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1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竟然威胁我们的办案警官,说什么‘小心让人扒了你那身狗皮,滚回家种地去,搞不好就把你关进高墙大院里。’”曲刚恨恨的说,“对于这种人,要是我年轻那会,早给他几个大耳刮子了,保证他服服贴贴的。”
  “这家伙是可恨,不过你曲刚同志可不能顶风而上呀。”楚天齐拿三天前的“文明执法”会开了个玩笑,然后又说,“说明他有幻想,幻想有人捞他,幻想我们在外部施压下放了他。”

  “是呀,这两天‘明白人’又过问了好几次这个事,而且语气一次比一次激烈。”曲刚不无担忧,“我担心照这样下去,事情非常不利呀。”
  “老曲,你记住,不管有多大压力,我们都要顶*住。你实在顶不住的,就往我这推,我还不信了,他能反了天?”楚天齐这话说的很霸气。
  曲刚自信的说:“我还能顶*住,你放心。你的压力肯定更大,我不能再添乱了。”
  “连彬现在就是靠幻想支撑着,幻想被人捞出去,幻想我们放了他,可能也侥幸我们证据不足。”楚天齐面色一寒,“这样,我们要想办法打掉他的幻想。可以在不影响后面侦破的前提下,向他出示我们掌握的一些证据,也可以从其吹嘘的那些依仗中找出破绽,击碎他的谎言。虽说我们不惧这些压力,但也要小心夜长梦多。”
  “好的,我也是这么考虑的。”说完,曲刚起身,向外走去。
  “等等。”楚天齐叫住了对方,叮嘱道,“也要千万注意连彬的安全,不能让他出任何差错。否则我们真的没法交待,那会给攻击我们的人留下大口实,也会给我们的侦破带来无尽麻烦,还可能影响到我们其它工作。”

  “明白。”再次答复过后,曲刚走了出去。
  身子向后一靠,楚天齐不禁疑惑起来:难道自己的判断不准确?还是时间不到?
  楚天齐现在不仅想这个案子本身,而更是在思考与之有关的计划,这个计划他暂时没和任何人说,所以也就不方便和别人商量,只能是自己拿主意了。
  正想着事情,手机却响了。看到屏幕上的号码,楚天齐不禁苦笑的摇了摇头。

  拿过手机,按下接听键,楚天齐尊敬的说:“周局,您好!”
  “小楚局长,你好,这几天忙什么呢?”手机里传来周子凯的声音。
  “还是忙一些案子,有以前的,有近期的。”楚天齐道,“十二号那天,县政法委召开了文明执法专题会,要求各单位自查自究,我们正在深刻贯彻落实会议精神呢。”
  “文明执法好啊,这既是国家的要求,体现了‘以人为本’精神,也是提升执法水平的重要手段。当然了,文明执法不但利国利民,对我们执法人也有好处,可以避免留下不好的把柄,让人家抓到辫子呀。”周子凯话音至此,手机里静了下来。
  楚天齐肯定的回答:“周局,您说的对。我们县局始终严格执行‘文明执法’要求,绝没有违反要求的案例发生。但‘文明执法’这根弦不会松,会一直决不走形的贯彻到底。”
  “我完全相信你,相信你会这么说,也会这么做。”说到这里,周子凯话题一转,“不过,还有一点要注意,不但我们要坚决做到‘文明执法’,也不要给别人留下指责的时间和空间。只要你们做的完全合乎程序,我可以帮你们扛住压力,但我也担心夜长梦多,会有出其不意的压力袭来呀。”
  楚天齐郑重的说道:“周局的教导,我记下了。”
  “好啦,不多说了。”周子凯的声音戛然而止。
  握着手机,楚天齐不禁一阵感动,为周子凯的支持而感动。
  刚才在看到屏幕上号码的时候,楚天齐已经想到,对方肯定是为了那件事事,肯定是有人告了自己的状。等到一接通,听到对方强调“文明执法”,楚天齐知道,自己猜对了。
  在和自己的整个通话过程中,周子凯没提“彬彬有礼”或是“连彬”等字眼,但分明就是在说抓人的事。对方没说什么人发了话,可分明是被人施了压力。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对方还要为自己扛压,也表示出一定的担心,可见压力之大。
  能有周子凯这样的朋友加上司,不得不说是一种荣幸。可越是这样,越不能把对方陷入被动,越要有突破。只是现在有一个关键环节没有出现,自己又能有什么好办法呢?楚天齐紧皱眉头,陷入沉思中。
  时间到了三月二十日,离连彬被抓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天时间,每天曲刚都汇报着讯问的进展情况。

  据曲刚汇报,在这一周多时间当中,高强等人对连彬进行了不下十次的讯问,但效果不大。一开始连彬是飞扬跋扈,矢口否认,还不时对审讯人员出言威胁。后来在见到部分证据后,不是表示不知情,就是直接指责是“伪证”。随着人证、物证的接连出示,连彬又改为沉默不语,任你丨警丨察让我看什么,问我什么,可我连彬就是一条: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另据曲刚最新汇报,连彬又玩出了新花样,从昨天晚上开始绝食。而且平时不开口,一开口就是革命志士的诗词或语句,有些内容来自相关记载,有些纯属就是电视剧中的类似画面。这倒好,连彬把自己塑造成了不屈的仁人志士,而丨警丨察倒像是站在他反面的人了。任凭怎么劝,连彬就是不张嘴,别说是吃东西,连水都不喝了。
  真没想到,连彬倒是有股狠劲儿,竟然能够用这种近乎自残的方式,对付警方的讯问。对方没有一上来就用这种方法,而是随着人证、物证的逐步出示,才选择了这种行为。说明对方也意识到了危险,才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对抗警方,以期警方做出让步。这种时候,就是拼耐力的时候,谁能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只是虽然连彬涉嫌违法,但和战争年代的敌我双方矛盾又不是一回事,警方总不能拿对方的生命做赌注吧。可要是就此妥协的话,那前面的努力就白费了,后面的事也不好收场。楚天齐不禁一筹莫展,倍感压力巨大,但还不得不继续搅尽脑汁的想着办法。
  “笃笃”,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
  会不会是……?带着一丝欣喜与忐忑,楚天齐说了声:“进来。”

  “吱扭”一声,屋门被轻轻推开,随着两声轻脆的“咔咔”声响,一个人走进屋子,并随手关上了屋门。然后“咔咔”的声响接连响起,这个人径直奔办公桌而去。
  楚天齐虽然低头看着桌面,但其实却一直注意着刚才的声响,并不经意的用眼角余光扫向发出声响的地面。
  一点红色进入眼帘,紧接着又是一点,这是一双红色的女士皮鞋。在节奏均匀的“咔咔”声中,女士皮鞋已经到了办公桌近前。
  “咔咔”声响停了下来,一缕香水味飘进楚天齐鼻管。
  日期:2017-06-17 07:0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