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89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结婚的是王小福……
  醉倒的是王小豹……
  小玉坠进了一团云雾中……客人渐渐散退了,房里的红烛却依然一跳一跳的。小玉像筋骨散了架一般没有一丝力气,她就那样在炕头上呆着,靠着墙,一动不动望着镜子,镜子上贴着鲜红如血的双喜字……
  快歇了吧。王小福说。

  他一边解着衣扣一边移向小玉,小玉无法逃脱,她本想说我找妈妈,这句话还没说出口就已经完全被那个大她十多岁的明显有些愚智的男人压在身下,她觉得王小福脱衣服的动作笨拙可笑,他总是解不开自己的最后一个扣子,只好用嘴咬开了,她搞不清那最后的扣子是被他吐出来还是被他吃下去了,反正大脑一片空白。
  小福光棍了几十年,做梦也没想到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现在竟然躺自己下面,而可以对她为所欲为,还没等他捅进,却已是一泻如注。
  小玉怔怔地望着王小福,就象一个旁观者。
  王小福手忙脚乱,粗重地喘息,抽筋一般哆嗦几下之后软软地摔下她的身体。摔下来的王小福好不甘心,他一下子忘记了自己小时候曾被林场木头砸伤了腰,医生曾告诫他最好是娶媳妇时少左爱,否则……大夫没说“否则”后面的后果。
  小玉很想刻薄他几句,见他沉默不作声样子瘫软疲惫,就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转过身去了……
  王小福自从新婚之后,整个人都好像变了似的,不仅做床第之事不行,好像白天干活也不行了,话也少了,脸也一天天失去光泽,眼睛也瘦棱棱的骨突出来越发老态龙钟。

  小玉却越感觉到王小豹的眼神这时越是发出异样的光,有一天她听到了兄弟间这样的对话:
  哥,小玉还小着呐,你得疼她,别让她伤了心了。
  小豹读的书比他哥多,说出来的话总是比他哥多点文气。
  小豹,我的事自己清楚,不要你管。
  小玉听到小福叫得很响,骨子里却很虚弱。
  我就偏要管,你娶了我的媳妇,我就管。小豹说。
  一阵沉默,小玉也默默地走开了……

  一段平静的日子里,大家的心里并不平静,意想不到的事终于发生了。
  那天天气很热,小玉那天就是穿着这件给她带来不幸的背心在家里做饭,家里只有小玉和小豹。
  歇会儿吧。小豹说。
  歇会儿。小玉说。

  坐在电扇下,小玉发现小豹的眼光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胸脯,象一团火,铺天盖地的,小玉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她赶忙找个借口走开了,她走到卫生间,她根本没想到小豹一直猫着腰在跟着她,当她那裤子似提非提的时候,她感到有人向自己扑过来,像一只老鹰似的,把她扑倒在地……
  小豹像捉小鸡一般抓住了小玉的手。
  你干什么?小玉极为惊讶。
  小玉,他只说小玉,叫了两声后,就把她拉到客厅,重重压倒在地。小玉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被他压倒在了,小玉眼里看见的是一团火,一块铁。
  我是你嫂子啊!小玉颤出一串声音……
  小玉。他只叫她小玉。

  在他的眼中只有小玉,没有嫂子。
  他的动作虽然粗暴,但他的眼神却是那样温柔,小玉不由自主地被溶化了……
  在王小豹爬下身去之后,小玉恍然作了一场梦,小豹让她从此变成了不贞的女人,而不贞的女人在那个时候永远也不能抬头走路了,因此,虽然那快-感还没完全消退,小玉却开始怨恨王小豹了,女人啊,有时就是这样的莫明其妙,自相矛盾。
  打那以后,小玉就再也不怕小豹了,尽管那眼光还是如火般地瞧着她,尽管她总是被烤得发软,但却从不怕,她甚至有些喜欢那火般的充满雄性渴望的目光。

  不久小玉发现自己怀孕了,生了个女儿,这个女儿后来就嫁给了小严。
  说起来,小严跟屠德隆算是有亲戚关系的,而且还算的上近亲,若不是因为有这一层关系在里头,屠德隆也不会帮小严的忙。
  屠德隆的父亲死得早,死去的时候才把这个秘密和屠德隆说了,嘱咐他一定要关照小玉,毕竟是他的姐姐,至于说那个小玉的孩子,也要给与关照。屠德隆听了父亲临死时候的话,一直在生活上对小玉诸多照顾。
  现在,要用到自己的侄女女婿小严了,屠德隆也是要尽量的把资源用尽,在电话里,屠德隆提出要见面谈的要求,却被小严拒绝了.
  小严说,屠书记,现在自己手里也有案子,只不过正在卷宗整理阶段,暂时还没有被收去通讯设备,能接听屠德隆的电话已经算是比较方便了,想要出去见面,显然是不可能的。

  屠德隆听了这话,立即意识到机会难得,赶紧把自己想要请小严给雷志福带句话的事情说了一遍。
  小严听了这话,心里一下子犹豫起来,作为纪委的干部,他心里最清楚,这种事情的性质严重性,一旦被人知道自己私自帮忙传递信息,麻烦可就大了,坐牢都是有可能的。
  见小严那边半晌没讲话,屠德隆心里理解小严的顾虑,劝慰道,放心吧,小严,你是我弄进纪委的,要是真的出什么意外的话,大不了,我再帮你调整到别的单位上班。
  小严心说,拉倒吧,这次的案子,你自己能不能置身事外还很难说呢,你凭什么给我承诺呢。
  屠德隆见自己说了半天,小严还是不出声,冲着小严来了一句,要不,我打点钱到你的账户上吧,你也可以在心里计算一下,你在纪委工作一年的工资收入是十万块,临退休也不会超过几百万,何况还要去掉诸多消费,我给你两百万,马上到账,你只当是买了个心安,帮我这个忙吧,行吗?
  小严听了这话,显然脸上有些挂不住,自己这份工作是屠德隆给的,自己欠了此人的恩情,现在是自己要报恩的时候了,要是再从屠德隆手里拿钱,自己成了什么人了。
  小严总算是开口了,他对屠德隆说,屠书记,这种时候,带什么话都是没什么大用处的,要是屠书记有心给雷志福一些心里上的暗示的话,最好把想要交代的话写在一张小字条上,雷志福见到了东西,心里自然就明白到底什么意思。
  屠德隆见小严口气松动,心里一阵高兴,他为难的口气问道,就算是我把小字条写好了,还不是见不到你的人,那又怎么转交到你的手里呢?

  小严说,县纪委的门口有个信箱,那是专门给一些举报上丨访丨的人准备的,你用一个白色的信封,上头直接写上严某某收,这样一来,这份信必定能到我的手中,然后我再想办法把字条转到雷志福的手里。
  此刻的屠德隆除了听从小严的安排,并无他法,于是赶紧点头答应说,行,二十分钟后,字条就会放到信箱里,你稍微注意一下。
  电话挂断了,屠德隆的心里安稳了不少,小严的心里却波澜起伏起来,他心里清楚屠德隆的为人,他既然说了要给自己钱,就一定会兑现,可是自己难道真就为了两百万,放弃了自己的前程?
  日期:2017-06-19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