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82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陆长青做事,从来求得就不是什么仁义道德,要的也不是所谓的声望名声。而是我心里的道理。”
  陆羽环视一周,声音沉静,继续响起,“是我陆长青本人的道理,而不是这世间的道理。魏小北确实是我杀的,我杀他,自然有我的道理,我也不需要跟任何人解释。更没有什么敢认不敢认的。”
  众人骇然。
  “少帅,这……这怎么可能?”
  “是啊,少帅,八爷一世英雄,对你更是不薄,如师如父,便是小北有千般不是,你也不该杀了他的。”

  众人窸窸窣窣议论起来。
  渐渐的,指责陆羽的声音也大了起来。
  陆羽淡声道:“诸位,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我陆长青从来就不是什么完人,更不是你们心中的英雄或者楷模。若是按照这个世间的道理来评判,我这辈子,做了许多对的事情,也做了许多错的事情。但我敢保证,我做的每件事情,都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从前是这个样子的,以后,依然会是这个样子的。”
  “虚伪。”
  彭连海冷冷一笑,“陆长青,你说一千道一万,还不是在为自己辩解?你说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那老子问问你,你的良心对得起魏八爷么?”
  “当然对得起。”陆羽沉声道。
  “哈哈——”彭连海大笑,“对得起?你居然敢说对得起?没有魏八爷,你-他-妈早就死在日本了。八爷对你有大恩,你这辈子都还不起的大恩。你却杀了八爷的儿子。还敢说对得起?姓陆的,你脸皮的厚度真是让老子刮目相看。”
  “我不需要跟你解释什么。”陆羽冷声道。
  “哼,别人怕你,老子彭连海可不怕。姓陆的,你有什么资格给八爷披麻戴孝,有什么资格以八爷传人的身份主持八爷的葬礼?我呸,你就是个小人,你他妈压根就不配。”彭连海骂道。

  “我配不配,关你屁事。你能把老子怎么的?”陆羽反唇相讥。
  “陆长青,你这话说的是不是太猖狂了些?真以为没人能治得了你?”
  正在此时,又是一个声音响起。
  声音清冷,却极有穿透力,响彻整个墓园。
  第八章:群英会(二)

  众人循声望去,发现是个约莫二十六七的青年,寸头,身材高大匀称,穿着一身极为得体的深黑长风衣,背着一张巨弓,站在人群外围,冷眼看着陆羽。
  在他旁边,还有个身高跟他差不多,只是更加瘦削的青年,白衣如雪,剑眉星目,容貌气度也是极为出众,只是这两人要是放在人群中的话,肯定是前者更夺人眼目,如骄阳般耀眼,而此人的话,倒更像是明月皎皎,内敛阴柔,有种夺人心魄的中性美,很是符合古人审美观的翩翩公子。
  都不是池中之物。
  都是人中龙凤般的存在。

  陆羽这才注意到这两人。
  唇角微微翘起,眼眸流转,晕开了一抹极为凌冽的冷色。
  白衣青年,陆羽并不认识。
  但他认识这个背巨弓的墨衣青年——李夸父!

  陆野狐的义子,他的义兄,抢走爷爷传给他宝刀百子切的那个李夸父!
  李夸父冷眼看着陆羽,丝毫不掩饰眼里杀气。
  陆羽也是眉眼冷寂,拳头不由自主握紧。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大抵如此。
  “李夸父!”
  陆羽盯着自己这个义兄,冷声吐出三个字。
  “长青,我们又见面了。”李夸父淡声笑道。
  “李夸父……李夸父是谁?”
  “连他都不认识么,在我们北地武林,李夸父可是年轻一代拔尖儿的人物,野狐先生的义子。”

  “原来是他……这么说起来,这个李夸父,跟我们江海的陆少帅,倒是有些渊源……”
  “不过看他们这个样子,可不像是兄弟相见叙旧的样子,倒像是有些宿怨。”
  “这小子挺拽的啊,不过我可不觉得他会是陆少帅的对手……”
  众人纷纷议论起来,目光都集中在了陆羽和李夸父身上。
  络腮胡子彭连海冷笑道:“就陆羽这小子,也配跟夸父公子比?看到夸父公子腰上那把刀没?那就是从陆羽身上抢过去的。陆羽这小子,不过是夸父公子手下败将!”
  “他腰上那把刀……不是陆少帅的佩刀百子切么?难不成还真是从陆少帅身上抢过去的?”
  “不会吧。这可是奇耻大辱啊。那他现在来干嘛,是来羞辱陆少帅的?”

  东南一带的武者们,对李夸父并不熟悉,但见他跟陆羽箭拔弩张模样,且腰间佩刀,确实是陆羽以前的佩刀百子切,对于彭连海的说辞,也就信了几分。
  都眼巴巴看着陆羽,想看他怎么应对。
  这可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上门来打脸了来着。
  “义兄,要叙旧,待会儿有的是机会,今天是我魏叔的葬礼,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来这里捣乱。”陆羽淡声道。
  愤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他心里很快就恢复了平和。
  “长青,今天确实是魏八爷的葬礼,但我觉得……你没有资格主持魏八爷的葬礼。”李夸父淡声道。
  “哦?”

  陆羽眯着眼看着李夸父,“义兄,那你觉得,谁有这个资格?总不能是义兄你这个陆野狐的义子吧?”
  陆羽虽是陆野狐的亲儿子,但他们父子不睦是整个江湖都知道的,所以他以魏文长传人的身份,主持魏文长的葬礼,并不算什么。
  但若是李夸父来的话,那就搞笑了。
  说白了,这样的话,把陆野狐放在哪里?

  陆羽不是傻子,已经看了出来,从彭连海出来当出头鸟,爆出魏小北之死是他所为,再到李夸父与他身边那个看不出深浅的白衣青年现身,环环相扣,肯定是一个局,肯定有人在后面谋划,甚至于李夸父和眼前这个白衣青年,都还不是最后的后手……
  那这些人,图的是什么?
  这天下熙熙攘攘,所图不过一个利。
  那不让陆羽主持魏文长的葬礼,能给这些人,带来什么利益?
  陆羽眉头微皱,脑海里蹦出六个字——东南武林盟主!
  江伯庸一直想推一个人出来,做东南一带的武林盟主,然后让此人整合整个东南武林,为军方所用——
  按理说这本是为国为民的好事,陆羽起先也不是特别抗拒,但认清楚江伯庸是什么样的人之后,他就不这么认为了。
  江伯庸这人,有私心。
  那么,他帮助江伯庸,收拢东南一带的武者,为军方所用,到底是为国家,还是为他江伯庸?
  真组建一只全由武者组成的特种部队,这支部队,到底是为了护佑国家,还是替这个国家的某些勋贵家族做家兵?
  陆羽不会随便给江伯庸这个功勋赫赫的老将军扣什么帽子,但他也从来不惮以最大恶意揣度他人。
  他看不清楚江伯庸这个人。
  所以他不打算再为江伯庸卖命。
  当初他算是走投无路,投入江伯庸门下,有了个中校的身份,江伯庸算是对他有恩,不过后来他也帮江伯庸做了许多事情,这恩也算是报了。
  日期:2016-11-15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