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2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枪法算不得准,只是凭着修行者的感觉,前面几梭子射在了跟前几人后背,而最后的几枪,却很有目的性地落在了那几个炮组的炮手身上去。
  茅山宗顶着那么大的牺牲而来,所为的就是将这个不知道怎么出现在国内腹地的火炮阵地给消灭了去。
  只可惜他们虽然有着大无畏的精神,再加上了刑堂六老和刘学道长老,但对方却并非没有准备。
  事实上,早有人在此等待,守株待兔。
  而从目前的战局来看,即便是刘学道加上茅山的刑堂六老,恐怕也不是这三位无面剑主和白衣秦归政的对手。
  敌方为了攻占茅山宗,显然是下了大力气,不知道网罗了多少的顶尖强者来。

  时至如今,只有拼了。
  在我打光子丨弹丨的一瞬间,一直藏在我武装包里面的屈胖三也跳了起来,之前缩成一团的他终于舒展筋骨,猛然一跃,浑身的骨骼噼里啪啦一阵作响,随后宛如投石机射出的石头一般,腾然而起,最终落到了离得最远的一处炮阵那儿。
  我刚才已经将负责炮组的炮手给射杀,使得这儿乱成一团,有人蹲地抢救,有的战术规避,有的则试图让炮组恢复运转。
  屈胖三落地之后,足尖一点,原地旋转。
  有硬物从他手中扔出,呈扇形分布而落,射入周遭众人的头部,无论是脑门顶儿,还是后脑勺子,一入其中,立刻就有脑浆迸射。

  真正到了刺刀见红的时候,谁都不是慈悲圣母。
  佛也有真怒。
  不杀人,任何体现佛法威严?
  出手杀人并不是结束,屈胖三在离开这个炮组的时候,指间突然浮现出了一抹金色的火焰,宛如昙花一般绚丽,轻飘飘地落在了炮弹箱的位置处去,然后他一转身,出现在了另外的一个炮组处。
  两边相距一百好几十米。
  屈胖三乃凤凰之身,是玩火的高手,而最顶级的,则是三昧真火。

  当初我们在缅甸碰见被控制神魂的蚩丽花婆婆时,屈胖三就是用这火焰来净化超度她老人家的,而此时此刻,他也是用出了这手段来。
  显然,屈胖三这一次无比的认真,显然也是动了真怒。
  轰!
  一声恐怖的爆炸出现,随之而来的是连绵无尽的殉爆声,惊天的爆炸声中,是无数的破片飞曳,腾然而起的烟云和炫目的红白之光,还没有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其余地方连续不断的殉爆声,也随之而出。
  屈胖三就像一个神出鬼没的纵火犯,将其余的几个炮组都给直接捅炸了去。
  从做事的角度来说,屈胖三的风格和我一样,就是简单、粗暴、高效,又或者说我是受到了屈胖三的影响,所以绝对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
  就在屈胖三破坏炮阵的时候,我也并没有闲着。

  俗话说得好,功夫再高,一砖撂倒。
  因为有过斩杀剑主的经验,所以对于那三位力压茅山刑堂的无面剑主并没有太多的心理压力,反倒是对那帮手持自动步枪的家伙心存余悸。
  我不认为自己的运气爆棚,能够百分之百地自动规避流弹。
  要万一真的有一颗子丨弹丨打中了我,而我又没有及时反应过来的话,再强的修为,估计也得躺倒在地了。
  所以我的目标,就是那些与我一样打扮的武装士兵。
  这帮人修为不高,但威胁却十分强大,若是对付茅山宗,倒是一把子好手,但对于我来说,却如同农民伯伯田里秋天成熟的粮食。
  我杀这些人,如同杀鸡。
  三个炮兵阵地爆完之后,我的止戈剑下,也多了二十多条亡魂。

  对于很多的当世高手来说,像我这样的混子高手,估计打心底里是看不起的,觉得我不如陆左、王明那样的强者坚硬,上可单挑大内第一高手黄天望,下可轮战邪灵众教徒,这才是真正的资格,而我呢,对付顶尖高手这一块儿,终究是短板。
  我除了逃,还真没有什么好手段。
  一剑斩倒是单挑神技,但即便是让一剑神王的意志降临,我也还是欠一些火候,终究对这些人构不成威胁。
  但对于这些江湖新手来说,神出鬼没又拥有恐怖爆发力的我,应该算是梦魇一般的恐怖。
  混乱的黑暗中,根本弄不清楚敌人的方位,而突然的一剑袭来,又根本是避无可避,就算是有能力避开,也没办法抵挡后面随之而来的一连串剑击……
  爆炸声、哭嚎声、惨叫声在黑暗中混成一片,闪耀的爆炸光芒将人影倒映,扭曲的脸庞充满了恐惧和无力的痛苦。

  当我将场中拿枪的家伙都给斩杀干净的时候,终于碰到了一个真正的对手。
  那人拿剑。
  剑很平凡,普普通通的长剑,剑刃处都还存着斑斑锈迹,而即便如此,依然掩不住对方凌厉而恐怖的剑法。
  铛、铛、铛、铛……
  一连串的撞击之声,随之而来的是四溅而散的火花,我感觉到对方长剑伸展之间的劲力,就如同山峦倒塌一般的宏大,知道过来阻止我对寻常角色屠杀的人,应该是一位剑主。
  双方在一瞬间的交手中,感觉到了对手的强大和韧性,在没有必胜的把握之前,下意识地往身后一跃。
  我刚刚站稳,那个无面人开口说道:“当今天下,能够拥有如此手段的人,寥寥可数,报上名来,我观明端靖天剑主手下,从不杀无名之辈……”

  是么?
  我冷笑一声,却并不报名,而是扬起手中的长剑,朝着前方猛然扑去。
  双方再一次的交手,大概是因为我的无礼,对方的手段越发强硬起来,手中的长剑宛如神迹一般,总能够出现在我最薄弱的守势之中,让我处处受限,根本没办法好好施展手段。
  强!
  不愧是名为“剑主”的角色,这帮人的剑技宛如神授一般,有一种让人生无可恋的挫败感。
  不过在这个时候,我也激发除了心头的某一股意志来。

  一剑神王。
  天下之间,世间万物,莫过于一斩。
  铛、铛、铛……
  又一阵疾斩,双方各自拼搏手段,我拿剑的手一阵发麻,就如同患了帕金森一般,颤抖不已。
  若是劲气,强还是对方强,这个无可置疑,我深吸了满是血腥和焦臭之味的热空气,琢磨着怎么与此人交手,却不曾想旁边突然蹿出了两个浑身由泥土和石块组成的傀儡来,拦在了那家伙的跟前,大拳头猛然砸下。

  这是屈胖三的手段。
  他想干嘛呢?
  我收起了拼命的想法来,而这个时候,我听到屈胖三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先撤。”
  啊?
  要逃么?
  我身居战局一隅,并不知道全局的发展,眼中只有面前的敌人,并没有太多的判断,所以听到屈胖三的话,就跟着他往茅山方向退去。
  两人箭步疾走,不过这地界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场所,想走哪有这么容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