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42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华强,晓东,锐,小辉,核心圈子里的四位全数到了,开了小辉那辆卡宴和陆地巡洋舰,还有小辉他老爸家公司的一台阿尔法,就在楼下等着。东西都备齐了,哥几个都是有经验的人了,祭品是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
  李牧一家下楼,哥几个急忙上前打招呼,向叔叔阿姨问好,向嫂子问好,然后忙着帮忙拎东西装车,李牧一家坐了阿尔法,其余两辆前后护着,一行人就出发了。
  一路上李牧都不怎么说话,李牧爹李红华同志则在慢慢的向冯玉叶讲诉老爷子李红军的历史。
  从抗日战争打过来的老兵,全国活着的也没几个,李红军同志好歹也是度过了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多少和他一起打小日本鬼子的弟兄没能活到改革开放。
  “老爷子啊就是人太好,老实,不懂规矩。他的几个战友,有的是做到了副省级干部退休,他啊,退休了连普通公务员的待遇都比不上,他还老乐呵乐呵的。就是这么一个人。”李红华说着说着也是眼圈都红了。
  李牧比自己老爹更了解老爷子,那才叫真正的***人,堕落掉的毕竟是少数。

  正是因为有着很多像李家老爷子这样的***员,我党才成为人民群众爱戴的党,才有坚实的执政基石。
  到了老爷子的墓地,周遭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村民们清理出了一大块地,非常的整洁,周遭的树木也都被砍去,远处边上还有泥沙和石料。李牧知道,当地政府要隆重地修葺老爷子的墓穴。看这个规模,恐怕整得很大。
  李牧是不会拒绝的,就老爷子的成就,他百年之后受到什么样的礼遇都不过分。
  “爷爷,我看你来了,还有玉叶,你孙媳妇,她坏了孩子,你的重孙,咱李家自你起第四代。”
  李牧拉着冯玉叶跪在墓前磕头,低声说着。
  “爷爷,我是玉叶,我给您敬酒。”冯玉叶双手捧杯洒下茅台。

  一家人拜祭老爷子,刘华强等几个发小远远等着。看到李牧招手,他们才走过来,哥几个一起给老爷子敬酒磕头。
  简单而隆重的拜祭持续了两个小时,在李牧看来,老爷子活在自己心里,往日的循循教导时常在耳旁回荡。说句难听的,人死了,他不会在乎坟墓到底是大是小是豪华还是简陋,,因为不知道。活着的人做的再多也只是求一个心安。
  之于李牧,他唯一能做的,是继承老爷子的思想,将此身奉献给国防事业,为国富家强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何尝不是实现自我价值的一种方式。

  就像老爷子一样,很多人都说他蠢,不懂得奉承上级,不懂得走门路,以至于到老了除了一个优秀***员之外,没有任何的头衔。但是,也许老爷子认为这就是他的活法,优秀***员这个评价,比更高的职务都要高。
  走上更好的职位和得到世人一个完全一致发自内心的评价“好人”,哪一个更加难以实现?
  离开墓地的时候,冯玉叶对李牧说了一句话,“老爷子是完完全全的彻彻底底的毛-泽-东思想追随者和践行者。”
  李牧心里暗暗说,是的,一点儿也没有错。
  他心里想着,可以告慰老爷子了。
  注:感谢冷红歌的万赏!晚上加更!
  回家第七天,晚饭之后,李牧带着冯玉叶在县城沿着运河休闲地带散步,看看这个他生长的地方。
  自然是便装出行,小辉把家里的陆地巡洋舰扔给了李牧,让他在家期间代步,李牧没有拒绝。到了他这个境界,是颇有些看透尘世的感觉。和死神打交道的次数多了,就不会像以前那样很看重物质。
  陆地巡洋舰和捷达,其实都无法撼动李牧心中坚韧的神经线了。
  “看那边,第二中学,我的高中是在那里上的,毕业了就参军去,如今已是三个年头。”李牧指着远处的学校大门说。
  冯玉叶挽着他的手说道,“估计用不了多久,你么学校就会把你列入名人堂。太有出息了你。”
  “想多了,起码得是师级干部,我们学校别看是老二,出的大人物可不少,本县唯一一个省部级干部就出自我们学校。”李牧笑道。
  “你很快就能当师长的,我估计啊,三十五岁你就可以上副师。”冯玉叶信心满满地说。
  李牧扫了冯玉叶一眼,“因为我有个大区正职的岳父吗?”
  “切,少往这方面想,我爹那人你见过,他不打压你就不错了。”冯玉叶说道,“就我这正连,本来前年就该上的,就是他压着不给,说没点战功就不能提前上级别,我堂堂双硕士学位军官足足四年才上的正连。毕业我就副连了好不啦。”
  李牧皱眉,说,“那可不行,不拉我一把就算了,还打压我?”
  “就那么一说,就你现在的情况,谁也都不敢打压你。”冯玉叶掰着手指头说,“你看啊你今年二十三岁,中尉副连,两年军校毕业后,至少是上尉正连,没准还会更高,就按照上尉正连算,二十五岁。十年时间,少校到上校,没问题吧,正连到正团没问题吧,这还是正常情况下,如果提前晋升,没准能到大校,到副师也就是临门一脚的事情。”

  李牧看着冯玉叶,不太相信地说,“没这么夸张吧,要是四十岁还有点可能,三十五太夸张了。”
  “你跟别人不一样你不知道吗?你想想,咱不忘远了说,就从改革开放说起,三十年来军队像你这样的人据我所知是不超过五个的,你知道另外四个是什么情况吗?最厉害那位几乎是两年一个级别地火箭式上升。四十二岁就少将了。”冯玉叶说。
  李牧摇头,“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打了几场小规模战斗连低烈度战争都算不上。”
  “那是你的想法。半年时间,你说你参加了多少次实战,光负伤你三回了吧?两回差点就让老娘当了寡妇。你不知道这里面蕴含着的重大政治意义吗?”冯玉叶说。
  李牧苦笑着摆手,说,“算了算了,不讨论这个,升官发财行他处,进了这个门,我就没想着要当多大的官。”
  “可是你要实现你的伟大抱负,当个小干部是一点可能性都没有。”冯玉叶说。
  李牧顿时就沉默了,想起了陈韬曾经多次与自己谈过的同一个话题。这就是问题的所在,或者说,就算自己的心不在升官晋衔上,但他干得好,组织是绝对的赏罚分明的。换言之,是往上走还是原地踏步,抛开自己的原因,决定权是在组织那里。
  想到这,李牧也就释然了,该来的总会来,总而言之,干好本职工作比什么都强。
  “不说这个了。商量一下婚礼。”李牧牵着冯玉叶沿着河边慢慢走着。
  冯玉叶顿时有些羞涩了,扭了扭身体,“啊,还真的要办婚礼啊。”

  “肯定是要办的。老爸不是说了吗,必须得办。我们这的风俗你也知道了,不摆酒席,咱俩的夫妻关系是没人会承认的,那是很重要的形式。再说了,咱俩结婚了,好歹让亲朋好友们知道,吃顿饭高兴高兴。现在的问题是婚礼要怎么办,大办还是小办,广邀亲朋好友呢还是请亲近的人摆几桌。”李牧说。
  日期:2016-07-18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