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7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翩翩这时候倒是没啥反应,脸色还跟以前一样,冷冰冰的不说话,一副拒人千里的模样。

  这时候记者群里有人高喊了一声,皈依仪式开始了。
  顿时原本站在外围的人也挤着往门口涌过去。我和叶翩翩都站着没动,只有胖子一脸好奇的跟着人群往里面挤。
  他身材虽然跟小时候一样胖,但毕竟有地师境界的修为,三两下就挤到了最前面,还冲我招招手,让我赶紧过去。
  我站着没动,反倒是叶翩翩这时候忽然冷冰冰的说了一句,“咱们也过去吧。”

  说完,她也不等我回话,直接就挤进人群里,走到了胖子身旁。
  这让我顿时傻了眼,叶翩翩这么冷傲的性格,怎么想也不会对这种事情有好奇心才是,她这举动,实在是古怪。
  这时候我再站着不动就显得有些做作了,无奈之下,我也只好挤了进去。
  到了门口后,我才终于看到了徐子鱼,她跪在一个蒲团上,对着三清法相和张陵、张衡、张鲁三人的真人法相叩首,一旁站着一个身着玄黄两色道袍的老道,正在念偈主持皈依仪式。
  我定睛一看,这老道却是有些不凡,一身道炁内蕴,实力足有识曜境界。
  看起来天师教还真没糊弄徐子鱼,皈依仪式上,还派来这么一个修为高深的道人。
  皈依仪式乏善可陈,而且很是简略,叩拜三清以及祖师法相之后,那老道又授予徐子鱼道袍道冠,最后手中拂尘往徐子鱼头上一甩,嘴里念了两句偈语,就算是完事儿了。
  皈依仪式结束之后,徐子鱼站起身来,匆匆往门口这边瞥了一眼。也不知道看到我没有,就匆匆的从殿内离开,走到了旁边的偏殿之内。
  她这一走,围在我身旁的一堆记者,也哗啦啦的散开了,一起奔偏殿门口而去。
  没多久我就接到了徐子鱼的电话,说让我到偏殿跟她见面。

  我和胖子三人一起走到偏殿门口的时候,一堆记者正在群情振奋的对徐子鱼的经纪人喊着要求采访,那中年经纪人不耐烦的一直在拒绝,说着徐子鱼已经退出了娱乐圈不再接受采访之类的话,一直到看见我时,她才抹了一把汗,匆匆拉着我往里面走。
  本来我还想叫胖子和叶翩翩跟我一起进去,但他俩却不约而同的停住了脚步。站在那里不动,最后还是我一个人进去了。
  再见到徐子鱼的时候,她已经挽起了头发,一身玄色道袍穿在身上,清瘦的身体显得道袍异常宽大,站在那里,神情萧瑟。
  我心里也有些感慨,当初她找人制作古曼童,进入娱乐圈的事,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考虑的,但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之后,世外修行之地,或许才是她最合适的归宿。
  就在我心生感慨之时,平静站在我面前的徐子鱼,却忽然咬了下嘴唇,然后往前踏出两步,一把朝我抱了过来。
  这突兀的变故,让我一下子傻眼了,即便点穴九窍的修为,也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直接被她扑到了怀里。
  我僵直的站在那里,双手完全不知道该忘哪里放。
  风水师不禁人欲,但我却着实没什么感情经历,站在那里,听着徐子鱼浅浅的轻啜声,满心的不知所措。
  就这么呆愣的站了三分钟,徐子鱼啜泣的声音慢慢的消失,终于揉着红肿的眼睛,从我怀里出来,重新站直了身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没看清楚,娱乐圈出身的徐子鱼,此时脸上居然飘着两朵红云,低着头,略带羞赧模样,小声开口对我说,“周……周师兄,刚才是我太……太唐突,周师兄你不要见怪。”
  我咧嘴苦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徐子鱼依旧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沉默了一会儿。又道,“从大学时候,周师兄就帮助过我很多次,一直到现在……大恩不言谢,我也无以为报……今日我虽已皈依,但周师兄若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可明言……”
  她的话音越来越小。渐至悄不可闻。
  我站在一旁,满头的雾水,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有啥需要徐子鱼做的,老半天之后,才尴尬笑着说,“你三魂不稳,此后好好修行。早日踏上正一洞玄之道,此后心有所依,道有所成,便是我对你最大的要求了。”

  我话音刚落,徐子鱼却是忽然捂住了嘴巴,眼中大颗泪珠连成了一条线,滚滚落下。竟是悲伤到了极点。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站在那里,愈发的不知所措了,就在这个时候,偏殿的侧门处,早先主持徐子鱼皈依仪式的那个身着玄黄两色道袍的老道,忽然走了进来。看到徐子鱼落泪一幕,也有些愕然,愣了一下之后,才开口说,“徐妙鱼,天师府那边,已经备好了三祖法相、天师道场,拜师仪式就要开始了,你速速过去。”
  他说完之后,徐子鱼依旧捂着嘴,匆匆的往门口去了,只是到了门口之后,她停住脚步,又转头看了我一眼,这才终于消失不见。
  我站在那里,心里寻思起方才这老道称呼的“徐妙鱼”三字,天师道符箓派,道号取自“三山滴血字辈”之中,一般来说,是保留俗家姓氏,若名为单字,则加道号之字于其中,若名为双字,则以道号之字取代首字,如此看来,徐子鱼是排在正一教妙字辈了。
  徐子鱼走后,那老道却没着急走,反而饶有兴趣的盯着我问道。“这位小友似乎也是玄学界之人,不知小友师承何处?”
  说是问师承,实际上显然是在打探我的根底。
  我跟天师教没什么瓜葛,自然也没什么忌讳,随口便笑着答道,“在下周易,玄学会之人,自小独自苦修,不曾有师承。”
  本以为这老道只是随口一问,却不曾想,听到我的回答之后,他面色瞬间大变,甚至失声反问道,“周易?玄学会那个号称千年一遇的天才周易?”
  我有点傻眼,雏凤会上我的确展露出了不俗的天赋,但这“千年一遇”的称号又是哪儿来的?
  我摸摸鼻子,略带尴尬的点头道,“千年一遇的说法有些夸张了,不过我的确是周易。”
  那老道半天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急匆匆的又对我问道,“那周道友此次来我龙虎山。不知有何见教?”
  看来自打雏凤会之后,我的名字还真传遍了玄学界,这老道一把年纪,方才还称我为“小友”,现在一下就变成了“道友”,而且还问有何见教……这显然是平辈论交了。
  我摇摇头说,“我与徐子……不,徐妙鱼是大学同学,此行只为观她皈依之礼而来,不敢妄称见教。”
  老道似乎松了口气,不过马上又说道,“早先不知道友前来,多有怠慢,不过早先那皈依之礼,只是俗世之礼,稍后于天师府中,还要举行加入我天师教的正式拜师礼,周道友若是有暇,不妨到内一观。”
  日期:2016-07-18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