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9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罗贯中眉毛一挑,道:“解释什么?我需要跟你解释什么?胡东来的这次行动是中央布置下来的一次秘密行动,难道我需要跟你汇报吗?你算是什么东西?”
  自从娄江源跟他说,胥清流的秘书曾打过电话来让这边立即停止一切相关行动后,梁健就已猜到,罗贯中很可能会用中央秘密任务的借口来堵他的口。既已有准备,梁健自然也不会就被这么一句话给吓了回去。梁健丝毫不让地说道:“既然是中央布置下来的任务,那么就请罗副省长把相关文件拿出来给大家看一下。”
  罗贯中神态中没有丝毫紧张,只有不耐烦和冷厉。他看着梁健的目光中,已然将梁健视作不可不拔而且是必须得以最快速度拔掉的眼中钉。他冷冷说道:“此次行动既然是秘密任务,文件又怎么能拿给你看!而且……”他说着转向另一边的娄江源,道:“难道娄市长没接到上面的电话吗?”
  战火忽然就掉到了自己身上,娄江源一时没反应过来,条件反射般的回答:“上面确实已经有电话打到我这边。”

  下面的人一听这话,顿时哗然,目光盯向梁健,都是看好戏的神情。
  梁健却微微一笑,道:“这么重要的事情,胥委员长让一个秘书来代劳,似乎不太合常理吧?”
  胥是个比较稀少的姓。中央领导人里面,姓胥又是委员长的职称的,数一数,恐怕也就只有胥清流一个。在座的人,立即就想到了这个名字。当即,又引起一阵哗然。
  而罗贯中对于梁健的这种毫不避讳地挑明,似乎有些恼怒。眉头微微皱起后,看着梁健的目光中,已经有了狠戾的味道,他冷冷说道:“梁书记倒是对首长的习惯很清楚嘛!不过,我倒是很不理解,你区区一个市委书记,凭什么让胥委员长亲自给你来电话?你还真当这些首长个个都是你老丈人啊!”
  这样的一句话对一个男人来说,无疑是一把插在自尊上面的尖刀。下面看热闹的人有不少都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战况看似向罗贯中方面偏转的情况,让他们少了些忌惮。笑出声后,不少人都懒得掩饰,就这么挂着这幸灾乐祸的笑容,堂而皇之地朝着梁健,等待着看梁健灰头土脸地从这里被赶出去。
  梁健目光从这些人的脸上扫了一眼,只一眼,他就看到了不少人,看来这里有很多人对他都是有意见的,巴不得看他从这市委书记的位置上滚下去,再换个新的人来。
  对此,梁健内心没有任何的不开心,反而很平静。
  他朝着罗贯中说道:“对于胥委员长这样级别的国家领导人来说,我区区一个二线城市的市委书记,确实不值一提。不过,娄山村是在我太和市的范围内,今天哪怕是国家主席站我面前,没有一份正式合法的文书,我都是不会承认胡东来这次作业的合法性的。也就是说,在事情没有白纸黑字的说明清楚前,我是不会释放胡东来的。另外,我也希望罗副省长能配合我们的工作,帮我们查清楚这次的事情。我相信,像罗副省长这样敬业的领导,肯定不会为难我这个小小的市委书记的,对吗?”

  梁健说话时,就这么炯炯地盯着罗贯中,他今天来这里之前,他就想好了。霍家驹那边现在什么情况不清楚,暂时是倚靠不上了。他能靠的只有自己。靠自己的话,他要想在罗贯中这边有胜算的话,能做的就是现在这场看似是闹剧的画面。当着众人的面,哪怕会成为笑话,也要将一切关键的问题在众人面前摊开,与罗贯中当面对峙,不给他暗中操作的机会。今天罗贯中在这会场中所说的一切,都会成为今后梁健扳倒罗贯中的利器!

  罗贯中就算之前不清楚梁健的计划,现在也应该清楚了。他面对着梁健的目光,微微眯起眼睛,片刻后,忽然一旁嘴角勾起,露出一个冷酷的笑容。而后道:
  “梁健,从现在起,你就暂时不要上班了。我觉得你在工作方面的态度很有问题,心理上也存在一些问题,虽然我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中央要把你从江中省调到西陵省,但我觉得十分有必要让省纪委的工作人员给你重新做一次评估,看看你是否有这个能力胜任市委书记这个职位。在此之前,你就暂时回家休息吧!市委的事情,就暂时移交给娄江源同志来负责吧。”罗贯中说着转头看向娄江源,问:“娄江源同志,你觉得行吗?”

  娄江源猛地皱眉,道:“罗副省长,这不合适吧?”
  “什么地方不合适?”罗贯中问。
  娄江源看一眼梁健,然后朗声回答:“我觉得您没有权力命令梁书记停职。您一个人不能代表整个省委常委。”
  罗贯中听后,笑了起来,道:“是吗?那要不这样,我现在当着你们面给刁书记打个电话,征求下他的意见,看他是怎么决定的。他应该能代表省委常委了吧?”
  罗贯中说完,他的秘书立即就将手机拿了上来。罗贯中按了一个号码拨了出去,很快电话就被接通,是刁一民的秘书祁秘书。
  “罗省长啊,书记在开会,您有什么事吗?”祁秘书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那一句罗省长,让梁健心里忽然间咯噔了一下。
  谁都不喜欢这个副字,更何况罗贯中。他将霍家驹压在下面这么些年,却迟迟没能将他挤掉。他是在西陵省几乎到了一手遮天的地步,可也许正是他的气焰太张扬,让他这省长面前的这个副字一直迟迟未能摘掉,而他在副省长的位置上也连着呆了许多年。他心里面,对这个副字有多耿耿于怀,是可想而知的。
  而祁秘书作为刁一民的秘书,职位所需求的严谨,表明了他不可能在这个称呼上犯这样的错误,除非两人间的关系不一般,或者说祁秘书有求于罗贯中,所以刻意地讨好。
  而无论是这两种之中的哪一种,对于梁健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刁一民可不是徐京华。他对梁健的态度,一直模棱两可,有时看似支持,有时又看似嫌弃。在这样的状态下,祁秘书在他和罗贯中两人之间的站队上有着很重要的影响。
  而,一句罗省长,已经在预告梁健,祁秘书很可能已经站在了罗贯中那一边。
  不知为何,梁健忽然就想到了前段时间太和宾馆的陈青一案。他记得,当时祁秘书打过一个电话。想到这个电话,梁健又忽然想到了后来出现的那个神秘年轻男子,脑海中忽然一亮,就在有些东西将要呼之欲出的时候,电话那头响起了刁一民的声音。
  “贯中啊,你有什么事吗?”刁一民要比罗贯中年轻,可他在喊罗贯中‘贯中’时,那种自然的感觉,毫无违和感。
  罗贯中微微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啊刁书记,打扰您开会了。是这样的,我现在不是在太和嘛,这个市委书记梁健在娄山村这件事情上态度十分固执,我本意呢是想让他先回去冷静几天,将这边的事情先交给市长娄江源同志负责,但是,他们觉得我没有这个权利命令梁健同志回家休息,所以我只好向您求助了。”
  刁一民立即接过话:“既然你觉得梁健应该回去冷静一下,那就让他回去冷静一下吧。”
  日期:2016-07-18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