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3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面对着这样的场面,我和屈胖三都默然无语,静静地看着。
  好在他们并没有无视我和屈胖三,过了一会儿,刘学道和施长老两人联袂而至,来到了我们面前。
  刘学道一脸严肃,反倒是施长老之前与我有些善缘,冲着我拱手,说多谢两位援手。
  我上前,说客气了,这样的事情,谁碰上了,都会帮手的。

  施长老摇头,说话可不是这么说,圣光日炎会来势汹汹,这可是要命的事情,能够在这个时候站出来的人,都是当世之间的大无畏者;更何况茅山之前对不住你,让你受尽委屈,而你这个时候还能够站出来帮忙,这份心难能可贵。
  刘学道长老也说道:“此次倘若不是你们,只怕我们这些人都要死在那里了,所以这感谢,你们就接着吧。”
  呃,老头儿你的道谢倒是蛮生硬的……
  屈胖三沉默了许久,终于忍不住了,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圣光日炎会要对茅山下手?
  刘学道平静地说道:“杀鸡骇猴而已,当世之间的顶尖宗门,除了茅山宗,就是龙虎山——龙虎山虽然望月真人故去,但善扬老匹夫和张天师都在,后辈之中,英杰层出不穷,又与朝堂联系密切,是个硬骨头,他们大概是觉得茅山比较好啃而已。”
  我说茅山宗人杰地灵,高手如云,底子又如此厚重,他们如何敢动?
  刘学道冷哼一声,说若是一年之前,自然不敢,现如今茅山人才凋零,青黄不接,还将萧克明这样的大才逐出了茅山去,外强中干,在明眼人的眼中,可不就是软柿子,随意可捏么?

  我竟不知道他老人家的心中,有那么多的愤懑。
  不过他说出这番话来,恐怕是与当前的局势有关,在危难面前,终于忍不住说出了心底话而已——不过他倒也算不得言行不一,事实上从一开始,我都能够感觉得到刘学道长老,其实一直都站在杂毛小道的那一边。
  倒不是说他亲近杂毛小道,而是在这样的道门老者眼中,实力才是真正的基础。
  茅山一辈,除了立场不明的黑手双城之外,真正能够撑得起茅山这顶级道门名头的,恐怕也就只有杂毛小道一人。
  我忍不住问道:“符掌教呢?”
  施长老冷哼一声,说人在京都,说是被留下来参加那个什么全国道教协会的会议……
  呃?
  我这才知道为什么这么重要的时候,符钧居然没有露面的原因。
  他却是被牵绊到了外面的俗务之中去了。
  只不过在外面开会威风的符钧,可曾知晓在这个夜晚,他的立足之地茅山宗,正遭受着如此的危难呢?

  我们正说着话,不远处突然跑来一年轻女子,冲着施长老哭道:“师父,艾师妹她不行了,求求你救救她啊……”
  那女子哭得稀里哗啦,施长老朝着我歉然拱手,然后离开了去。
  而她刚刚离开,刘学道舔了舔嘴唇,然后对我说道:“陆言,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我抬起,说请讲。
  刘学道沉默了一会儿,方才说道:“拜托你带着这些人逃出去,给茅山宗,留一点儿火种。”
  如果刑堂长老求我帮茅山度过此次危机,甚至让我去帮着镇守后山,都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此时此刻,他的请求,却是让我带着这些人逃离茅山,这事儿让我感到一阵心惊。
  他到底是有多么的灰心丧气,方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很显然,作为当初曾经将我押送茅山的直接推手,刘学道并没有低下身子来,说出太过分的请求,而正因为如此,却让我看到了他心中的决绝。
  他说的,是让我带着这些人离开,给茅山保留火种。
  “这些人”里面,可没有包括他。
  我的眼睛眯了起来,沉声说道:“刘长老,想当初你擒拿我的时候,多么意气风发,仿佛世间无人可以阻挡你,现如今茅山并未失去希望,你为何却心存死志呢?”

  “并未失去希望?”
  刘学道冷哼一声,看向了我,说你觉得我们还能够逆转呢?
  我说为什么不能?
  刘学道哈哈一笑,脸色悲怆,盯着我,说茅山离金陵可不算远,而金陵军区的实力名列前茅,这帮人却居然能够瞒天过海、在朝堂的眼鼻子底下弄来这样的野战炮,而且一弄还弄来了四门(其实外面还有两门);不但如此,在这样的紧要关头,不但我茅山掌教被牵绊在了京都,而且十大长老里面,有五位在外游历,你觉得这事儿,是巧合么?

  我摇头,说应该不是。
  刘学道说既如此,你就应该知道,想要灭了我茅山的人到底是谁,又或者是怎么回事了。
  我说绝对不是这样子的,一定是有人欺上瞒下,在中间做了手脚。
  刘学道说好,就算是做了手脚,但我告诉你,我刚才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很强,到底有多强呢?别说我,就算是我们这里的所有人加起来,在他眼中都不过是蝼蚁而已——我是茅山的传功长老,有理由和责任,与茅山同生共死,那么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陪我们一起死呢?

  我没有说话了,因为若真如此,我的确不想死在这里。
  屈胖三说道:“那人是谁?”
  刘学道摇头,说不知道,没见过,江湖上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号人,正如同刚才与我交手的那三个人一般——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我们所熟悉的世界,所有的事情都不能够再用经验来衡量,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屈胖三笑了,说想不到当初这么强势的茅山刑堂长老,现如今却像个娘们儿一样,畏首畏尾。
  刘学道却说道:“我拜托两位帮忙,帮与不帮,还请回复。”
  屈胖三摇头,说我擅长帮人破局,却不擅长帮人逃命——你茅山自有密道离去,这等小事儿应该用不着我们来帮忙。
  刘学道说茅山虽有密道,但现如今既然证实宗门之内有叛徒,密道便也不再安全,此为其一;再者这些人伤的伤、弱的弱,路上倘若是无人护送,我不放心。
  屈胖三说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不能放心,唯有自己才能够做到,与其交付给我们这些萍水相逢者,不如自己去办。

  刘学道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有自己的事情。”
  屈胖三也说道:“我们也有。”
  刘学道没有说话了,他毕竟是茅山的刑堂长老,位高权重,平日里的架子又极大,刚才之所以低下身子来,跟我们请求帮助,一来是真的希望我们能够护送这些人离开,而来恐怕也是不想我们参与这一场混战,给我们指出一条活路。
  他是个不太会表达内心情绪的人,能够说得这般委婉,已经算是很不错了,结果屈胖三的拒绝让他不知道再如何说起。

  而屈胖三的决定,我也不会做太多的干涉。
  刘学道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随你们吧……”
  他转身往外走,而那三个刑堂六老的剩余者不知道从哪儿出现,一声不吭地跟在了他的身边。
  我瞧见他仿佛要去什么地方,赶忙走上前去,问他,说刘长老准备去哪儿?
  日期:2016-11-15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