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3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学道看了我一眼,说管好自己吧。
  他却是没有给我什么情面,转身就走,有两个刑堂六老跟在了他的身后,而剩下了一个还算是面熟的老头子。
  他打量了我一眼,然后在我身边低声说道:“圣光日炎会的目标,并非是我们这些茅山之人,而是茅山千年的积累,那些都在茅山后院之中,我们是准备留下来给那帮人同归于尽了,你们还年轻,不要在这儿跟我们一起送死……”
  他说完话,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道:“当初……得罪了。”
  这句话,是道歉。
  当初刑堂六老配合着刘学道,将我在南方省江门擒拿,千里押运,这事儿被龙虎山给宣扬了出去,一时间名动江湖,后来又发生了杂毛小道为我作保,自逐山门的事情,茅山一直都没有对我有过任何表示。
  这一次,终究由他做出了道歉。
  而此时此刻,正是茅山危急存亡之秋,很有可能今日一过,茅山就要成为昨日黄花、过往云烟了。
  唉……
  那人吩咐过后,头也不回地大步而走,我想要追上去,却被屈胖三拦住了。

  我说你干嘛?
  屈胖三看着我,说你确定要去共赴生死?你跟茅山什么时候,有了这么深的交情了?
  我被他问得一时语结,不知道如何回答。
  屈胖三冲着我眨了眨眼睛,说刘学道的话语我觉得不像是作假,如果是真的,那么圣光日炎会坐镇于此的,并非只有几个剑主和白衣秦归政那么简单,肯定是有让他绝望的人在,不过这样的神仙打架,我们不参与,但咱们似乎可以从一些小细节出发。
  我说比如……
  屈胖三嘻嘻一笑,说比如你刚才杀的那一帮人,抛开那些顶尖高手,这些跑龙套的小喽啰,才是敌人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我们出去,以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为主,会不会改变战局呢?

  我认真思考了一番,摇头,说我估计不会,相反的,我们觉得我们很有可能会被追得到处跑,如同地鼠一般。
  屈胖三挑衅地看着我,说你怕了?
  我却笑了,说激将法?我从入行以来,就一直被人追得到处跑,现如今都已经习惯了,你觉得我还怕谁?
  屈胖三说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可说的?
  两人这边下了决定,而这个时候,脸上还有泪痕的施长老走了过来,对我们说道:“敌方势大,我们准备从密道暂时撤离茅山,两位不妨与我们一起吧?”
  屈胖三微笑着说道:“你们走吧,我们再逛逛。”
  啊?

  施长老有点儿懵,愣了一下,方才说道:“逛逛?这是什么意思?”
  她有点儿弄不明白,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我们出去逛一逛是什么想法——又不是没有来过茅山,又不是没有见过茅山的风景。
  这个时候来旅游,就不怕丢了性命?
  屈胖三却没有解释太多,而是笑了笑,说哪儿是出口,帮忙指条路——放心,我们不会出卖你们的。
  施长老苦笑,说如果没有你们,只怕我们这些人都死了;说真的,你们真的不走?
  屈胖三摇头,说不走。
  时间紧急,施长老没有再劝解,而是叫来一人,却正是之前那个流着眼泪的年轻女子,让她带着我们去附近的出口。

  那女子叫做武月娘,带着我们往旁边的分岔路口走去,走了没多一会儿,往前面一拐,指着头顶处的木盖子,说这儿是镇子附近,不过你们小心一些,虽然你们毁了那炮阵,不过据说山门外面还有两架刚刚组装好了的野战炮,随时会投入这里来的……
  我朝着她点头,说好,保重。
  女子也点头,说保重……
  她犹豫了一下,然后低声问道:“你们……是不是萧掌教派来的?”
  呃?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问起这么一句话来,不过还是能够感受得到普通的茅山弟子对于杂毛小道的怀念。
  既然知道杂毛小道的重要性,当初为何又要骄傲地将他赶走呢?

  我心中叹了一口气,不过却没有表示出来,而是微笑着说道:“你觉得呢?”
  武月娘想了想,说我觉得是,我记得当初你们是一起离开的茅山。
  我点头,说对,我是他派来的。
  武月娘兴高采烈地离开,而屈胖三则在我的身后幽幽说道:“萧克明未必愿意你这么说。”

  我却反而想开了,说他表面上未必愿意,但心底里,说不定也是这个想法呢。
  我说着话,取开了木板,往上探出了头去,瞧见这儿是一处不起眼的屋子,走到窗边来,能够瞧见不远处陷入火海之中的镇子,不但如此,还有炮击之后幸存的人,在火海之外奔走。
  这些人有老人,有小孩,以及许多并不是修行者的普通人。
  而在外围处,有肩膀上统一绑着白色丝巾的家伙,正在冲着这些人大开杀戒。

  这些人,有的是圣光日炎会的人,有的则是他们找来的帮凶。
  我这个时候,终于明白了屈胖三的意思。
  今天,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而我们,则是收割者。
  炮火蔓延,步兵跟进,这很符合大炮兵作战的风格,只不过用在此时此地,让人着实感觉到有一些古怪。
  这不是战场,而是茅山宗,是江湖纷争。
  江湖上的潜规则,就是不能动枪,不能动用现代化的武器,这些根本,是从民国的时候流传下来的,所以即便是针对于江湖的有关部门,许多的工作人员大部分时间也都是用冷兵器,只有底端人员才会佩枪。

  至少在我接触的这些人里面,大部分如此。
  但无论是攻陷天山神池宫的那个什么真理会,还是这个什么圣光日炎会,一上来就毫不犹豫地用上了枪炮,实在是有一些凶猛和突兀,而更重要的,是居然没有人管得了他们。
  之前的江湖潜规则,是无数江湖大拿以及有关部门用铁血和暴力来维持的,现在呢?
  看着那些比鬼子进村还要恐怖的家伙,我的手有点儿痒。

  抗战剧里,大部分的鬼子都还是讲是讲究原则和道理的,并非都是杀人狂魔,进村来也就征收一些粮食啊,抢枪鸡、牵牵牛啥的,但这帮人不是。
  他们比鬼子可怕的地方,在于他们见人就杀,几乎毫无人性。
  或许是他们得到的命令本来如此,但讲句实话,这帮住在山脚下的镇子里,一辈子都普普通通、对任何人都没有威胁的人们,与他们到底有什么仇怨了?
  你凭什么就要判这些人的死呢?
  瞧见这些纵横屠杀的家伙,我的心中异常悲愤,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最孤独和绝望的时候来。

  什么时候?
  那就是我在冤越一族之中,被活生生地剥去了人皮,差点儿连男性的尊严都要给人弄掉,然而却半分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