准备,在等着他们的人救她,也肯定在等着形势变化。当然,也不排除她想接收到外面的消息,从而采取对应的政策。她现在什么都不说,对她适应下步的计划是最有利的。”说到这里,楚天齐话题一转,“连彬那边怎么样?”
  曲刚说:“连彬不一样,自从见过妹妹后,不再绝食,也交待了非法兼并那三家公司的事。据他交待,那三家公司负责人就是在损公肥私,在拿集体的利益为个人中饱私囊。文祥、华胜、天际都是事业单位,负责人只是挣死工资的,而在这次资产转移中却拿到了百分之十的好处费。目前所在地警方已经采取了措施,但只控制住了文祥、天际的负责人,华胜负责人一直没找到。”
  “那三家负责人的胆子也太大了,这么明目张胆的做,就不怕事情败露?这里边是不是还有别的猫腻?比如受到威迫什么的?当地的管理机构、监管部门也有问题,难道就没发现异常?”楚天齐很是疑惑。
  曲刚深有同感:“谁说不是,我也不理解。不过当地警方传来的消息还很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不过,从他们的支言片语来看,华胜负责人好像是整个转移资产的总牵头人。”
  日期:2017-06-19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