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1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仍然低头看着桌面上的报纸,那个人便也不说话,只有香水分子不停的运动着,散发着它的味道。
  过了足有一分钟,楚天齐才抬起头,对着来人道:“你好,你找谁?”
  来人微微一笑:“楚局,真是贵人多忘事,不认识了吗?”
  来人身高在一米七以上,乌黑的头发梢烫着大的波浪卷,脸颊化着不浓不淡的妆容。来人外罩驼色半大休闲外套,里面是白色低胸打低衫,腿上穿淡咖色九分条绒裤,脚上是那双红色高跟皮鞋。这是一个说不上多漂亮,但绝对不丑,而且很有气质的三十多岁女人。
  楚天齐看了对方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楚局,我是小连呀。”女人说着,从斜挎的那只米色小包里取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请多关照。”
  楚天齐伸手接过名片,看到了上面的文字:聚财集团法律顾问连莲。他“哦”了一声,点点头:“原来是连顾问呀,请坐,请坐。”说着,用手示意沙发方向。
  “谢谢!”连莲说着,按对方的示意,退后几步,坐到了沙发上。然后展颜一笑,“楚局想起来啦?”
  楚天齐道:“想起来啦,在法院见识过连顾问的风采。”
  那还是去年八月十五日,靠山村山林租赁纠纷案再次开庭的时候,楚天齐在法庭见过这个女人。当时楚天齐不到八点半就到了现场,去旁听开庭过程。而这个女人是踩着九点钟的时间点去的,那时审判人员都已就位了,女人那天的身份是被告代理人。女人进到法庭时,还专门走到楚天齐面前,说了一句“欢迎您来指导庭审工作”,并介绍她自己是聚财公司法律顾问,在说话时还不忘强调楚天齐“政法领导”身份,语含挤兑之意。

  “楚局,那天的事不提也罢,我有些失态,让您见笑了。”连莲的表情略微尴尬了一下。
  楚天齐一笑:“是吗?”
  看似反问,其实对方给出的却是肯定的答案,这种说法带着讽刺意味。连莲一时不好接茬,只好再次尴尬的笑了笑。
  现在连莲说出“让您见笑”,绝非谦虚,那天她确实失态了。在几个小时庭审过程中,出尽了洋相,说她丑态毕露也不为过。经她这么一提醒,楚天齐脑海中又出现了庭审当天的场景,想起了连莲当时前后反差极大的表现。
  去年八月十五日的庭审,是山林纠纷一案的第三次庭审,整个过程可以说是波澜起伏不定,形势急遽反转。
  庭审开始,法庭就出示了鉴定报告,鉴定结果对原告不利,原告代理律师褚嘉雄提出“再次鉴定”。而连莲不等审判长接话,就粗暴的打断对方,并用“你不觉得自己的提法很可笑,很不专业,属于无理取闹吗?”讥笑褚嘉雄。为此她还受到了审判长警告,但同时得到了审判长给出的如她期许的答复:“原告,你的提法不符合要求,法庭不予支持。”
  看到法庭没有支持原告请求,连莲又毫不吝啬的给原告踏上一脚,表示“请求法院在进行判定时,予以考虑原告对我方的精神赔偿和误工补偿等费用。”当然,审判长以“原告为弱势群体”否定了连莲的提法。但连莲仍然又提出“等这次判决以后,我公司要马上对对方进行起诉,起诉他们这些诈骗行为。”
  在最后陈述阶段,连莲又刻意强调了‘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并同时强调了‘公平公正’,这其实就是在不着痕迹的将法官的军。
  中间休庭时,连莲还不忘向楚天齐挑衅“请楚局长、楚书记赐教一二”,并继续挤兑楚天齐偏袒村民。那是何等的傲慢与气焰嚣张?当然,楚天齐冷冷的给了一语双关的答复“你放心,这事我一定会一管到底。”
  再次复庭后,就在审判长宣布判决结果的当口,陈文明出庭作证。对于陈文明的身份,连莲几次提出质疑,还使用了“你胡说,我抗议”这样的用词,但遭到了审判长的反驳。陈文明当庭提供视频和文字,现场形势发生了戏剧性反转,最终被证明造假的是被告——聚财公司。
  造假事情败露时,连莲没有像先前那样大声喊叫,而是面色冷峻,微微低头,用手机发出了短消息。她自认为动作绝对隐秘,却根本逃不过楚天齐的双眼,楚天齐当时还暗暗送了她一句话: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虽然没有当庭宣判,但胜败已分,连莲没了前面的张狂,更没敢招惹楚天齐。她当时自认为走的昂首挺胸,很有气势,但在楚天齐和众村民眼里,她那就是夹着尾巴逃跑了。
  屋子里静了一会儿,再次响起连莲的声音:“楚局长,今天来见您,是求您一件事,请您能够给予方便。”
  “求我?难道是村民又找聚财公司了,难道是村民又提出了额外要求?”楚天齐语气中满是疑惑,“不能吧?村民可是很讲理、很大度的,被聚财公司坑的那么惨,也没说过什么出格的话呀。”
  “您理会错了,我说的不是那件事,而是另外的事情。”连莲稍微停顿一下,换成了试探的语气,“我想打听一个人——连彬。”
  “什么?你确定我们这儿有这个人吗?”楚天齐反问,“你是听谁说的?”
  明知道对方是在装糊涂,连莲却也只得耐着性子解释:“楚局,外面都传遍了,是你们抓了连彬。”
  “连顾问,恕我无可奉告。”楚天齐面色严肃,“好像这无关聚财公司什么事吧?”
  连莲忙道:“楚局长,我今天不是以聚财公司顾问的身份,而是以连彬家属的身份见您。我是他的亲妹妹,我想探视他。”
  “亲妹妹?”楚天齐表示疑问。
  “是的。”连莲从挎包中取出几张折叠的纸,然后站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把纸张递了过去。
  楚天齐没有伸手去接,但目光却投到了那几张纸上。
  指着纸张,连莲道:“这几张是户口本复印件,户主是我父亲,还有我哥连彬的户口页,这是我姐的,这张是我的。我母亲早就去世了,没有她的户口。这两张是我和我哥的身份证复印件。”
  “即使你们是兄妹,可现在也不符合探视条件。”楚天齐若有所思,“对于正在接受调查的嫌疑人,是不允许见任何人的,哪怕是他的父母,更别说是妹妹了。”

  “在我两岁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几年后父亲也没了,是我哥把我抚养成*人的,他其实对我尽的更像是一个父亲的责任,我也把他看做父兄。”连莲语调低沉,“我是搞法务工作的,自然知道现在不能探视,可我实在惦记他,就请局长大人开恩,让我们见上一面。”
  楚天齐没有说话。
  连莲继续说:“我知道,我这样的请求有串供嫌疑,但我保证不提与案件有关的事。”
  楚天齐还是没有表态。
  “要不这样,我本身就是法律从业者,我可以以律师的身份去见他,事后补个手续,怎么样?”连莲语含恳求,“他的胃有老*毛病,我真的放心不下,就让我见见吧。”
  日期:2017-06-17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