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1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说的有一定道理,可我总觉得……”曲刚插了话,只是却没有说完。
  虽然对方只说了半截话,但楚天齐明白对方的潜台词是“太武断了吧”。于是说道:“仅凭以上几点确实有些牵强,不过我在旁听那次庭审的时候,总感觉这个女人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在殴打何喜发一案中,喜子是真正的策划者,而聚财公司有很大嫌疑,连莲又是聚财的法律顾问。因此她和喜子有联系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再结合以上几点,连莲和‘连二姐’极可能就是同一个人了。刚才在我说出‘连二姐’三个字时,连莲的反应,也印证了她就是‘连二姐’。

  在我基本确认连莲就是‘连二姐’后,我就关注了这个人,但苦于一直没有控制对方的理由。直到后来调查彬彬有礼公司时,我在你拿来的那些复印件中,发现了‘连彬’的名字,才又想到了连莲。便向杨二成确认,可他并不清楚连莲是否有兄弟姐妹。在你第二次拿来的有关彬彬有礼的资料中,我觉得那份原始手写造假合同笔迹有些眼熟,就想到了连莲的签字。便找到了当初连莲在法庭上所签笔迹对比,初步认定均系连莲所为,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找机构去做了鉴定。

  昨天你说连彬绝食,而且他已经到这里待了十天,时间不多了,不但他没交待,也没有能逮住连莲这个诱饵。于是,我悄悄下了决定,如果今天连莲还不上钩,那我只得以‘为彬彬公司造假’而拘捕她了。这是冒风险的,所以我没有和你讲,和谁都没有讲。
  事情就是这么巧,看着一团乱麻。结果连莲今天主动上门,而且承认了她和连彬的关系,那么他为连彬造假就非常非常可能了。此时不抓她,更待何时?结果她也真是配合我们,提出要去见连彬,正好给我们留出了布置的时间。所以,她再次回来的时候,正好就进了我们的口袋。”
  曲刚听的连连啧啧称赞,但还是提出了疑问:“局长,你怎么就知道他肯定会二次回来?”
  “她在来之前,不可能一点都没意识到风险。只是近一段她一直太平无事,就以为我们并不知道她和连彬的关系,也不知道她为彬彬有礼公司造假的事。但她又担心连彬供出她,便想来探听消息,而且想着能把连彬保出去,那样就更保险了。其实从现在来看,连彬绝食,很可能就是在进来之前,他们兄妹计划的一个步骤。”说到这里,楚天齐笑了,“她自认‘劝说连彬进食有功’,必然要回来讲说取保候审。就是她没这个打算的话,恐怕也由不得她,那两名干警可是从这里领走的连莲,怎么会不把她送回来呢?”

  曲刚伸出了大拇指:“高,实在是高,这真是一个钓鱼连环计呀。通过连彬引出连莲,再拿连莲做诱饵,去钓喜子。”
  楚天齐摆摆手:“只是运气好罢了。要是彬彬有礼公司不犯事,怎能通过连彬去钓连莲?”
  “那是,那是。”曲刚连连点头。
  “笃笃”,敲门声响起。

  二人停止对话,楚天齐说了声“进来”。
  屋门一开,杨天明走了进来,径直把一封信放到了楚天齐面前:“局长,您的信!”说完,就出去了。
  看着信封上打印着“鉴定中心专用”的字样,楚天齐赶忙撕开封口,取出了里面的纸张。看过后,迅速给了对方:“老曲你看,连莲的笔迹鉴定。”
  接过纸张,曲刚迅速浏览一番,兴奋的读出了上面的关键字眼:“经鉴定,两份笔迹相似度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为同一人之笔迹。”

  曲刚离去了,局长办公室只剩下了楚天齐,他不禁长长嘘了口气,为钓鱼计划成功进行而轻松,也为向曲刚说出了相关计划而痛快。
  这个钓鱼计划,楚天齐在春节前就有了雏形。但真正得以完善,并促使他实施的,却是在春节返回单位途中遇到胡三之后。
  在元旦前,造假药窝案告破,打掉了多个造假窝点,收缴了价值数亿涉案脏物,抓捕了一大批造假者。这个案子的破获,不但挽回了价值不菲的经济损失,为社会去除了一个大毒瘤,也还何氏药业以清白,并为楚天齐洗去了包庇何氏的嫌疑。为此,市局、县委、县政府都高度评价,并给予了一定的物质和精神奖励,全县局也去除了一个大包袱。
  只是喜子和吴万利一直没有归案,而且根本无从寻找踪影,让楚天齐很是放心不下,也不能彻底踏实。于是,他并没有沉浸在案件告破的喜悦中,而是安排曲刚等人时刻查找二犯的动向,尽早将其捉拿归案。

  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县局也没少下辛苦,但仍然没有二犯的任何信息,更没人发现二犯的踪迹,倒是接二连三的发生了报假案的事,虚惊是一场接着一场。在这期间,楚天齐倒是听说了“连二姐”,也听说了“二丫头”,并把连莲和“连二姐”联系到了一起。那时他便有了钓鱼计划的雏形,即通过连莲引出喜子,但那也仅仅是个想法。
  刚才在和曲刚讲说到这段的时候,楚天齐的话大部分都是真的,但也有不实之词。其中关于“连二姐”的说法,其实是高强先告诉的楚天齐,三天后,高强才又按照楚天齐吩咐报告了曲刚,曲刚又向楚天齐讲说了此事。为了不出卖高强,为了尽量不暴露二人曾经的师生关系,楚天齐也只能继续说瞎话了。当然,关于“二丫头”一说,的确是来自杨二成,楚天齐刚才并没有说谎。
  在刚才和曲刚的讲述中,楚天齐说看到彬彬有礼公司手写原始造假合同时,才把连莲和连彬联系到一起。其实这才是一个大谎言。事实是他那时已经知道了二人的兄妹关系,他是听胡三说的。否则曲刚也未必能收到举报信,最起码收到的不会是那一封。
  正月初十那天,楚天齐在返回单位途中,在沃原市火车站外偶遇胡三。胡三见面就跑,引起了楚天齐疑心,楚天齐才最终抓住了对方。当时胡三为了摆脱楚天齐,担心被做为漏网之鱼抓捕到案,先是极尽诉苦。诉说因为出卖二驴子藏身之所,而被邹彬等人猜忌,从而亡命到省外。后见楚天齐不依不饶,才说出了邹彬非法兼并三家文化公司的事,并扯出了连莲和连彬的兄弟关系。
  有时事情就是这么凑巧,本来那天楚天齐是因为看到宁俊琦身影,才返身回跑进行确认,结果没见到恋人,倒碰到了胡三。本来楚天齐是见胡三行迹可疑,才进行盘问,而胡三是为了立功,才给警方提供邹彬犯罪线索。不曾想,胡三竟然知道很少有人了解的连氏二兄妹关系,而这正好给楚天齐提供了引出连莲的突破口。于是,楚天齐假装上卫生间,让胡三正好趁机逃脱,而他却在思考着如何利用这些可贵的信息了。

  回到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后,楚天齐授意厉剑,按照胡三的讲述内容,打印了四封举报信,曲刚收到的就是其中一封。
  在刚才和曲刚的讲述中,楚天齐不能说出胡三其人,也不能交待举报信的来源,只得编了一些内容,以期把事情经过说的合情合理。
  日期:2017-06-18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