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43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冯玉叶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子,然后说道,“咱俩的身份特殊,况且你也知道,大操大办恐怕你岳父不会同意,要注意影响。我的意见是小办,请亲近的人摆几桌。”
  李牧缓缓点头,“的确要注意影响,除非你爹你妈不出席,那显然不可能。”
  “当然不可能,他们是肯定会来参加的。”冯玉叶说。
  “但是我爹的意思是,要请全村的人吃酒席。”李牧沉声说,“你也知道,老爷子在村里的地位很高,几乎家家户户都受过老爷子的恩惠。这个酒席要是不全都请了,以后是要让人说闲话的。”
  “也对……”冯玉叶就开始纠结了,都是难题。
  往前走了一段,两人停下来,凭栏而眺,李牧沉吟着说,“或者可以变通一下。咱办两次,村里办一次,完了城里办一次,到时候你爹妈过来参加城里办的小范围的,如何?”
  “我是没有意见的。”冯玉叶说,“我爹那边,算了,我给他去个电话看看他什么意见。”
  “也好,时间上也要协调好了才能安排。”李牧点头说。
  冯玉叶拿出手机:“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马上就拨通了冯副司令机要秘书的手机号,开玩笑,亲女儿也不能直接把电话打到副司令的私人手机上,因为这会儿冯副司令在司令部值班。
  “柳叔叔,是我,我找我爸,他方便接电话吗?”冯玉叶很客气,柳秘书可是上校副师级干部。
  那头显然是向首长汇报去了,没一阵子,就听见冯玉叶说,“爸,吃饭了吧,我吃过了,这会儿跟李牧散步呢。有大事跟你商量……”
  李牧就取出根烟抽起来,看着冯玉叶在那跟她老爹汇报情况。
  聊了有七八分钟,冯玉叶停下来,手机一递,“给,爸跟你说。”
  李牧连忙扔了烟接过手机,下意识地立正,“首长好,我是李牧。”
  威严的声音传来,厚重得不得了,光听声音就知道是大首长,“嗯,情况我都了解了。我是一定要参加的,你父亲培养了个好儿子,我是要跟他喝两杯的。至于婚礼,你们看着办,我没有意见,确定下来告诉我时间。”
  李牧没想到首长会这么好说话,当即果断回答:“是!首长!”
  “好,就这么说,好好的陪陪父母,挂了。”冯副司令说完就挂了电话。
  李牧还在说:“首长再见。”
  看着冯玉叶,李牧笑了笑,“咱爸真好。”
  女人顶半边天这话喊了半个世纪,但要说真正的顶半边天,除了江浙闽一带某些有母系社会影子的地区之外,很多地方依然都是男人掌控全局。
  总的来说,世界是掌握在男人手里的,但终究男人是掌握在女人手里的。
  不过像筹备婚礼这样的事情,冯玉叶能发挥的作用不大,更多时候她扮演的是监制,而不是导演。
  从老爹那边得到了具体的指示,要注意什么,要准备什么,李牧就开会了,召集了在家的几个弟兄。
  在开会之前是要接几个人的。
  回到家第九天,李牧率刘华强等四人分别驾驶两台车来到了南港红色国际机场,这天要把猎人突击队其余成员都接上。
  赵一云,杜晓帆,石磊,耿帅,全部集中在上午抵达,至于林雨,这货就在李牧身边,别忘了,林雨和李牧可是老乡,相距不过百公里。
  一行人就在到达口边上抽烟说话,等着客人的次第到达。这几个板板正正的青年也是吸引了不少陆续从到达口走出来的旅客的目光,当然以靓丽的女孩居多。
  这几个人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剃着短发穿着整整齐齐的不像那些花里花俏的社会青年,他们是给人正统的气势的。

  当然,和李牧以及林雨相比,刘华强等几个人的气势是要差上一些的,毕竟他们没有经过残酷的军事训练,身形的气质是很难培养出来的。
  仅次于广州和深圳的国际机场,如果从军事地理位置的角度来看,远远重要于广州深圳两个大城市机场,红色国际机场是一点也不普通的。光是到达口就有九个,这个数量是是比广州新白云机场还要多的。
  李牧等人等候的国内到达口是最频繁的一个,到达的旅客几乎没有停歇,这意味着每五分钟就会有一架国内航线的班机抵达南港国际机场。
  平均十分钟起降一架飞机,瞬时间起飞频率是高达每分钟起飞一架飞机,瞬时降落频率是每一分半钟降落一架飞机。南港国际机场的起降瞬时密度是堪比首都国际机场。

  但由于南港处于热带海洋气候区,因此受到季节气候的影响比较大,只要到了夏季,雷电暴雨时间就会占去很大的比重,但凡遇到这种天气,南港红色国际机场是干脆停止运作一直到天候情况允许飞行活动的。
  所以,很多频繁来访南港的旅客都知道,看天气概况便会适当地选择出行方式。
  因此啊,有些时候南港国际机场一架飞机都没有起降,也是很常见的时间,同样也不会有什么旅客闹事。
  好在,这几天天气很好,距离频繁的降雨日子至少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所以,几个人的航班至少不会迫降他处。
  从苏州过来的杜晓帆,他是先到了上海虹桥,然后才乘坐的飞机飞抵南港,他是第一个抵达南港的外地战友。
  十点整,杜晓帆的航班降落了,比预计时间晚点了半个小时。完全可以理解,从上海飞来的飞机,不晚点才叫不正常。
  林雨往那里一站连牌子都省了,从通道出来的旅客抬眼就能看见牛高马大的他。他抱着胳膊跨步站在那里,戴着墨镜,跟政要保镖似的。其他两三个人都以他为中心站着,不是的交谈几句。
  李牧和刘华强站在烟灰缸边上,一边抽着烟一边说话。
  刘华强抽了口烟,说道,“这么说,你是决定在部队里一条道走到黑了。”

  “嗯,这身皮不穿只有两种可能,第一退休,第二被开。”李牧点头说。
  “你连副司令员的女儿都收服了,谁敢开你。”刘华强笑道,却是不得不展望,叹了口气,说,“级别上去了,叔叔阿姨你肯定接到部队去,这以后,咱们兄弟几个见面的机会就少了。”
  说到这却是颇为伤感,李牧一直不敢往前想,但是他知道那一天不会很晚。当兵的没有自由,革命工作需要你到哪里去你就要到哪里去,说居无定所也是毫不夸张的。
  别说家乡这几个从小玩到大的弟兄们,就是家人,恐怕以后陪伴的机会都越来越少。
  就算爹妈随军了,也不可能有机会天天见着儿子。
  而且随军之后,是要跟着儿子的工作调动四处走,搬来搬去。付出的是一个大家庭的居无定所。
  以前军队干部工资很低的时候,姑娘们找对象都绕着当兵的走,现如今待遇逐步提高了,好嘛,似乎有一些人眼红了,说当兵的可真好啊每个月那么多而且又不需要有什么支出。
  可是咱们冷静下来想想,一个当兵的,不管是士官还是军官甚至说义务兵,每一个人身后都有一个家庭,都意味着在付出的是一个家庭,甚至有些结了婚的是两个家庭在默默的为国防事业奉献着。
  日期:2016-07-19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